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七章 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黑发美少年(上)

 

一九四八年元旦来临的时候,东北民主联军中开始传唱一首歌,歌名叫《黑发美少年》:冷万中是个卫生员,十七岁的黑发美少年。战士们冲锋陷阵,他紧跟随在身后边。十七岁的黑发美少年的作战地点在彰武,时间是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东北民主联军结束秋季攻势后,十月十三日,毛泽东致电林彪提出了更大规模的冬季作战设想。根据这一设想,林彪拟订了作战计划:第一步,以四个纵队进攻锦州、沈阳一线;以两个纵队进攻锦州、山海关一线;以两个纵队进攻营口、沈阳和开原一线;以一个纵队加两个独立师进攻开原、四平、长春、吉林一线。第二步,以三个纵队,必要时使用四个纵队,进入冀东攻击平绥线。但是,林彪很快就意识到目前他的部队出关作战是不现实的,他回电毛泽东,建议将出击冀东的作战推迟到一九四八年春天。

毛泽东就东北战场发动大规模战役的设想,目的是在“张家口、天津间打开一个至两个缺口”—这一设想,是后来林彪部发动辽沈战役,并首先突破锦州的最初动因。毛泽东回电,同意东北部队暂不出关的建议,但再次强调了打开张家口与天津间的缺口,打通东北与华北战场的作战设想。林彪决定首先攻击东北国民党军的要害:北宁铁路线上的沈阳至锦州段。因为这里是“敌人与关内的唯一的陆上联络线和输血管,同时也是敌人素来薄弱的地区”。东北国民党军集中兵力固守大城市的状况,迫使林彪只能打大仗,即集中四至五个纵队发动城市攻坚作战,或集中六至七个纵队打大规模的运动战,因为可供攻击的小的据点已不存在。

此时,经过整训和扩充,林彪部的兵力比秋季作战时多了近二十二万人,总兵力已经达到近七十四万,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东北地区兵力首次超出了国民党军,而且一超就是近十六万人。东北民主联军发动秋季攻势后,因为铁路交通已被切断或时通时断,盘踞在大城市中的国民党军,不但陷入了断粮断电的困境,兵员补充也面临极大的障碍,而最令人担忧的头等问题是部队普遍士气低落。

等待河流结冰是令人焦急的。十二月初,东北地区气温终于降到了零下二十多摄氏度。河上的冰冻结实了,载重车可以通行了,东北民主联军官兵在一尺多深的积雪中出动了。十二月十五日前后,二纵和十纵包围了沈阳以北的法库,七纵包围了法库以西的彰武,八纵包围了彰武以南的新立屯,一纵、三纵、六纵进至法库、新民与沈阳之间,四纵逼近沈阳,九纵到达沈阳西北方向的新民附近。东北民主联军全线出动,陈诚骤然紧张起来,他立即命令驻守铁岭的新六军新编二十二师增援法库。新编二十二师的出动给林彪带来了战机,他命令十纵二十九师围困法库,不得使守军逃窜;二纵和七纵主力迅速转向法库东南,从侧翼发起进攻;三纵迂回至铁岭,切断新编二十二师的退路,割断其与新三军十四师的联系。

十六日,新编二十二师进至铁岭与法库间的镇西堡、娘娘庙一线,向法库以东的二纵阵地发动了进攻。二纵当即反击,并以五师向敌人侧后迂回。新编二十二师发觉自己成为攻击对象之后,急忙趁后路未断之际向铁岭回撤。十七日,二纵五师在调兵山附近抓住了新编二十二师的后卫一部,官兵们立即冲了上去,果断而勇猛的出击给敌人造成巨大混乱。但是,让五师师长钟伟焦急的是,各友邻部队没有一支前来助战,结果战斗打成了击溃战,还是让敌人跑了。钟伟给林彪发去电报:“此次调兵山战斗,我们十七日十二时包围敌人,除报告纵队外,即时出击敌人。当时四师在沙后所东北,六师在锁龙沟东南,他们不仅可以听到,而且可以看到。除四师一部包围沙后所以外,其他部队均未自动截击敌人,放过了应得的战果。大规模运动战中,各师、团指挥员切实负责照顾战斗的胜利,做到机动配合策应是非常重要的,否则要放弃许多可能争取的胜利。”

新编二十二师的被打,再次调动了国民党军。二十日,陈诚急调驻守长春的新一军五十师和暂编五十三师,驻守四平的第七十一军八十七师和九十一师、驻守开原的第五十三军一三0师和暂编三十师、驻守辽南的第五十二军第二师赶赴沈阳和铁岭地区,以解除林彪部对沈阳构成的军事威胁。国民党军的大规模调动,是林彪一直等待的,他决定放弃攻击四面环山、工事坚固的法库,以二纵和七纵向西攻取彰武,进一步调动并分散国民党军。作战部署是:二纵、七纵和东总直属炮兵主力统一归二纵司令员刘震指挥,负责攻击彰武;一纵和十纵二十九师进至石佛寺西北地区;三纵和六纵主力进至法库以南,阻击沈阳地区出援之乱;一纵三师继续佯攻法库;十纵三十师监视四平之敌;四纵向沈阳城郊进逼;辽东军区部队牵制沈阳守军;八纵除留二十四师继续包围新立屯之外,主力和九纵一起在锦州至沈阳铁路线以北准备阻击国民党军增援部队。

彰武是沈阳以北铁路线上的一个重要据点,由国民党第四十九军七十九师的三个团据守,兵力约万人。二十二日,二纵进至彰武城的东南和东北,七纵进至城西和西北,共同对彰武形成合围之势。随后,七纵二十师攻占城西南的制高点高台山;二纵六师十七团攻占沙坨子地堡群,为炮兵准备了射击阵地;七纵十九师夺取了车站以西地带,二纵五师肃清了城东北的各据点。外围战斗结束后,二纵司令员刘震经过反复勘察地形,最终决定了两个突击主方向,每个方向上重叠部署三到四个突击团,对彰武城发动持续而猛烈的突击。

二十八日,总攻开始。炮火准备异常猛烈,参战的八个炮兵营集中起六十六门火炮轰击城墙,仅二十分钟就打开了一个宽大的突破口。然后炮火逐步延伸,每次延伸距离两百米,每次延伸为两分钟急袭射击,每门炮发射炮弹八发。这是东北民主联军首次实施炮兵计划射击,不间断的炮火支援步兵纵深作战,标志着这支部队在炮兵火力运用和射击技术上有了巨大飞跃。随着炮火的延伸,二纵五师十四团、六师十八团为第一梯队,五师十三团、六师十七团为第二梯队开始向城内突击。

在二纵的突击方向上,十七岁的卫生员冷万中紧跟在突击队员的后面,他在弹雨中奔跑,扑向每一个负伤的战士,为他们包扎伤口,然后护着他们向下转移。炮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子弹在身边呼啸而过,冷万中充满稚气的脸涨得通红。他呼唤着官兵们的名字,少年的声音穿透嘈杂的枪炮声在战场上回荡。在城防突破口。冷万中连续抢救了七名伤员,突然间,他的叫喊停止了。敌人的第一颗子弹划过他的额头,第二颗子弹打碎了他的耳朵,他的军衣被染红了;第三颗子弹穿进他的喉咙,他抽搐了一下,一头栽倒在阵地上,手里的纱布飞扬起来。黑发美少年死了。

五个小时后,彰武城万余守军被歼,国民党军第四十九军七十九师少将副师长李佛态以下官兵近七千人被俘。这是林彪部第一次在白天发动城市攻坚战。自此以后,东北民主联军对城市的攻击大多在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