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一章 青春作伴好还乡

“活着的最伟大的美国人” 

 

在军乐队演奏的《星条旗之歌》和《向总司令致敬》的旋律中,他接受了杜鲁门总统颁发的一枚特殊功勋橡叶勋章---服役四十二年的美国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退役了。第二天,退役的五星上将回到弗吉尼亚州的里斯堡老家。“终于回家了”。夫人凯瑟琳的感叹声未落,电话铃响了。电话是杜鲁门总统打来的:“将军,您愿意代表我去一趟中国吗?”

一九四五年末,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在《双十协定》签订后,依旧爆发了相当规模的军事冲突,这让美国人深感不安。美国军方认为:必须显示出对国民党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如果美军撤出,中国的华北和东北都将被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占领,这不仅直接损害了国民政府的利益,也将损害美国未来的在华利益。但是,美国国务院认为:国民政府在这个国家已经失去民心,共产党武装虽然装备简陋但深得民心,美国应该避免卷入中国可能发生的内战。在通往中国北方的各条铁路线附近相继爆发军事冲突后,赫尔利终于意识到,美国在国共两党之间的调解失败,源于他对国民党的一味袒护。美国国会议员们对他提出了严厉指责,认为正是他全盘支持蒋介石的立场,把中国的战后形势搞糟了,助长了国民党以武力消灭共产党的气焰。无可奈何之下,赫尔利辞职了。杜鲁门必须重新考虑一个更适合的人选的时候了。

国务卿贝尔纳斯的看法很简单:国民政府必须容纳目前已具备完善组织的其他政党,在这一点上必须迫使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相互妥协。要让蒋介石知道,他要是不这样做,美国就会停止对国民政府的一切援助。同时也要让毛泽东知道,如果共产党不肯作出让步,美国就将全力支持国民党。而能够得到美国朝野一致认同的对华政策是:美国不希望中国内战,也不希望卷入中国内战,应该努力把中国纳入民主政体的建国轨道,建立一个由国民党主政的、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各党派参加的联合政府。内阁会议的讨论是:派去中国的人,要能够代表美国的地位,要能够得到英国和苏联的认可,要具备调解复杂问题的勇气和能力。还有,他不应该毫无保留地只支持蒋介石。最后,所有的人都认为,刚刚退役的马歇尔上将是出使中国的最合适的人选。马歇尔重回华盛顿。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马歇尔的专机在中国上海江湾机场降落。马歇尔一到中国,就与驻华美军司令官魏德迈发生了冲突。魏德迈坚持认为,马歇尔的使命是不可能完成的。他说,国民政府是一个典型的一党专制政府,执掌全部权力的蒋介石绝对不肯作出让步;同时,许多共产党人出于政治信仰的缘故,他们也不会作出真正的让步。一个要掌权,一个要夺权,把中国这两个政治和军事上的对手撮合在一起,犹如天方夜谭。

对于美国人,蒋介石爱恨交加。12月21日,马歇尔飞抵南京与蒋介石见面。他开门见山地表示:除非看到目前致力于和平的努力是有效的,否则美国就不能保证对中国继续给予经济和军事援助。蒋介石提醒马歇尔,中国统一的最大障碍是共产党不肯交出自己的军队,而苏联也有在中国扶持中共政权的意图。但是,马歇尔的看法是:国共冲突越激烈,越有利于苏联支持中共。第二天,马歇尔飞往重庆。

毛泽东对马歇尔的到来寄予了极大希望。无疑,共产党人希望避免内战。因为一旦内战爆发,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还不具备抵抗强大的国民党军的能力。要想生存下去,最切实可行的方针就是与国民党合作。可是,即使《双十协定》已经签订,军事冲突还是频繁发生。共产党人知道,蒋介石根本没有和平的诚意。而要化解这种紧张局势,目前只能依靠美国人的调解。一个被误读的历史真实是,中国共产党人并没有依靠苏联的意图。原因很简单:苏联靠不住。就在几天前举行的苏美英三国外长会议上,苏联外长重申:苏军之所以还留在中国东北,是为了“蒋介石的军队争取时间进驻沈阳和长春”。而在蒋经国应斯大林之邀,以蒋介石私人代表身份访问苏联时,斯大林再次明确表示“支持国民政府”,并拒绝充当中国问题的调解人。

在重庆,马歇尔会晤了中共代表周恩来、叶剑英、董必武。周恩来直截了当地表示:中国共产党人认为不能有内战,主张立即停止一切冲突,组成联合政府,民主地解决国内的一切问题。马歇尔问及“如何解决中国政府民主化”的问题时,周恩来表示,共产党人可以保证蒋介石在联合政府中的领袖地位以及国民党在政府中的第一大党地位。马歇尔注意到国共之间的一个重要分歧:国民党要求共产党军队统编应在成立联合政府之前,而共产党认为“一个他们在其中有真正发言权的联合政府”是统编军队的“先决条件”。后来,马歇尔在华期间为美国国务院撰写的报告中说:“一方面,国民政府畏惧和不信任苏联,并确信中共是苏联的傀儡。国民政府不相信中共的诚意和真挚。另一方面,中共也同样不信任国民政府。在后者表示愿意放弃一党统治并建立一个联合政府时,中共并不相信他们的诚意和真挚。除非他们在政府里得到一种发言权,足以充分保证他们作为一个政党继续存在和他们的党派活动自由,他们就不愿交出他们的军队。这种由两个对抗的政党间的担心、不信任和怀疑所造成的障碍,已成为中国实现和平统一的最大障碍。这种障碍是国共两党之间经过多年的斗争逐渐形成的。”

