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七章 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麦子是个好东西(下)

 

蒋介石严令“大胆决战”、“死保晋中”,于是阎锡山决定与徐向前拼了。他命令第七集团军中将司令官赵承绶指挥作战。赵承绶命令被困在平遥的高倬之率第三十四军的两个师立即北上,命沈瑞率第三十三军的两个师由祁县南下,而第十总队由祁县北面的榆次出击。自二十六日起,阎锡山的部队向祁县与洪善一线发起猛攻,第三十三军拼命向南,试图迅速与从平遥北上的第三十四军靠拢。担负切断两军的吕梁部队压力巨大,在遭到数倍于已的敌人连续猛攻下,最终无法支撑,撤出了阵地,退往汾河以西。同时,八纵因动作缓慢,没能及时出击,导致第三十三军终于与第三十四军会合。自此,交战双方在平遥与祁县一带形成“顶牛”状态。

晋中战役第一阶段战斗结束。阎锡山部被歼一万七千余人,徐向前部伤亡四千余人。无法得知阎锡山又总结出什么新的“理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军队绝对打不了“运动战”,还是大兵力聚集在一起安全些。问题是,共产党人把成熟的麦子守得严严的,老百姓家家都在大平原上日夜抢收。如果麦子抢不到手,部队聚集在一起吃什么呢?

徐向前认为,阎锡山虽然摆出了决战的架势,但他不敢让赵承绶部再向南走,因为那将距离太原过近,而如果我军继续向北靠近太原,反倒可能创造战机。此时,太原周边的太谷、榆次地区,麦收正在紧张地进行。徐向前决定大军北上,一方面保卫麦收,进一步断绝阎锡山的粮源;一方面诱敌调动,实现野外歼敌目标。作战要点是:拦头切断敌人逃往太原的通道,在预设战场聚歼赵承绶部主力。

赵承绶很快就发觉了徐向前部正向他的侧后运动,于是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对洪善一线的攻击,回师北撤太原。七月二日,第三十三军主力进至太谷地区,第三十四军和第十总队也开始向祁县集结。徐向前急令八纵紧咬住第三十四军,并以一部攻占徐沟;十三纵则袭占东观镇,力争把敌人逼进徐沟、太谷和榆次之间的三角地带予以包围。

三日至六日,是太岳部队官兵经受巨大考验的日子。他们的任务是切断榆次至太谷间的铁路,封堵赵承绶部主力逃往太原的通道。赵承绶为了撤回太原大本营,不至于在外成为孤军,连续投入七十一师全部,暂编四十六师一个团,第九、第十总队等共计十个团的兵力,在大量火炮和数架飞机的助战下,向太岳部队阻击阵地发起猛烈攻击。阻击防线是否能守住,是能否全歼赵承绶部主力的关键。太岳部队官兵在兵力和武器装备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凭借着慨然赴死的决心,用血肉之躯筑起一道敌人始终无法逾越的铁壁铜墙。阵地上不断发生肉搏战,战死者的尸体在酷热的气温中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突围无望,赵承绶决定放弃沿着铁路线北撤的计划,命令部队离开铁路从榆次与徐沟之间夺路北返。他不知道,如此一来,他便一头闯进了徐向前预设的包围圈。此时,十三纵和八纵的一部已插入徐沟以东,断其归路;太岳部队向西接通了十三纵的预定战场;吕梁部队已东进到榆次西南;八纵主力则北上徐沟东南。至此,赵承绶三万余人的部队将陷入东西不足十公里、南北不足五公里的狭长地带中。

十日清晨六点,总攻开始了。十三纵、八纵二十二旅、太岳部队攻击太常村,第三十四军军长高倬之就在这个村子里。一天激战之后,第三十四军军部和七十三师全部被歼,但换上农民衣服的军长高倬之跑掉了,七十三师师长王檄祖被俘。八纵二十三、二十四旅攻击南庄,战斗进行得异常艰苦,南庄的碉堡火力极其凶猛,部队伤亡巨大,直到炮兵赶来支援,攻击部队才冲进村。十五日,徐向前组织了一百多门火炮向残敌猛烈轰击,各部队拼死向核心地带冲去,守军在最后时刻施放了毒气弹,十三纵三十九旅的两个突击连全部中毒。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后,敌人终于被打垮了,第七集团军司令官赵承绶,第三十三军军长沈瑞、参谋长曹近谦等被俘。

晋中一役,徐向前部歼敌正规军七万余人,非正规军三万余人,俘敌赵承绶以下将官十六人,毙敌师长以上军官九人,缴获各种火炮三千七百零四门,步机枪三万余去。赵承绶部覆灭后,阎锡山给晋中各县守军下达的命令还是那个“跑”字:一跑万有,一跑万胜,谁跑得快就能活着回来。晋中各据点的守军纷纷逃往太原之时,徐向前将各部队撒出去乘胜狂追,往往几个士兵就能追上上百个敌人。晋中的百姓也纷纷跑出来抓俘虏,清源县的一个老头用条扁担就缴了十九名敌军的枪。三位新华社记者俘虏了三十七个敌人,缴获两挺机枪和十几支步枪。

至七月二十一日,徐向前部已经占领了除太原以外晋中地区的全部县城。共产党军队直逼太原城下。阎锡山距离最后覆灭的日子不远了。在这个麦子成熟的夏天,在比邻山西的河北战场上,东北野战军十一纵三十二师九十六团二营在接近隆化中学的时候,教导员宋兆田发现连接隆化中学北门有一座横跨沙河的桥,桥北的敌人驻守在一个桥形碉堡里,而攻击部队战前没有发现这座非常隐蔽的碉堡。两个战士奉命爆破。他们抱着炸药包冲上去了,可宋教导员迟迟听不到爆炸声。桥下没有可以放置炸药包的地方。两名爆破手中一个负责掩护,一个冲到桥下用手托起炸药包拉开了导火索。负责掩护的战士叫郅顺义,那个牺牲的爆破手叫董存瑞。这个名字至今为全中国人民所熟知---十一纵三十二师九十六团二营六连班长董存瑞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喊道:“为了新中国,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