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九章:决战的序幕

群众的集体意识  

 

“我认为共产党阴险暴戾,深刻精到,机警疑忌。但是共产党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懂辩证法,你们以后对辩证法要好好研究,才能应付他们。”一九四八年八月,国民党军“军事检讨会议”在南京召开,蒋介石给每一位与会者发了一本黑格尔的哲学著作。这是蒋介石在中国大陆召开的最后一次军事会议。

共产党人也在开会,毛泽东召集的会议,是自撤离延安之后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会议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召开。除了置身东北战场的林彪和西北战场的彭德怀因为战事紧张未能前来之外,中共中央几乎所有的政治局委员都在向那个庄稼掩映的小村聚集。这是一个已经空前强大的政党,她的领导者们面色黝黑,神情自信,言谈之间充满对未来的憧憬。

国共两党会议的召开,不是时间上巧合,而是决战的先兆。战争进行到第二年,国民党军的总兵力在急剧减少。两年间,国民党军共损失兵力约二百六十四万,其中被俘一百六十三万,毙伤九十六万六千多,还有数万部队倒戈,再加上溃散和逃亡的人数,到一九四八年六月底,算上重新补充的兵员,其总兵力从内战初期的四百三十万下降到三百六十五万。其中正规军一百零五个整编师(军),共二百八十五个旅(师),约一百九十八万余人;非正规军五十三万余人,特种兵、海军和空军约四十五万余人;后方机关和军校约六十九万余人。而其部署在第一线的正规军仅有二百四十九个旅(师),共一百七十四万人。

具体分布是:东北战场卫立煌集团三十四万余人,连同非正规军四十四万九千人;华北战场傅作义集团二十八万四千人,连同非正规军三十九万七千人;西北战场胡宗南集团二十六万八千人,连同非正规军三十一万四千人;华中战场白崇禧集团二十六万八千人,连同非正规军三十五万七千人;徐州战场刘峙集团五十万四千人,连同非正规军七十万五千人;山西战场阎锡山集团七万人。在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和西北战场上,国民党军正规军只能担任战略要点和交通点线的守备以及附近地区的防御作战任务,能够进行战略机动的部队所剩无已。除上述五大战场之外,在长江下游、大巴山以南、兰州和贺兰山以西的广大地区,国民党军正规军的驻守总兵力不超过三十六个旅,共约二十三万八千人。

两年来,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共损失兵力约八十万。但是,因为有近一百一十万解放区青年农民参军,加上四十五万伤愈归队官兵,并且有近八十万国民党军俘虏兵穿上了解放军的军装,连同在战场上倒戈的国民党军部队在内,总兵力已由战争初期的一百二十余万,发展到近二百八十万。其中,野战军四十九个纵队(军),一百六十八个步兵师(旅),五个骑兵师(旅),三个炮兵师(旅),二十个教导团、九个补训团、一个工兵团、一个战车团,总兵力一百四十九万;地方军区有五个一线军区、三个二级军区、二十八个三级军区和一百一十三个军分区,总兵力一百二十五万。南方各省游击队约四万人。

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国民党军的军力对比为一比一点三,其中正规军军力对比为一比一点三二。蒋介石真的要全面认真的检讨了。参加国民党军“军事检讨会议”的人数是空前的,除了蒋介石、何应钦和顾祝同之外,。各主要战区的司令官以及陆海空军的主要将领几乎悉数到会。再加上国防部各厅厅长、各局局长,各“剿总”、绥署参谋长、各军军长和参谋长等,共计一百二十多人。会议内容是全方位的一系列“检讨”:一、剿匪军事之总检讨;二、对匪军战法之研究及我军战法之检讨;三、我军机械化装备及后勤之检讨;四、华中作战之检讨;五、总体战之检讨;六、兵员征补之检讨;七、提高士气之办法。

八月三日,蒋介石在开幕式的讲话 ,可谓痛心疾首。讲话中“生无立足之地”,“死无葬身之所”,这样的措辞严重刺激了与会将领们的自尊。尽管他们对形势的判断大多不持乐观态度,但大家依旧对蒋介石的话感到难以接受。形势是很严峻,国民党不但军事上屡屡失利,政治上也问题严重。但是,如果把失利的原因全部归结于在前方作战的将领和他们的官兵,仿佛只有包括蒋介石在内的南京大员们才是正确的,这是什么道理?

九月八日,在西柏坡中央机关小食堂,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此时,共产党人对未来乐观展望的根据是:通过两年的战争,人民解放军不但大量歼灭了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大大加强了自己军队的数量、武器装备以及战斗力,滑将解放区扩大到二百三十五万平方公里,约占全中国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在长江以北的战场上,国民党军已经完全处于守势,其龟缩的大城市和主要交通枢纽已成为人民解放军的直接攻击对象。毛泽东还强调了他对国际形势的乐观估计:没有必要担心新世界大战爆发,也没有必要担心美国会干涉中国内政。如果美国迫于某种压力硬要干涉中国内战,最坏的情况是少量出兵帮助国民党军控制一些大城市,这只不过要我们前去攻打的时候组织更大的兵力和多费点时间而已。

那么,战争还要进行几年才能彻底打败蒋介石?毛泽东在内战爆发时计算过,他认为战争持续的时期在三至五年之间,最坏的情况下也许要打十五年。一九四七年七月,在陕北小河会议上,毛泽东肯定了五年的估计。一九四八年三月,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情况的通报》中,再次提出五年消灭国民党军的估计。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目标,会议制定了详细的建军和作战计划。建军的核心内容是:充实野战军,增加特种后,整顿地方部队,减少后方机关。作战计划的核心内容是:战争第三年继续发展外线进攻,深入国民党统治区,准备打具有决战性质的大会战。

战场重心在长江以北,重点战场在中原和东北。会议制定的歼敌指标是:三年歼灭国民党正规军三百个旅以上。这一歼敌任务按照战区进行了分配:华东野战军歼敌四十个旅左右,并攻占济南、苏北、豫东和皖北地区的大中城市;中原野战军歼敌十四个旅左右,攻占鄂豫皖三省若干城市;西北野战军歼敌十二个旅左右,钳制胡宗南集团使之不能施行战略机动;华北军区第一兵团歼敌十四个旅左右,攻占太原;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第二、三兵团,歼敌三十五个旅左右,攻占北宁、平绥、平承、平保各铁路沿线“除北平、天津、沈阳三点之外的一切城市”。

国民党军“军事检讨会议”结束后,蒋介石命令下发的小册子名为《为什么要剿共》—题目就显得颇为奇怪:二十年前国民党就致力于剿共,甚至在抗战时期也没有停止过,现在还在阐述“为什么”。蒋介石的这个“为什么”不只是说给军队听的,他还想告诉国民党统治区内的百姓,因为他对这个国家的民心所向已经甚为忧虑。一九四八年下半年,国民政府的军事预算已经达到四百六十九万八千六百亿元,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为了弥补财政赤字,除了加重田赋、税收和大举外债内债之外,国民政府决定增发货币,到一九四八年八月十九日止,增发的货币达到六百零四万五千亿元,从而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物价与一九四七年相比已经上涨了五百万至一千万倍。

“群众的集体意志,就是军心和民心所向。国民党人和共产党人在战争进入第三年的时候,都明白了”群众的集体意志“对于一个政党和一支军队的生死攸关重要性。但是,当大决战即将来临之际,共产党人和他们的军队已经成为了中国”集体意志“的拥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