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八章 把汉江变成内河

   打龙亭 (下)

 

粟裕攻打开封的主要目的便是诱敌来援,现在敌人兵分两路向开封开来,这正好给了粟裕在运动中寻机歼敌的机会。他果断地命令部队放弃开封,把城市的包袱丢给了国民党军,以使我军能够迅速机动,集中力量寻歼来敌。粟裕盯上了战斗力相对较弱的区寿年兵团。

现在的问题是,敌人的两路援军靠得太近,要想办法把他们分开。粟裕的部署是:以第一、第四、第六纵队和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组成突击兵团,由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指挥,负责围歼区寿年;以第三、第八、第十纵队和两广纵队组成阻援兵团,负责将邱清泉兵团与区寿年兵团隔离,防止邱清泉东援;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负责阻击郑州方向的援军;冀鲁豫军区和豫皖苏军区部队破坏陇海路徐州至民权段,配合野战军作战。

六月二十六日,第三、第八纵队撤离开封。第二天,邱清泉的部队进入开封。邱清泉重占开封,国民党军认为,粟裕部经过开封战役,“似无积极企图”,“必向津浦路前进”,于是命令邱清泉和区寿年两兵团全力出击,尾追第三、第八纵队寻机围歼。但是,区寿年性格多疑,他认为在没有摸清粟裕的真正意图时,还是谨慎为妙。所以,虽然奉命追击,但是他的部队推进很慢,最后在开封东南方向的睢杞地区停了下来。而邱清泉兵团对此一概不知,依旧在快速前进,结果两军之间一下子拉开了约四十公里的间隙。

粟裕下达了围歼区寿年兵团的作战命令。二十九日晨,区寿年兵团部、整编七十五师和新编二十一旅被包围。区寿年呼叫邱清泉,得到的回答是:他们也遭到了大批共军的猛烈攻击—粟裕的阻援兵团已经割断了邱清泉和区寿年的联系。邱清泉这才意识到,粟裕丢下开封不是在撤退,而是挖了一个巨大的陷阱,现在共军要向区寿年下手了。邱清泉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将领,得到区寿年被围的消息后,他立即命令部队向区寿年靠拢。粟裕命令三纵在陈皮岗和许岗一线,八纵在许庄和高阳集一线、十纵在桃林岗一线坚决阻住邱清泉,保障叶飞指挥的突击兵团对区寿年兵团的围歼。

阻击战斗在残酷的拉锯中开始了,危机频现。邱清泉的整编第五军是国民党中央嫡系主力,攻击凶狠,作战顽强。二十八日,整编八十三师攻击杞县,阻击部队面对敌人强大火力的凶猛进攻一退再退,最终邱清泉占领杞县县城。二十九日,九十六旅和一三九旅对八纵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击,在炮火的掩护下,步兵从正面冲击,坦克和装甲车从侧面迂回包抄,八纵的前沿阵地再次被突破。晚上,八纵发动反击,与敌形成战场对峙。这一天,邱清泉兵团推进了五公里。七月一日,邱清泉获悉粟裕将对区寿年发动总攻,便督促部队不惜一切向区寿年兵团靠拢。阻击战斗因此达到了空前惨烈的程度。整编八十三师趁三纵九师接替四纵十二师阵地的时机,突然发动攻击,九师二十五团的阵地被突破。在陈士榘的严令下,二十五团调集了九个连的兵力从下午开始反击,傍晚才夺回阵地。在许岗阻击的三纵二十四团在打退四十五旅的一次攻击后,指挥员麻痹大意,在当面国民党军突然发动的第二次突击时措手不及,许岗阵地失守。入夜,二十二团开始顽强反击,反击在付出巨大的伤亡后失败,三纵撤到藤店一线重新建起阻击阵地。

最艰难的阻击战,发生在宋时轮的十纵阵地上。十纵的阻击线在桃林岗,这里是邱清泉兵团东援开封的必经之路。战斗一开始,整编第五军的飞机和大炮就将桃林岗阵地轰成了一片火海,在坦克的前导下,二00旅的攻击采取了“肉弹战术“,督战队在后,前面的冲击队一波倒下一波又上,当国民党军冲上十纵的主阵地后,两军士兵混乱的肉搏开始了,双方的尸体叠堆在一起。不断报来的伤亡数字令粟裕万分担心,他指示十纵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放弃一线阵地后撤,但要在二线阵地再守一天。可是十纵的一线阻击阵地就是没撤。最后,二00旅集中两个团的兵力发起集团冲锋,地上炮火猛烈,天上的飞机俯冲扫射。十纵的顽强令国民党军十分吃惊,战后他们认为”十纵应列入华野之头等部队“。

