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七章 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麦子是个好东西(上)

 

时年六十五岁的阎锡山,是国民党山西省政府主席、太原绥靖公署主任,在中国历史上这是一位沉潜阴鸷、复杂多变的奇异人物。十九岁,阎锡山考入山西武备学堂,一年后被选赴日本士官学校留学。他先入日本振武学校,学习日语和近代科学,后入日军弘前步兵第三十一联队实习,再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日本留学的经历,给阎锡山的人生留下深刻印迹,他崇尚日本军国主义,同时结识了孙中山先生,成为孙中山、黄兴组建的“铁血丈夫团”中的一员,并参加了同盟会。

辛亥革命中,他成为山西革命首领之一,清廷的山西巡抚被杀后,他先投靠袁世凯成为山西都督,后又投靠段祺瑞成为山西省长。至此,阎锡山开始了他经营山西的毁誉参半的漫长历史。这个说话时喜欢手舞足蹈的一方霸主,在连年的军阀混战中立场摇摆不定,唯一的目标就是确保他在山西的统治。他始终如一地把中国的山西省当作自己的私人地盘来经营。他大力发展山西经济,建立完善的教育体系,甚至不惜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把山西境内的铁轨缩短间距,使山西成为任何政治、军事和经济势力都无法自由侵入的堡垒式的私人领地。

阎锡山的“保境安民”策略让山西始终置于战火之外,直到日本军队攻占娘子关和雁门关一线。日军兵临山西,一向反共的阎锡山出自保卫山西的目的,与坚决抗日的共产党人拉上了关系,他甚至主动请共产党人到他的地盘里成立抗战组织。但是,当中国的抗战进行到最艰苦的时候,他又开始与日本方面私下媾和。日本军队眼看就要垮了的时候,他再次转变回到反共的政治轨道上来,将自己与蒋介石的命运捆绑在一起,因为他知道,共产党人的军事力量已经强大到仅靠他一人无法抵挡的程度。

临汾被晋冀鲁豫部队攻占后,阎锡山手中大约还有十三万军队,他最忧虑的是自己控制的地盘日益缩小,经济来源几乎全被切断,而十三万兵力每月所需的军粮高达五百八十万斤。如何解决粮食问题?阎锡山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如何才能抢到手?阎锡山思考的结果是:“军队要学会跑”,也就是说向共产党军队学习运动战。为此,他专门发表了一个“对各干部唯一活路的指示”。根据学会跑着打仗的策略,阎锡山把忻县、太原、榆次、太谷、汾阳和平遥六城列为“死守城”,意为任何时候都不能撤退;其余各县为“固守城”,必要时可以放弃;然后,以主力部队组成“闪击兵团”,担负跑起来机动作战的任务。一九四八年夏,山西的麦子熟了。阎锡山所属各部队都挂出了“军食司令部”的牌子,制定了在晋中“快割、快打、快交、快运”的抢麦子计划。徐向前决定:攻击晋中,保卫麦收。

一九四八年五月九日,中央军委决定将晋冀鲁豫和晋察冀军区合并,成立华北军区,任命聂荣臻为司令员,薄一波为政委,徐向前为第一副司令员,滕代远为第二副司令员,萧克为第三副司令员,赵尔陆为参谋长,罗瑞卿为政治部主任。华北军区调整下级军区为:北岳军区,司令员唐延杰,政委赵振声;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政委林铁;太行军区,司令员鲁瑞林,政委赖若愚;太岳军区,司令员刘忠,政委王鹤峰;冀南军区,司令员徐深吉,政委王从吾;冀鲁豫军区,司令员赵健民,政委潘复生。

