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八章 把汉江变成内河

只准活着打下去,不准活着退下来(下)  

 

四月十日,九纵二十六师开始扫清城关外围据点的作战。七十六团采取炮轰母堡、爆破子堡、小组突击的战法,连续扫清了一系列碉堡群。七十七团出击城外北面的北宫据点失利后,迅速转入土工作业,挖掘坑道逼近守军据点的核心。白天看见共产党官兵拼命挖掘,晚上不断有报告说地下有挖掘声,恐惧逐渐蔓延,北宫据点内的国民党守军营长决定逃跑。命令一下,一个营的官兵一哄而散。天亮的时候,七十七团顺利占领北宫。七十八团同时攻占了东北关。接着,为逼近敌人重点防守的西城,攻击部队开始了大规模的土工作业。心惊胆寒的敌人用各种火炮猛烈轰击,但是眼前的坑道还是在不断地向城墙接近。

陈金城体味到了许世友打下潍县的决心。然而,共军挖掘八天八夜之后,不但没有发动攻击,反而向后撤退了,至少站在城墙上已经看不见共军的影子。陈金城认为,共军在他的炮轰之下“伤亡惨重”,定是已经“无力攻城”了。这个消息被报告给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王耀武立刻在济南召开庆祝大会。二十二日上午,大喜过望的陈金城竟然命令部队在飞机的掩护下开始“追击”。但是,整编四十五师刚一出城,就遭到猛烈的火力打击,部队仓皇地逃了回来。这一下,陈金城迷惑不解了:共军到底是撤了还是没撤?正在迷惑的时候,二十三日晚,潍县城外炮声骤起。这不是一般的炮击,而是他与共产党军队作战以来听到过的最惊天动地的炮击。接着,更大的爆炸声持续传来,山东兵团攻城部队埋设在坑道里的几千斤炸药将潍县城垣炸出数个缺口。

陈金城知道,潍县的最后时刻来临了。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和七十五团迅猛突到城下。二十七师七十九团在团长彭辉和政委陶庸的率领下,冲过外壕,对城墙外的矮墙和地堡连续爆破,不顾一切地向城墙靠近。这个夜晚,七十九团被写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谱。该团七连长王保凤率领突击排冲入守军阵地,在六连的支援下很快就占领了矮墙。八连排长赵永斌指挥爆破手连续六次爆破,终于将突破口炸开。八连上去了,另一侧的四连也上去了。

潍县城墙的顶面很宽,可以并行两辆汽车。首先登城的四连和八连拼死阻击扑上来企图封堵突破口的敌人。所有的官兵都已负伤,弹药接济不上,他们使用了砖头、石头和铁镐。九连终于突上来了。接着,七十九团参谋长丁亚跟着五连也上来的。城墙很高,下面很黑,国民党守军发现他们要下城向城内突,机枪子弹狂风一样扫射过来。放下去的梯子被打断了,他们又放下软梯,但还是不够长。丁亚参谋长很着急,因为如果不迅速下去,后面的部队上不来,天一亮就前功尽弃了。五连长孙端芝喊了声:“跟我往下跳!“官兵们不顾一切地跳下去。西城城墙有五层楼高,五连半数官兵严重摔伤,那些还能站起来的官兵,立即在城墙下开始了殊死的战斗。他们连续攻占二十多幢房屋,最后,近两个排的官兵被国民党守军压缩在一所学校里。干部大多已经负伤和牺牲,三排长杨学良站出来指挥战斗,他们在潍县城内孤军坚持了近二十个小时。

此时,二十七师的后续部队上来了五个连。陈金城判明突破口的方位后,调集一个团的兵力开始猛烈反扑。这是七十九团的关键时刻,城里的五连仍在孤军坚持,城墙突破口已经拥上来敌人,而且天亮了。敌人的六架飞机加入战斗,掩护步兵营轮番进攻。七十九团政委陶庸在城墙上高喊:“七十九团就是打完了,也要守住突破口!”二营长孙宝珍率领官兵冲上来,三营教导员孙洪文也带着一个排上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七十九团团长彭辉。七十九团坚持到了纵队主力登城的那一刻。战后,山东兵团第九纵队二十七师七十九团被授予“潍县团”荣誉称号。

为了增援七十九团,九纵司令员聂凤智命令二十五师七十三团白天强行攻城。七十三团在团长孙同盛的率领下,一营主攻城阁,三营在突出部掩护攻击,二营为预备队。二十四日中午十三时三十分,一排首先登上城头,三连也紧跟着上来了。至十五时,二十五师已有九个连登城,并控制了城墙制高点。西城防御大势已去。陈金城率部进入东城。二十六日黄昏,九纵对东城发起攻击,鲁中部队在南北两面钳制助攻,炮兵阵地被布置在西城,炮弹从高高的城头直落东城。至十二时战斗结束,东城被攻破,全歼守敌。

四月二十七日,潍县战役结束。战役消耗炮弹两万九千零三十八发,轻重机枪子弹四十四万八千余发,炸药一万八千六百八十三公斤,山东兵团伤亡七千九百八十人,歼敌四万五千六百七十人。潍县战役的胜利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巨大的政治影响。国民党军在山东仅剩下济南、青岛、兖州等为数不多的据点,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控制了山东的广大地域,山东战场的军事优势已完全倒向共产党人一方。

经过短暂的休整补充,山东兵团又开始了津浦路中段的作战。五月二十九日,鲁中军区部队逼近泰安,国民党守军整编八十四师一五五旅不战而退,弃城逃跑,鲁中军区部队随即向泰安南北两面扩展战果,相继占领大汶口和泗水。六月九日,七纵围攻曲阜,国民党守军突围逃跑。十五日,七纵一部和鲁南军区部队攻占邹县。当山东兵团的一系列作战完成后,津浦路上的重要据点兖州已处于被围态势中。充州南屏徐州,北护济南,是国民党坚守山东战场的防御要地。七月十二日黄昏,山东兵团对兖州发起攻击。战至第二天黄昏,国民党守军开始突围,被早已埋伏在泗河东岸的部队聚歼于兖州城东南郊外。国民党整编第十二军中将军长霍守义突围出城后,见遍地都是自己部队的伤亡官兵,又适逢国民党军飞机不分敌我的疯狂扫射,遂让副官邓超叫来解放军,表示整编第十二军缴械投降。是役,歼灭俘虏国民党守军两万七千余人,唯第十绥靖区司令官李玉堂化装潜逃。

潍县战役刚刚结束,军民正忙着打扫战场,突然有命令传来,通知所有的军民离开城墙附近,然后就传来了轻重机枪的射击声、火箭筒和炸药炮的爆炸声,潍县城墙再次笼罩在硝烟烈火之中。潍县的百姓很奇怪:这是干什么呢?难道又打上了?原来,九纵司令员聂凤智请示许世友同意,举行了一次真枪实弹的攻城演练,目的是巩固部队攻坚战的作战能力。而这种需要消耗大量弹药的事情,以往的任何时候都不曾发生过。聂凤智说:“这就是攻克济南城的预演。”此时,在山东部队的作战渴望中,最迫切的是攻占国民党军在这片土地上的指挥中心—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