十二月二十七日,中断一个多月的国共谈判终于恢复。谈判一开始,共产党方面提出“无条件停战”,而国民党方面坚持“有条件停战”。这个条件的核心就是“恢复交通”,也就是共产党人在北方的解放区内给国民党军北进让出通路。新年之夜,马歇尔彻夜未眠,同时给蒋介石和毛泽东写备忘录,他特别要求蒋介石作出妥协,但最终还是在自己一直坚持的“无条件停战”原则上做了艰难的折中:1、停止一切军事冲突;2、停止一切军事调动,国民党军为接收东北及在东北境内的调动例外;3、停止一切破坏交通的行为;四、一切军队维持现时位置。最后,马歇尔建议成立由国、共、美三方组成的谈判小组。蒋介石在马歇尔的劝说下表示愿意停战。毛泽东权衡了东北问题有苏联参与的特殊性后,也对马歇尔的备忘录给予了支持。

谈判小组成立了,成员是: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国民党政府代表张群,共产党代表周恩来。当谈判小组坐下来时,张群突然提出华北的赤峰和多伦也属于东北范畴,这两处地方也必须由国民党军队接收。蒋介石意图很明显:赤峰和多伦是进入东北的陆路通道,占领了那里,就可以彻底切断华北解放区与东北的联系,使进入东北的共产党部队陷于孤立。这个要求传到延安,毛泽东作出严厉的拒绝。为此,马歇尔在没有事先通报的情况下直接去了蒋介石在重庆的官邸。在马歇尔反复劝说下,蒋终于同意作出暂且不提赤峰和多伦的承诺。接着,谈判小组工作人员立即开始起草,停战协定文件终于在1月10日凌晨完成。

鉴于停战令传达到双方分散在不同地域的部队需要时间,协定规定1月13日午夜十二时起停战协定生效,届时双方停止一切军事冲突。蒋介石和毛泽东分别对各自的部队发布了命令。虽然久盼的和平似乎即将到来,但是,双方作战部队都接到了于协定生效前迅速占领有利军事要点的命令。

就在停战协定签字的那天,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中达成共识的政治协商会议召开了。参加会议的三十八名代表成分复杂:国民党代表八人,共产党代表七人,民主同盟代表九人,青年党代表五人,无党派代表九人。蒋介石在开幕词中再次许下了“人民之自由”、“政党之合法地位”、“实行地方自治和普选”以及“释放政治犯”四项诺言。接着,拥有不同政治信仰和政治目的的代表们就停战问题、军队国家化问题和政治民主化问题,展开了激烈而混乱的争论。最终,一月三十一日会议闭幕时,通过了《关于政府组织问题的协议》、《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协议》、《和平建国纲领》、《关于军事问题的协议》和《关于宪法草案问题的协议》。

仅就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历史的国家来讲,达成如下的政治协议已经是一个奇迹。现在,突然出现的这个奇迹是在国共两党处于尖锐军事冲突的前提下发生的,这不由得令人心存忧虑。“政治民主化”对于共产党人而言,实际上就是取得作为一个政党的合法地位,这个目的是关乎中国共产党生存与发展的第一要义。现在,这一目的至少在纸面上和舆论上已经实现,如此不但打破了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为“割据”之说,争取到解放区问题纳入地方自治问题的范畴,而且还争取到了改组政府和实行“三三制”的承诺,即中共和民盟占组成政府的三分之一名额,这已经达到了实施否决权的法定数字。为此,共产党人作出的最大让步就是“军队国家化”。

随后由国、共、美三方达成的《关于军队整编及统编中共部队为国军之基本方案》中,规定国共两军的比例为五比一,规定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要逐渐与国民党军队混编,还规定了中国军队需使用美国装备,这无疑对共产党军队的生存已构成明显威胁---“装备虽好,但可把你集中起来,不给你汽油弹药,那你就没有办法。”而共产党人之所以作出如此重大的让步,其核心还是“合法化”问题,即共产党不但在政治上同时在军事上取得了与国民党平等的地位。

当晚,中共中央书记处听取了周恩来的汇报,大家都为“中国即将走上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而感到高兴。共产党领导人的乐观心境,突出表现在他们初步商定了参加未来联合政府的人选:毛泽东、朱德、林伯渠、吴玉章、刘少奇、张闻天和周恩来。会议甚至还讨论了中共中央搬迁的问题,也就是说准备从偏僻的延安搬到富庶的江南去---这件犹如天方夜谭的事情,当时确实真切地发生过---共产党中央选定的搬迁地点是江苏淮阴。从延安回到重庆,周恩来拜会了马歇尔,明确表示共产党人并不打算现在就将社会主义理想付诸实践,因为中国还不具备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经济基础。

而此时,蒋介石却“心境之痛苦,不堪言状”。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一系列协议,招致了党内反对派的强烈不满。国民党组织部长陈果夫致信蒋介石:“共产党已得到好处,本党已受害。中国如行多党政治,照现在党政、军政未健全之际,颇有蹈覆辙之可能。请悬崖勒马,另行途径。”另外一种巨大的压力还是来自马歇尔。马歇尔给蒋介石起草了一份《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宪章》,这个雄心勃勃的美国将军要亲自设计中国未来的政治样式了。当从宋美龄的口译中听到“非经国务委员会同意,政府不得发布影响各县各行政区纯地方事务的法令”时,蒋介石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发布政策和法令,难道还要经过有共产党参加的国务委员会的同意吗?蒋介石认为马歇尔说出了连共产党都不敢说的话,这个美国人难道已经被共产党收买了不成?

无论如何,马歇尔来华仅仅月余,就达到了他在中国声誉的顶点。他的言论和照片不断出现在中国各大报纸的版面上。美国总统杜鲁门说:马歇尔将军是“活着的最伟大的美国人”。自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证明,任何一个外国人或任何一种外国势力,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从不曾给中国带来任何真正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