同时,以晋冀鲁豫军区前方指挥所组成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徐向前,兵团下辖三个纵队:第八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王新亭;第十三纵队,司令员曾绍山,政委徐子荣;第十四纵队,司令员韦杰,政委甘渭汉。惟晋察冀野战军指挥部组成第二兵团,司令员杨得志,第一政委罗瑞卿,第二政委杨成武,兵团下辖四个纵队:第二纵队,司令员陈正湘,政委李志民;第三纵队,司令员郑维山,政委李水清;第四纵队,司令员曾思玉,政委王昭;第六纵队,司令员文年生,政委向仲华。原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仍属北岳军区,司令员唐延杰,政委王平;第七纵队仍属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政委林铁。

华北军区总兵力约二十四万。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发动晋中战役的作战部署是:一部进至太原以北,切断忻县至太原的铁路,保卫忻口至太原铁路线两侧地区的麦收;一部进至文水、汾阳、孝义地区,切断汾阳至太原的公路,压缩阎锡山的部队,保卫平原地区的麦收;一部逼近介休、灵石地区,切断灵石至平遥的铁路,保卫这一地区的麦收;一部逼近榆次,向北切断榆次至太原的铁路和公路,向南切断榆次至太谷的铁路和公路,保卫榆次地区的麦收;一部切断太谷至祁县的铁路,保卫这一地区的麦收,主力则集结于东观镇地域,待机歼灭阎军主力;一部扫除平遥以东、以南地区之敌,保卫麦收,主力集结于该地域以东,待机歼灭阎军主力。

第一兵团总兵力约六万人。与阎锡山相比,无论兵力还是装备都处于劣势。尽管存在诸多困难,徐向前还是把作战目标定在歼敌四至六个师上。徐向前命令地方部队佯装主力进至风陵渡,造成主力将要渡过黄河支援西北战场的态势,同时命令吕梁部队进入孝义和汾阳地区活动,自己则率领第一兵团主力向晋中敌人的侧背方向隐蔽开进。十一日,吕梁军区部队突然出现在孝义、汾阳以西的高家镇地区;第二天,太岳军区部队沿同蒲路北上占领了灵石县城。十三日,因判断徐向前部主力已向西北开进,阎锡山下达了出兵合击高阳镇的命令。奉命率部前去歼灭高阳镇“土共”的部队,是“闪击兵团”司令高倬之指挥的十三个团。阎锡山的主力被诱调出巢,祁县、平遥、介休一带兵力空虚,徐向前立即率领主力向预设战场前进,他决心首先歼灭高倬之的第三十四军。

十八日,八纵、十三纵相继对介休至祁县之间的各据点发起攻击,之后绕过坚固的子洪口要塞,迅速迫近同蒲铁路。同时,吕梁部队趁势发动反击,以两个团的兵力袭击了阎锡山派去合击高阳镇的七十师,打死了师长侯福俊。徐向前主力的突然出现,令阎锡山感到十分意外,他再次尝到了“共军能跑”的厉害。为了确保太原的绝对安全,他立即命令“闪击兵团”回师东“跑”,并命令榆次、太谷的部队快速南下祁县,与高倬之部靠拢。徐向前决心围歼回窜的第三十四军于介休与平遥之间。

大雨倾盆,部队埋伏在野外阵地上,等了一夜,却没有看见敌人。高倬之的第三十四军没走通常的路,而是从汾阳以东渡过汾河直插平遥县城。与第三十四军一起增援高阳镇的第六十一军七十二师和炮兵团则正沿着同蒲铁路返回介休。徐向前当即改变作战计划,火速调动主力北移进行拦截。八纵终于在介休与平遥间的张兰镇包围了七十二师和炮兵团。当敌人进入八纵的伏击圈时,八纵开火了。八纵官兵把当面敌人压缩在铁路与汾河之间狭窄的河滩上,然后开始猛冲猛打,因为眼前的不少大炮实在令他们眼馋。三小时之后,敌人三千多人被打死,四千多人被俘虏。二十四门崭新的山炮和十二门崭新的重迫击炮全部落在八纵手里。高倬之见势不妙,率“闪击兵团”迅速逃进平遥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