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八章 把汉江变成内河

烽烟起洛阳(上)  

 

南线局势依旧不乐观。问题的核心还是大别山。大别山位居中原,中原地跨河南、湖北、江苏、安徽、陕西五省,平汉、津浦与陇海铁路贯穿其间,对于全国战场而言,中原的战略地位异常重要。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立即遭到白崇禧的大军围攻。历来与蒋介石矛盾重重的白崇禧,这次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异常坚决,因为华中地区是他的老巢。白崇禧动用了三十万兵力,攻击的势头十分猛烈,随着包围圈逐渐压缩,刘邓大军面临着严峻的局面。

这是一个巨大的矛盾:千里突进敌人据守的战略要害地域,是典型的外线作战,其目的是尽可能大量地吸引国民党军主力,以利全国其他战场的战局;但是,从刘邓大军所处的局部上讲,面临的又是新的内线作战,因为必须在强大的攻击下生存下去,否则建立和巩固根据地无从谈起。令刘邓和他们的官兵们痛苦的是,生存下去的唯一的办法不是作战而是避战,因为无论从兵力还是装备上讲,他们都无法与合围而来的国民党军抗衡。

在大别山里到处转战的日子危机四伏。为了不至于陷入国民党军的合围,重要的军用装备就地掩埋,轻装下来的东西都给了老百姓。刘伯承和邓小平决定把指挥机关分成前方、后方两个指挥部:邓小平与野战军指挥部副司令员李先念、参谋长李达带领第二、第三、第六纵队在大山里与国民党军兜圈子;刘伯承与野战军指挥部政治部主任张际春带领第一纵队争取跳到包围圈外面去,扰乱国民党军的进攻阵形。

白崇禧的大军已占领大别山区的所有县城和重要村寨,但始终没有追上刘邓部主力,于是采取了更为严厉的封锁策略。刘邓部长期处在敌人的追击中,官兵日日都在辗转跑路,得不到休整和补充,战斗力与供给都面临巨大考验。六纵十七旅旅长李德生后来回忆说:敌七师、四十八师是桂系精锐,善于山地作战,在大别山地区长期盘踞,各地都建有谍报网,反动势力盘根错节。敌人几倍于我,紧追不舍,企图扭我作战,部队每到天黑就行动,走到凌晨两三点宿营。我十几万大军,午时跃进,深入敌人纵深地区,远离后方依托,所遇到的困难,非身历其境,是难以想象的。

一九四八年二月七日,中央军委致电刘伯承、邓小平:“你们指挥所现在何处?如果尚在大别山,似宜移至淮河、陇海、沙河、伏牛山之间,指挥你们三个纵队、陈唐四个纵队、陈谢一个半纵队,共八个半纵队,在淮河、汉水、陇海、津浦之间集中,机动打中等的及大的歼灭战。”这是中央军委第一次要求刘邓大军从大别山区转移出来。毛泽东认为,战争发展到这一阶段,不打大的歼灭战,是不能解决中原问题的;而要打大的歼灭战,刘邓、陈粟、陈谢三军必须协力。刘伯承和邓小平都赞成将部队移出大别山:“我野战部队在大别山内,一时很难打到好仗,辗转消耗亦不合算,集中做宽大机动,并利于粟的行动,实属必要。”

二月二十四,邓小平率前方指挥部北渡淮河,在安徽临泉县南部的韦寨与刘伯承率领的后方指挥部会合。四月初,他们开始一路向西,至五月下旬,移动到河南中部的宝丰县境内。与此同时,二月二十八日,陈再道率第二纵队到达河南新蔡以南的谢家集;三月二十七日,陈锡联的第三纵队九旅和王近山的第六纵队渡过淮河到达安徽阜南一带;二十八日,第三纵队司令部和七旅、八旅进至安徽西北部与河南交界处的双碑湖地域。至此,刘邓大军主力全部转出大别山区。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一举突入国民党统治区纵深,使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他们拖着国民党军辗转作战,部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九四七年八月,大军南渡黄河时,全军辖第一、第二、第三、第六纵队,总兵力十二万四千余人。七个月后,一九四八年三月,部队转出大别山时,野战军直属队减员四千四百三十二人,第一纵队减员一万六千三百一十五人,第二纵队减员一万八千五百八十二人,第三纵队减员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人,第六纵队减员一万二千三百零六人,总兵力仅剩五万八千六百人。

