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七章 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沉重的门板(上)

 

一九二四年的一天,每个月都要找十名学生当面测试和谈话的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问站在他面前的那位仅二十三岁的学员:“你叫什么名字?”“徐象谦。”“你是什么地方人?”“山西人。”“在家干什么?”“当过教员。”蒋介石显然不感兴趣,报挥挥手,谈话就这样结束了。蒋介石无法预料到,这个看上去身材纤瘦根本不像军人模样的学生,将成为一个以毕生的军事才能与他作对的人。

一九四七年夏出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一副司令员时,徐向前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他在抗战后期得了严重的结核性胸膜炎,在缺少医疗器械和有效药物的环境中,这种病几乎等于必死无疑的绝症,在延安它已经夺走了另一位共产党将领关向应的生命。曾经指挥红四方面军十万大军的徐向前虚弱得无法站立,但他最终以指挥作战的决心和意志奇迹般地挺了过来。

一九四七年底,拖着病体的徐向前把攻击目标对准了山西南部的运城。运城位于晋南平原的同蒲路上,西可出击关中,南可威胁陇海,为连接晋、陕、豫三地之战略要冲。第一次攻击是在一九四七年五月。当时运城的守军是整编十七师四十九团,外加四个连的炮兵和保安团,共约四千余人。陈赓率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十、十一和十三旅以及太岳军区部队,先后攻占了机场和西关、北关,胡宗南急令整编第十师十旅和青年军二0六师的一个团由韩城东渡黄河增援,陈赓被迫放弃了攻击。

第二次攻击是在这一年的十月,当时陈谢兵团已经南渡黄河向外线出击,为了不使晋南地区的国民党军牵制陈谢部的行动,晋冀鲁豫军区奉中央军委之命对运城实施攻坚。担任攻坚任务的是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王新亭。运城城墙坚固,堡垒密布,堑壕连绵,防御纵深达十余里,守军为整编三十六师一二三旅三六九团、整编十七师八十四旅二五0团以及阎锡山的保安部队等,兵力已达万人以上。十月八日,王新亭指挥攻击部队从东、西、北三面将运城包围。艰苦的攻坚战随即开始。作战行动进行得十分缓慢,攻守双方皆伤亡很大,战斗始终在运城城墙外壕外围胶着拉锯。

外围战斗持续了一个月之久,虽然最终拿下了七座碉堡并占领了飞机场,但只将攻击前沿推进到距运城外壕一百米左右的地方,而准备爆破城墙的坑道距离城墙还有数十米的距离。整编三十六师在师长钟松的率领下,正向运城直扑过来。王新亭的八纵没有能力一面攻城一面打援,遂决定在运城周围只留下五个团监视守军,八纵主力与王震的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联合打援。主力一旦撤离攻城前沿,战场局面立刻险象环生。打援的战斗持续了数日,双方伤亡都在三千以上。最终,整编三十六师突破防御阵地,大队人马到达运城。更严重的是,增援部队到达之后,运城守军发动了大规模反击,王新亭留下围城的五个团无法控制战局,之前挖好的攻城阵地遭到严重破坏,对运城的攻击已无可能。

八纵攻城的时候,老百姓给予了大力支援,不但运送粮食弹药和转运伤员,听说攻城部队需要木料,运城周围几十里的百姓家家把门板卸下来送上阵地,这些门板在运城守军发动反击时全部被烧毁。战后统计,老百姓送上阵地的门板总数达到十七万块之久。门板没有了,家还能叫家么?部队撤离战场的时候,官兵一路看着百姓家家不能闭户,低落的心情难以言表。

第二次攻击运城失利之后,王新亭和王震的部队都在运城以北地区休整。十二月一日,他们一起去了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所在地河北武安县冶陶镇,向徐向前提出了第三次攻打运城的请求。徐前身遂与军区第二副司令员滕代远、第一副政委薄一波将战斗计划报给中央军委。四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此时,运城及其周边守军已达一万三千多人,由国民党军整编三十六师一二三旅三六九团团长覃春芳指挥。

王新亭和王震将他们能够指挥的三万多兵力全部投入了战场,主力被部署在运城西、北两个方向上:二纵的两个旅由西关地段实施突击,八纵的两个旅加上独立第三旅的两个团由老北门实施突击。同时,独立第三旅的一个团和二纵独立旅的一个团在东北和东南担任钳制任务,二纵独立第六旅的另两个团与周边五个县的游击队围攻运城东面的安邑县城,太岳军区的三个团和各县地方武装在黄河北岸的茅津、太阳等渡口负责阻援。从这作战部署上看,如果敌人的援军北渡黄河增援,因为阻援部队兵力不强,依旧必须停止攻城转而打援。这样,攻城和打援都面临相当的风险。

十六日,大雪纷飞,晋冀鲁豫部队第三次攻打运城的战斗打响。攻城依旧采取的是人工爆破的办法。敌人的外围碉堡巨大而坚固,负责主攻的二纵接连受挫。这一次官兵们决心拼到底,前仆后继的爆破一直持续到二十一日,独立第四旅十二团把十二号大碉堡炸毁了,负责从城西南发起攻击的三五九旅也把九号大碉堡炸哑了。总攻时间原定为二十五日黄昏,但是,二十四日这天,胡宗南的四个旅的增援部队已在陕县渡过了黄河,王新亭和王震遂决定将总攻提前,争取在援敌到来之前突破运城城防。

二十五日拂晓,总攻提前开始。接敌的坑道还没有完全开辟,坚固的城墙还没打开缺口,攻城突击队拥挤在外壕边缘,掩护火力不足以压制守军密集的枪弹,导致突击部队伤亡巨大。两天两夜之后,攻击仍没有进展。这个时候,如果时间拖延,致使增援之敌过于靠近,就必须抽调攻城部队前往迎敌,攻城很可能面临再次失败。徐向前给所有攻击部队下达了死命令:“坚持到最后五分钟,一定要把运城拿下来。”但是,缺乏炮弹的火炮根本无法把城墙轰开,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把坑道挖到城墙下,然后进行大规模爆破。

任务交给了八纵二十三旅。王新亭要求二十三旅在一昼夜内完成爆破坑道的挖掘。在外壕里挖掘坑道,不断受到炮火射击,挖好的坑道被炸塌了,于是就用门板支撑坑口拼死往里挖。在城墙外壕下挖坑道的人几乎全部负伤,国民党守军知道这些跑到外壕里的士兵在干什么,因此所有的火力都射向这里,坑道不断地被炸塌,人员不断地负伤,但坑道依旧在顽强地向前延伸。终于,坑道挖了近六米深,可以容纳三千公斤炸药。为了运送炸药的人的安全,在通往坑道的交通壕里,每隔几米还挖了避弹坑。增援的国民党军距运城仅有一天的路程了。

二十七日黄昏,八纵二十三旅爆破队仅用四十分钟就把三千多公斤炸药送了上去。十七时三十分,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响过之后,运城城墙被炸开一道二十多米宽的缺口。八纵的突击队员乘势拥入,与守军在突破口上展开拉锯战。在付出巨大代价后,八纵突击队从城北突进城区,二纵突击队从城西突进城区。二十八日拂晓,国民党守军终于支持不住了,开始从东门和南门向外突围,四千多人在永济附近被追歼,三千多人在平陆县七里坡附近被追歼。蒋介石获悉运城失陷的消息,认为有碍整个晋南战局,命令胡宗南立即“从速收复”。但是,胡宗南得知运城失守后已经收缩了增援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