就在阻击部队顽强作战的时候,叶飞的突击兵团对区寿年兵团开始了艰难的围攻。刚受到粟裕部围攻的时候,区寿年并没有太多的慌张,他认为自己兵力上万和武器优势,至少短时间内粟裕拿他没办法,而只要等来邱清泉的整编第五军,两军合力定能把粟裕部打退或者歼灭。随着杨拐村、陈小楼村等外围村庄相继被攻克,收缩到龙王店的区寿年决心死守待援。他拒绝了整编七十五师师长沈澄年的突围建议,他想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坚持到与邱清泉一起夹击粟裕部的时刻。区寿年命令加固围墙,同时还在围墙外挖了壕沟,砍光所有的庄稼设置鹿砦。区寿年等待着最后的一拼。

军委回电告诉粟裕,西援的国民党军整编二十五师“二十九日开始车运,估计本日可达商丘、柳河之线“,许世友的山东兵团出动阻援已经来不及,因此要求粟裕部自己”速以一部防御二十五师“。时间异常紧迫,七月一日晚,粟裕下达了对区寿年兵团发起总攻的命令。一纵南攻,四纵西攻,六纵东攻。炮火轰击了一个小时,三个方向的突击同时开始。晚上二十二时,三个方向的突击向着区寿年的兵团指挥部合围而来。大势已去,区寿年决定突围。

十八师五十二团从东门突进去后,看见四辆坦克从街上迎面而来。由于 没有打坦克的准备,官兵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候,坦克遇到了问题,敌人构筑东门防御工事的时候,用大量装满土草袋把东门堵得死死的,坦克企图撞开冲过去,但连续撞了几次都没有撞开。五十二团的官兵立即围了上去,一阵敲打之后,两辆坦克投降了。八连二排长印永鑫追上那辆南逃的坦克,跳了上去。这时坦克炮塔里伸出一支手枪,并且开了一枪,正打在团作战参谋周启贤的肚子上。官兵们愤怒了,高喊:“打死他们!”印永鑫举起手榴弹喊“不投降我就炸死你们!”炮塔里伸出两只手,一只手里举着块白手绢,另一只手举着一双白手套。印永鑫拽出来一个人,后面的三个人自己爬了出来,其中一个穿着将军服的人说:“送我到你们粟司令那里去,我和他是朋友。”这个自称与粟裕是朋友的人,就是区寿年。

按照战役计划,粟裕部在歼灭区寿年兵团后,应该迅速撤离战场。但是,部队还没行动,意外发生了:黄百韬的整编二十五师突破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的阻击防线,已经推进到距龙王店以东仅二十多公里的帝丘店,此刻仍在攻击前进中。如果让黄百韬靠近,我军就很难携带大量伤员安全撤离战场。即使能够撤出,也必被大量敌军尾追,战场态势将恶化。必须趁黄百韬长途增援,部队尚未展开之际,迅速给以歼灭性打击,为我军撤离战场创造条件。粟裕命令第四、第六两纵队向东跑步迎击。

七月三日,叶飞指挥一纵一师向王老集反击,三师切断帝丘店与王才集之间的联系,四纵攻击田花园,六纵攻击刘楼,两广纵队配合四纵包围黄百韬。官兵在极度疲劳的情况下迅速行动,四日对黄百韬所在的帝丘店形成合围。黄百韬登上坦克率领部队反攻,将田花园和刘楼丢失的阵地又夺了回来。五日,粟裕部对帝丘店的总攻开始,由于发动仓促,官兵连续作战十分疲惫,除一纵外,四纵、八纵都没有达到战斗目标。

黄昏后,黄百韬突然发现攻击减弱了。粟裕部已不具备歼灭黄百韬的基本条件了,因为邱清泉正向粟裕部的背后迂回,北上的胡琏的整编第十八军已经到达太康,刘汝明部也到达了商丘,粟裕意识到自己有被合围的巨大危险。七月六日下午十八时,粟裕下达了向陇海路以北转移的命令。黄百韬在最后一刻得以解脱,他获得了蒋介石亲自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邱清泉因增援不力再次受到训斥,他一气之下请假回浙江永嘉老家休养去了。

持续二十个昼夜的豫东战役结束。豫东战役,被粟裕称之为“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参战的东华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以及冀鲁豫地方部队达二十余万人,国民党参战部队更是多达二十五万余人。华东野战军以三万三千人伤亡的代价,歼灭了区寿年兵团,打击了黄百韬兵团,削弱了兵清泉兵团,歼敌总数为九万四千人。战役初步改变了中原战场国共两军的战略态势。毛泽东也由此看见了集中主力在长江以北与国民党军决战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