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八章 把汉江变成内河

泾渭河谷(上)  

 

把西北地区归于南线战场,在地理概念上是勉强的,但在一九四八年上半年,这一概念专指陕西境内发生的战事。在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离开陕北之前,西北野战军已经开始战略进攻,部队逐步发展为五个纵队,总兵力七万五千多人。但是,在西北战场上,国民党军仍有四十四个旅,总兵力达三十多万,其中有十七个旅分布在陕甘宁解放区周围,其他各旅分布在豫西、晋南和陕南,国共两军的兵力对比仍是五比一。

从解放战争整个进程上看,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从来没有占据过优势,甚至在向西北纵深地域发起攻击的时候,这支部队在军事力量上仍然处于劣势—从自然地理的角度上看,贫瘠的西北地区若没有地面和空中运输线的维持,便不可能供养大量的军队,而这正是西北野战军的薄弱环节。但是,在一九四八年一月召开的杨家沟会议上,彭德怀还是提出了开辟西北外线战场的建议。打出去,就意味着迎战胡宗南乃至马步芳的数十万大军,就意味着西北野战军必须在脱离后方的情况下孤军作战。最大的困难还是官兵吃什么。

西北野战军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彭德怀提出三个转入外线的出击方向:一、向北攻击榆林,二、向西攻击陇东,三、向南攻击陕中。向北再攻榆林,一路粮食困难,攻城任务艰巨,况且驻防榆林的邓宝珊已经派人来和谈,再打不合适;向西打陇东,路远缺粮,而且不见得能够抵挡马家军的骑兵部队;那么唯一可以考虑的出击方向是向南,南面的宜川、韩城一带国民党军防御薄弱,特别是宜川只驻守着整编七十六师二十四旅的两个团,如果战斗打响后胡宗南出兵增援宜川,黄龙山道路曲折便于打伏击战。更重要的是,打开南进的通道,不但可以威胁西安,而且沿途多是产粮区,可以解决部队紧迫的粮食问题。

宜川战役计划的要点是:“先以一部兵力围攻宜川,调动黄陵、洛川等处敌军来援;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先歼援敌,然后再夺城。”二月十二日,西北野战军第一、第三、第四、第六纵队分别由志丹、绥德、米脂地区向宜川开进,王震的第二纵队则由晋南西渡黄河向宜川靠近。二十四日,第三、第六纵队形成了对宜川的包围态势。彭德怀电告第三纵队司令员许光达和第六纵队司令员罗元发:“攻城要猛,但攻而不克,以逼敌呼救求援。”

宜川守军二十四旅旅长张汉初事先接到过关于彭德怀正在南下的电报,但是由于刘戡的整编第二十九军三万多人的部队已经集结在洛川、黄陵一线,所以张汉初万万没料到宜川会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二十七日,宜川外围阵地太子山、七朗山、老虎山相继失守,二十四旅被迫全部压缩在城内。张汉初认为彭德怀这次非把他消灭不可,于是十万火急的求救电报一封接一封发出。胡宗南终于沉不住气了,下达了增援的命令。胡宗南部向宜川增援,只能走三条路:第一条是经过瓦子街到宜川,这是一条公路,道路好走,距离又近;第二条是经过石堡到宜川,道路条件差,距离也远;第三条是翻山越岭的小路,辎重不容易通过。

彭德怀判断,胡宗南要兼顾守军和援军,必定要选第一条路。国民党军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是一个苦命的将领。自从胡宗南大军占领延安以来,他的任务就是专业救援:救蟠龙、救榆林、救清涧,但是至今还没有成功援救的先例。接到增援宜川的命令时,刘戡正在西安过春节,与他同在一起的还有整编二十七师师长王应尊、整编九十师师长严明和副师长邓钟梅。命令一来,大家都很扫兴,但都认为彭德怀就那么点部队,不会有什么大仗可打。刘戡和他的师长们并不知道,他们不但将面临一场大战,而且他们永远也回不了西安了。

二十五日,刘戡约两万人的增援部队由洛川出发,按照整编二十七师、军部和整编九十师的序列,沿着洛宜公路向宜川急进。这正是彭德怀判断的敌军增援的那条路线。第二天,整编二十七师到达永乡附近。侦察员报告说,在东北方向约二十五公里处的风亭发现大量共军。师长王应尊立即命令派出搜索营前往侦察。果然,搜索营不但受到攻击而且损失大半,跑回来的人说弄清楚了,共军是彭德怀的第一纵队主力。王应尊立即将情报报告给刘戡,建议先集中兵力攻打观亭,然后由观亭前去宜川解围。刘戡赞同王应尊的想法,他在西北战场上与彭德怀交过手,十分熟悉西北野战军的战法,他不愿意为宜川把自己的部队葬送掉。因此,他致电胡宗南说准备先打观亭。

刘戡等着胡宗南的回音,在永乡附近停了一天。这让彭德怀很是焦急,他担心刘戡退回去,使打援的作战计划落空;更焦心的是刘戡走得太慢,而西北野战军的粮食已经不多,万一刘戡三天不动,即使最后敌人进入了伏击圈,官兵们饿着肚子如何作战?二十七日晚上,刘戡等来了胡宗南的回电—回电如此迟缓的原因是胡宗南的参谋长盛文跳舞去了,命令是由一个处长转达的:不准停留,兼程推进。刘戡虽然感到危机四伏,但是他无法抗拒命令。第二天,在向公路两侧派出掩护部队之后,整编第二十九军的主力上路了。刘戡的命令是:今日必须到达宜川。

部队刚走出不远,前面就响起了枪声。先头部队一八一团在向一座山梁攀爬时,遭到阻击。一八一团奉命突破阻击,掩护后续部队前进。但是,当整编九十师师部走到瓦子街附近时,来自南面的枪炮声和手榴弹声开始密集起来,看来后路是否畅通成了问题。不一会儿,北面也枪声大作,部队在公路上拥挤在一起走不动了。刘戡这时才恍然大悟:彭德怀的主力冲这里来了。彭德怀部已经完成了对整编第二十九军的包围。二十九日早晨六点,一纵独立第一旅在旅长王尚荣的率领下开始攻击瓦子街,堵塞了刘戡部的退路。战斗一打响,刘戡立即指挥部队突围,整编九十师一面争夺瓦子街,一面向瓦子街东南的高地派出部队,试图抢占向南逃跑的通道。

彭德怀意识了危险,由于担任控制瓦子街以南高地任务的二纵因距离远目前尚未到达阻击阵地。如果高地让刘戡部占领,就等于战场上开了个口子,战斗很可能打成一个不成功的击溃战。一纵司令员贺炳炎和政委廖汉生几乎同时意识到了这个危险,他们立即命令三五八旅一部向瓦子街东南高地发动攻击。黄新廷旅长命令担任攻击的七一四团团长任世鸿,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那个可能导致战役失败的口子。任世鸿立即率领部队冲了上去,与前来抢占高地的整编九十师五十三旅的两个团撞在一起。

这是西北野战军军史上罕见的一场混战。天色昏暗,大雪纷飞,两军搏杀,分外眼红。为了突破阻击阵地,打开南逃的生路,整编九十师在各种轻重火器的掩护下,以整连整营的规模向七一四团展开猛烈的冲击。在七一四团二营的阵地上,经过三十多次的攻击与反击之后,所有连队的建制都已不完整,特别是干部伤亡巨大,老战士纷纷站出来接替指挥位置。七一四团在不到两百平米的山头阵地上激战十个小时,团长任世鸿壮烈牺牲,与其一起牺牲的,还有参谋长武治安。团政委徐文礼、副团长薛长义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