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八章 把汉江变成内河

只准活着打下去,不准活着退下来(上)  

 

客观地说,从一九四八年开始,“解放区”这一名称就已经成为历史。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深入到国民党统治的广大地域作战,共产党人渡过了必须建立根据地以求生存的艰难时期,将领们已经把作战目光移向了更广阔的战场,他们指挥的军队对解放区的依赖逐渐减弱。昔日生死攸关的解放区,已经变成一个“实际控制地域”的普通军事概念,甚至成为一个钳制国民党军主力的“拉锯地带”。在解放区坚持内线作战的部队数量有限,他们以极强的军政素质以及与贫苦农民的血肉联系,顽强地履行着所承担的战略任务。

令人不解的是,国民党军仍热衷于对解放区的清剿和占领。当外线的广大地区已经频现危机的时候,包括蒋介石在内的国民党高层官员,仍固执地持有自一九三0年以来形成的对付共产党人的思维定式—那一年,国民党军对共产党人创建的中央苏区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围剿”。国民党方面认为,只要占领共产党人的根据地,就是赢得了与共产党军队较量的胜利。这一思维定式令国民党军的行动在一九四八春天呈现出一种古怪的偏执状态。

一九四八年春,国民党军占领山东解放区后,重新划分了山东战场的绥靖区,除原有的第二、第三绥靖区之外,又增加了第九、第十、第十一绥靖区,使山东战场的总兵力达到十三个整编师:第二绥靖区司令部驻山东济南,司令官王耀武,辖整编第二师、整编四十五、七十三师,防区为济南周围地区、胶济铁路中段和西段以及莱芜、新泰、蒙阴等城镇。第三绥靖区司令部驻江苏贾汪,司令官冯治安,辖整编五十九师和整编七十七师三十七旅,防区为临沂、韩庄、枣庄、台儿庄、贾汪等地。其整编七十七师一三二旅驻防徐州。第九绥靖区司令部驻江苏海州,司令官李良荣,辖整编八十三师和整编四十四师,防区为沂水、新安镇、海州和日照等地。第十绥靖区司令部驻山东兖州,司令官李玉堂,辖整编十二、七十二师和整编三十二师一四一旅,防区为滕县、兖州和大汶口等地。第十一绥靖区司令部驻山东青岛,司令官刘安祺,辖整编三十二、五十四师,防区为青岛、城阳、即墨等地。隶属于这一绥靖区的整编第八师一0三旅防守烟台、威海卫。

一九四八年一月三十日,中央军委致电华东局,决定将内线兵团改称山东兵团。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所辖部队:第七纵队,司令员聂凤智,政委刘浩天,下辖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师;第十三纵队,司令员周志坚,政委廖海光,下辖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师。总兵力八万一千六百七十四人。山东兵团组成后,许世友捕捉的第一个战机是:袭击济南至潍县间的胶济铁路西段。

在这段铁路线南北两侧,分散着桓台、邹平、周村、张店、淄川、博山等地,而居于中心地带的周村显然是关键点。对于如何作战,大多数纵队指挥员主张逐渐推进,一层一层地打进去,最后集中主力直接攻击周村,?入敌人内部来个中心开花。许世友和谭震林采纳了这个看似有些冒险的方案,因为虽然中心突破容易四面受敌,但这一带的国民党军“逢城必守,逢镇必防”,造成兵力分散,周村由于处在外围防御的腹地,因此守备松懈,只部署着整编三十二师的五个营。况且,如果采取由外向内层层突破的作战方式,必会导致战时的延长和伤亡的增加。

三月十日,山东兵团各纵队在大雨中从胶东向西急速开进。十一日,七纵十九师攻击张店,国民党守军弃城逃跑。十二日,渤海纵队攻占邹平,次日占领周村以西的章丘。但是,本该于十日午夜主攻周村的九纵,直到十二日才抵达攻击出发地,他们耽误在泥泞的路上。就在他们艰难开进的时候,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周庆祥察觉到了危险,他立即命令新编三十六旅和一四一旅放弃邹平、长山等地,连夜收缩至周村,从而使周村的国民党守军由三千人骤然增加到一万五千余人。战场局势的突变令决心打个“中心开花”的聂凤智陷入两难。有人认为,敌情已经发生变化,要打也要等重新调动其他纵队到达后再打,不然万一打成消耗战,兵团要追究责任。电台被大雨淋湿无法使用,与兵团的联系处于中断状态。聂凤智思考甚久,终于做出决定:“打他个立足未稳措手不及!错了我负责!”

国民党军一四一旅还在向周村收缩,九纵各师奉命迅速向周村隐蔽接近。十二日凌晨四时,九纵对周村发起了攻击。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周庆祥仓促召集军官会议,但是部署异常混乱,急忙赶至周村的各旅、团之间的联络电话线瞬间就被炮火打断了,周庆祥的指挥就此失灵。七十三团七连在连长刘奎基的率领下,爆破手用炸药炸塌了北门,部队突了进去。七十五团在东门突破顺利,开完军官会后还没能返回指挥位置的团营长们被截在了半路,周村内的守军因为没有指挥,抵抗一阵后便失去了斗志。二十二个小时后,周村被攻占。敌整编三十二师除师长周庆祥化装逃跑外,国民党守军一万五千余人全部被歼。

张店和周村被攻克后,胶济线西段的国民党军防线全线动摇。许世友期待的“中心突破,四面开花”的局面终于出现了。二十日,七纵攻占淄川。同时,鲁中军区部队攻克桓台。蒙阴、沂水、莱芜、博山等地的国民党守军惊悉张店、周村、淄川一一失守,纷纷望风而逃。至此,渤海与鲁中两个解放区连成一片,济南至潍县之间的铁路线被切断。驻守济南的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判断:共产党军队很可能趋势南下,攻击济南附近的兖州,切断津浦线上徐州至济南间的联系。出于重点防卫济南和津浦铁路的需要,他抽调胶济线上的兵力,向兖州方向增援了两个师。这样一来,胶济路中段的潍县孤立地暴露了。

山东兵团请示中央军委:东进攻占潍县。潍县号称“鲁中堡垒”,是国民党军重兵设防之地,城防经过常年修筑,已形成三道永久性和半永久性的防御体系。潍县国民党守军指挥官,是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兼整编四十五师师长陈金城。内战爆发后,整编第九十六军一直驻守在济南附近,除陈金城的基本部队整编四十五师之外,其他部队归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指挥驻守济南,因此陈金城在潍县的总兵力只有两万四千余人。

许世友的战役部署是:以第纵队、渤海纵队和鲁中军区部队主攻潍县县城;渤海军区第三军分区部队包围潍县以西的昌乐;胶东军区西海军分区部队包围潍县以北的寒亭;第七纵队和渤海军区新十三师担任西面的阻击打援;第十三纵队三十九师和胶东军区新五师,滨北、南海军分区部队担任东面的阻击打援;第十三纵队三十七、三十八师为兵团预备队。兵团决定:集中兵力先攻西城,打掉陈金城的指挥机关,然后以西城为依托,居高临下攻击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