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八章 把汉江变成内河

打龙亭(上)  

 

一九四八年初,粟裕改变了毛泽东提出的一个重大战略计划。在军队的高级将领中,极少有人敢于和善于对毛泽东的决断提出反对意见。毛泽东一旦作出决定,特别是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定,鲜有改变的先例,他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被说服的人。

四月二十一日,毛泽东已到河北阜平城南庄,他请陈毅、粟裕来平山中工委开会。四月二十五日,陈毅和粟裕从河南濮阳出发,于三十日赶到城南庄。毛泽东一改会见党内同志从不迎出门迎接的习惯,大步出门与粟裕握手。毛泽东显出了一些激动,“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十七年了呀,有十七年没见面了吧?”粟裕说:“是的,十七年不见了,主席。主席好吧?”毛泽东和他的一个兵力甚众的方面军最高军事指挥员竟有十七年没有见过面,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虽然十七年没有见过面,但毛泽东对粟裕一直信任有加。一九四七年夏,毛泽东在考虑扭转战略局面的时候,提出派一支得力部队南下,去长江以南开辟新的战场。关于这支得力的部队,毛泽东选定的是粟裕的纵队。毛泽东认为,刘邓挺进大别山,粟裕深入江南,必定能迫使大量国民党军从长江以北向长江以南回援,我军便可以转守为攻。粟裕对毛泽东这一惊人的计划持谨慎的态度。鉴于当时华东野战军经过几次大战急需休整,短时间内不可能执行如此重大的任务,于是他请示并得到军委同意将南下的计划推迟半年执行。

七月,刘伯承、邓小平开始执行挺进大别山的计划,九月,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主力同时进军豫皖苏,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大举进入国民党统治区,这让国民党军不得不重新调整战略部署。十月十五日,毛泽东亲自致电陈毅、粟裕,再次筹划南渡长江之事。第二天,粟裕回电,表示见到豫皖苏,需要巩固根据地,如果根据地不巩固,南下作战将没有依托。几天后,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你们全军除休整者外,十月、十一月均依现态势分散作战及工作。”渡江南下的事情又一次搁下了。

一九四八年初,国民党军在对陕北和山东发动的重点进攻中损失重大,于是蒋介石改变了战略部署,在中原集结了六个机动兵团,在加强长江防线的同时,对大别山区的刘邓部进行大规模“清剿”。刘邓部在处境异常艰难的情况下,不断要求其他战场和部队的策应和支援。毛泽东认为,扭转战局的最好办法,还是派一支部队向江南实施战略跃进,迫使国民党军从北向南回援。于是,渡江南下一事再次提出。毛泽东判断,粟裕率部渡江南下,“势将迫使敌人改变部署,可能吸引敌二十至三十个旅回防江南”。因此,粟裕“以七八万人之兵力去江南,先在湖南、江西两省周旋半年至一年之久”,然后“以跃进的方式分几个阶段到达闽浙赣,使敌人完全处于被动应付地位,防不胜防,疲于奔命”。

三十一日,粟裕回电,表示执行中央指示,着手准备渡江事宜,并提出了三月和五月两个出动时间供中央决定。但是,粟裕同时提出,渡江后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转战到闽浙赣地区。粟裕认为,我军在战略反攻中已经取得优势。而如果三个野战军能够合力在中原打几个歼灭战,“使敌人机动兵力大为减少”,那么“我军在机动兵力的数量则将逐渐走向优势”。一旦我军在“数量上及技术上取得优势,则战局的发展可能急转直下,也将推进政治局势的迅速变化”。粟裕的电报措辞委婉,但能够显露出他对南下渡江作战的不同看法,相信毛泽东能够读懂。但是,毛泽东坚持进入长江以南开辟战场的计划。

三月上旬,粟裕率领三个纵队转移到黄河以北的濮阳,并派出干部准备船只同时探查渡江路线。粟裕明白毛泽东的战略决策,是为将战争引向敌人的后方,以配合我军在中原战场的行动。但这一行动是否能够达成战略目的?是否能够改变中原战场乃至整个战争的态势?到底是分兵南下渡江作战有利,“还是集中兵力在中原作战有力”?粟裕经过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在中原打大歼灭战,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战争态势。首先,三个纵队加上地方干部近十万人,孤军进入江南国民党统治区,渡江后要在敌占区转战数省,行程几千甚至上万里,在远离解放区和没有后方的情况下,面对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必将需要连续作战,但是兵员补充、粮食和弹药供应以及伤员的安置都会遇到不可克服的困难。

其次,三个纵队的兵力渡江南下,必定调动国民党军回防江南,但不可能如预料的那样有二三十个旅之多,因为国民党军在中原战场上多为精锐的机械化和半机械化部队,蒋介石不会把这样的部队调往江南去打游击,只能让一些二三线的部队来与我周旋,这样就起不到瓦解中原重兵的目的。再者,在中原战场,特别是在黄淮地区,我军打大歼灭战的条件逐渐成熟。中原地区幅员广阔,铁路干线和大中城市坐落其间,需要国民党军重兵防守,敌人的机动兵力因此相对减少,这就给我军带来了在运动中调动敌人打歼灭战的机会。最后,要在中原战场打大歼灭战,“就必须组成强大的野战兵团”既要有足够的兵力“担负突击任务,各个歼灭敌人”,又要有足够的兵力“担负阻援和牵制敌人的任务”。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的十个主力纵队此时都位于中原地区,完全能够承担打大歼灭战的任务。如果华东野战军的三个纵队前去江南,则势必造成我军的兵力分散,造成在中原战场大量歼敌的困难。

历史将证明粟裕的判断具有惊人的预见性。但是,“要不要向中央提出建议”,粟裕心存顾虑,“主要是担心自己看问题有局限性,对中央如此重大的战略决策提出不同看法,会不会干扰统帅部的决心”。最终,粟裕还是下决心将自己的判断上报中央。四月十八日,粟裕以个人名义向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发出了他此生写下的篇幅最长的电报。电报长达两千多字。主要内容是:建议第一、第四、第六纵队暂不要过江,集中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主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同时在配合正面作战等方面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粟裕的长电令毛泽东陷入深深的思考。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电请陈毅和粟裕来城南庄当面讨论。城南庄会议从四月三十日开到五月七日,会议的第一天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听取了粟裕的汇报。随后会议立即研究决定:华东野战军三个纵队暂缓渡江南下,集中兵力歼敌主力于长江以北,为未来渡江南下作战铺平道路。毛泽东也同意粟裕的建议。五月五日,他致电刘伯承、邓小平和华东局,通报了中央与陈毅、粟裕商讨的结果。毛泽东虽对自己的想法有所保留,但基本上采纳了粟裕的建议。他命令粟裕的部队不过长江,但是要过黄河。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连毛泽东都没有想到,随着中原战场上的战役越打越大,粟裕的建议竟然成为包括淮海战役在内的一系列巨大战役的最初蓝图。毛泽东还没有想到,令他朝思暮想的打到长江以南去的渴望得以实现的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不是去开辟根据地,更不是去打游击战争,而是摧枯拉朽地占领整个南中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