刘邓部主力顺利转出大别山,这令蒋介石十分恼怒,他认为几十万部队追击合围,即使不把刘邓部全歼,至少关在大别山里饿死冻死是可以做到的。蒋介石立即命令胡琏兵团一部自豫中的漯河向东压缩,对休整中刘邓主力进行袭扰;同时命令张轸兵团配属整编四十八师进驻豫东南的固始、潢川一线,控制淮河,切断刘邓部主力与大别山的联系。为了掩护刘邓部休整,中央军委命令华东野战军陈士榘、唐亮的部队以及陈赓、谢富治的部队采取行动,钳制敌十一师及其他平汉郑信段之敌。此时,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正在攻击宜川、洛川等地,山西的徐向前指挥晋冀鲁豫部队正在围攻临汾城,胡宗南为确保西北地区的大本营西安,令驻守在洛阳至潼关线上的主力部队自新安、宜阳、洛宁等地区全部回缩,除以一部驻守河南与陕西交界处的潼关外,大部队全部撤回西安外围一线。于是,在郑州至潼关之间,四百多公里的地段上,只剩下了驻守洛阳的孤军—青年军二0六师。

陈士榘、唐亮、陈赓、谢富治提出攻打洛阳。中原重镇洛阳位于黄河中游,北依邙山,南近洛水,地扼陕西、山西、河南三省要冲。国共双方都知道这座城市对中原战局的影响。对于共产党人来讲,夺取了洛阳,就意味着在国民党军中原战线上撕开了缺口,以切断国民党军中原与西北两个战场的联系。同时,夺取了洛阳,还能把中原解放区与山西解放区连在一起。而对于国民党来讲,洛阳是连接郑州与西安的枢纽,枢纽一旦失去,中原和西北两个战场都将陷于孤立,两个战场如需相互增援就要绕行秦岭,如此一来不但中原被动,西北也将陷入危境。

青年军二0六师,洛阳国民党守军主力,配属有陆军总司令郑州指挥部的榴弹炮连、战防炮连、野战炮连和重迫击炮连,加上地方武装,总兵力约两万余人,总指挥为青年军二0六师师长邱行湘。二0六师是内战爆发后在洛阳新组建的,官兵大部分是从中原各城市招来的青年学生。师长邱行湘曾给参谋总长陈诚当副官处长,率部驻守洛阳前是第九十四五师师长,在国民党军中以作战凶悍著称。

邱行湘放弃了洛阳外围邙山、龙门等险要阵地,决定在城内修筑火力覆盖周密的城防体系,让每一处地方皆成为能够独立作战的“小而坚”的据点,让洛阳全城堡垒化。他的第一道防线是城边的九龙台、潞泽会馆、大王庙、发电厂、周公庙和火车站一线。在这条防御线上,邱行湘修筑了一系列既能独立作战又能相互支援的堡垒,堡垒的周边是犬牙交错的壕沟和铁丝网,主要功能是护卫城墙,保卫城门。第二道防线是守备城垣,在城墙上下、瓮城内外,邱行湘修筑了无数明碉暗堡,射击孔密如蜂窝,构成的立体火力网可以阻拦来自任何方向的攻击。第三道防线是核心阵地,以洛阳中学为中心,除了更为坚固的碉堡之外,还修筑了一个水泥钢筋的大隐蔽部作为指挥所。邱行湘把每一个重要据点都设计成三层:上层俯瞰射击;中层与地面齐平射击;下层则在地下,专门对付攻击方的架梯手、爆破手和挖坑道者。他下令将存放在郑州的弹药全部搬运到洛阳,并把二0六师的军官家属也从郑州统统搬迁到洛阳,以此断绝军官们临阵脱逃的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