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七章 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卫立煌:“我参加共产党好吗?”(上)  

 

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二日,卫立煌到达沈阳。此时,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对卫立煌的上任心绪复杂。因为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卫立煌是一个另类人物。卫立煌曾作为孙中山的一名卫兵,跟随孙中山的时光,被卫立煌称为一生中的黄金岁月,他终生都以孙先生的信徒自居。一九二六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他升任第一军十四师师长,与他一起提升的还有第二师师长刘峙、第三师师长顾祝同。这一年的秋天,北方军阀孙传芳兵分三路渡过长江直指南京,卫立煌的十四师血战四昼夜,为保卫南京立下功殊勋。但是,战后何应钦提拔刘峙为第一军军长,顾祝同为第九军军长,他仅为第九军副军长—卫立煌不是黄埔出身,这是国民党军中称他为“嫡系中的杂牌”的缘故。蒋介石任用高级将领常以黄埔出身为标准,仅这一点就让卫立煌对蒋介石含恨终生。

抗日战争爆发,平津危机,卫立煌主动请缨率第十四军北上与日军作战。日军在山西遭到严重打击后,聚集十四万兵力猛攻北进太原的战略要地忻口。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卫立煌为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统领晋北全部中央军和晋绥军近十万兵力在忻口以北建立防线阻击日军。中国抗战史上著名的忻口大战爆发。日军的三个师团和特种部队发动猛攻,卫立煌指挥部队奋勇阻击。数日后,阻击防线在南怀化以南被日军撕开一个战役缺口。卫立煌严令部队实施反击,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麟、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桢先后殉国,卫立煌的部队官兵伤亡数千人。忻口战役持续二十三天,日军付出伤亡四万多人的代价,始终未能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

一九三八年四月,卫立煌率部向中条山转移时,借道延安—部队向中条山转移,本不用绕道陕北,之所以借道延安,是卫立煌有意为之。卫立煌在政治的“不坚定”始终是蒋介石的一块心病。那年春天的延安之行,对卫立煌人人生影响深刻。在延安,卫立煌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并受到了毛泽东的会见。毛泽东称赞卫立煌抗日坚决,与八路军相处友善。在延安,卫立煌还去专程看望了在延安疗伤的林彪。当时,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十年之后,在中国的东北,他将与眼前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共产党将领成为血拼的对手。第二天,卫立煌离开延安向西安方向开进。到达西安后,他以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和前敌总指挥的名义,签发了一道手令:“即发十八集团军,步枪子弹一百万发,手榴弹二十五万发。”临发货时,卫立煌又命令加上一百八十箱牛肉罐头。这是抗战期间,国民党方面给予共产党方面的最大的一次补给。

蒋介石选择卫立煌去东北的动因是:在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中,卫立煌能拼善打,以资历和声望论他能担当这个职务;而论人事关系,东北的杜聿明、郑洞国、范汉杰、廖耀湘,都曾是远征军中的将领,而卫立煌统领远征军的经历令他在美国军界有较高的声誉,他的上任肯定会得到美国的支持。

卫立煌犹豫不决。此时,共产党领导的军事力量在东北已有七十万正规军,地方武装将近百万,而国民党作战部队不足五十万。更为严重的是长春至沈阳、沈阳至锦州的铁路都已中断,这就意味着据守在几个大城市里的国民党军都已成为孤军。蒋介石单独宴请了卫立煌,特别向他说明:如果不能挽救危局,卫本人没有责任;政府绝无放弃东北之意,三四月间将有三至四个军增援锦州;目前先派二十架大型运输机专为长春、沈阳、锦州运送给养。卫立煌决定上任。卫立煌的夫人对他决定上任东北十分恼怒,说人人都知道东北快要完了,连我这个没有军事头脑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为什么偏偏“去替陈诚当替死鬼”?卫立煌的回答是:“要革命就不能怕死。”

没有证据表明,卫立煌在政治上倾向了共产党方面。卫立煌一再受到蒋介石政治集团的排挤时,他的选择“多少有点利用共产党与蒋介石的矛盾来反蒋的意味”。但是,作为国民党军高级将领,卫立煌的政治胆量可谓惊人,他确实提出过参加共产党的要求。抗战期间,他曾向他的秘书赵荣声说“我参加共产党好吗?怎么参加呢?”提出这个问题后,他要求赵秘书立即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去找林伯渠当面问一问。听了赵秘书转达的卫立煌的请求后,林伯渠的答复是:“卫先生若能作为一个执行孙中山先生三大政策的国民党员,比他参加共产党对中国革命更为有利。”卫立煌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也许除了他自己别人永远无法得知。

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二日,卫立煌飞抵沈阳。卫立煌的战略是:固守沈阳,以待事变。卫立煌认为,美国人是坚决反共反苏的,沈阳系东北重镇,有战略价值,决不会坐视不理。现在东北问题,苏美等国利之所在,势在必争。第三次世界大战有有一触即发之势,只要我们保存实力,占据地盘,事情即有可为。卫立煌认为,固守沈阳还是有把握的,因为他有足够的守备力量和坚固的防御工事。况且,他知道林彪攻击四平的失败已证明共军还不具备攻坚大城市的能力。固守沈阳的策略被卫立煌坚持到了极致:无论林彪打到什么地方,无论各地守军如何告急,甚至蒋介石一再电令催促他出击,他都一概不为所动。

卫立煌到东北上任不到十天,林彪发动了辽南战役:第四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指挥第四、第六两纵队以及辽南独立第一师攻击辽阳和鞍山;第一、第二、第七纵队阻击从沈阳出援之敌;第八、第九纵队以及热河独立师、骑兵师牵制和打击从锦州出援之敌。六日凌晨,总攻辽阳开始。下午十五时左右,辽阳战斗结束,守军万余人被歼。卫立煌没有出援。东北野战军第二、第六纵队休整四天之后,又对鞍山发动了攻击。至午夜,鞍山守军被全歼。鞍山受到攻击时,驻守沈阳的国民党军只向浑河以西和沈阳以南作了象征性的增援。

接着,第三、第十纵队开始攻击开原,第一、第二、第六、第七、第八纵队开进新民地区,以吸引沈阳的国民党军出援,四纵则与辽东独立第一师一起迅速南下直扑营口。新民是沈阳至锦州的重要据点,如果失守,沈阳与锦州两地将彻底失去联系,卫立煌被迫出援。出援部队进至巨流河以东时,遭到东北野战军的阻击而不得前进。卫立煌接到出援部队受阻报告的同时,陆续接到了开原失守和林彪主力逼近铁岭的消息,他担心铁岭失守会危及沈阳,急令出援部队撤回铁岭。但是,他接着又收到了营口丢失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