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九章 决战的序幕

   黄土黄(上)

 

对于决战在即的国共两军来讲,西北战场始终是块鸡肋。从政治、军事和地理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必须保持相当控制实力的地带。因为它不但是内地与广阔的西北地区联系的枢纽,而且还是东部决战战场的侧翼。但是,地广人稀和粮食匮乏又使得西北战场没有决战的条件,于是也就没有必须投入大量的兵力。此刻彭德怀指挥着不足十万兵力的部队,他们最主要的任务似乎不是歼灭多少敌人,而是把西北地区的国民党军牵制在那里。当一九四八年中原战事紧张起来之后,蒋介石不止一次命令胡宗南,让他抽调兵力东进增援中原战场,但是每次都因为彭德怀部的攻击而没能成功调动。

对于规模宏大的解放战争来讲,没有任何理由忽视西北战场的重要性,尤其是在两军决战即将开始的时候。胡宗南是在蒋介石召集“军事检讨会”的前夕发动攻击的。有人认为胡宗南是奉蒋介石之命不得不主动进攻,也有人认为他是为了拖延或者拒绝抽调几个主力旅去中原而发动攻势的。实际上两者皆有之。西北战场上的国民党军共有十九个整编师、五十个作战旅,连同特种部队和非正规军,总兵力约四十万。即使彭德怀部也在不断的扩大之中,到一九四八年六月,西北野战军总兵力也仅仅有五个纵队,兵力约六万八千左右,加上地方部队,总兵力依旧没有超过十万。

胡宗南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经过西府、陇东之战,彭德怀部已被歼过半,没有六个月以上的休整,无法再次投入作战,这正是他发动新攻势的好时机。胡宗南的判断影响了国防部,蒋介石电令:“应捕捉千载良机,西安绥署应彻底轻装不分地域越境穷追,使西北战局获得决定之好转。”但是,正在这时候,中原战场告急,蒋介石又命令胡宗南抽调兵力增援中原。为了保存实力,胡宗南只空运了整编三十师至太原,然后将整编十三、二十七、六十五师调到陕西与河南交界处—与其说是在增援中原,不如说是为防止中原的共军西进自己的地盘。

同时,趁着彭德怀部战后休整,将彭德怀部向北面挤压是胡宗南所期望的。因为宝鸡一战,胡宗南感到彭德怀距离西安实在是太近了,西北野战军大有直接攻击西安的可能。为此,他调集整编第一师及整编十七、三十六、三十八、九十师约十万兵力,集结于渭河北岸,以三原、蒲城、大荔这三个相互距离约百公里的城镇为支撑点,构筑工事,在巩固西安、屏障关中的前提下,逐步向黄龙山南麓蚕食。彭德怀再次面临大军压境被迫作战的局面。

根据敌情,彭德怀、张宗逊(西北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赵寿山(西北野战军第二副司令员)、甘泗淇(西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提出,建议华北第一兵团(徐向前部)暂缓与阎锡山的作战,协助西北野战军与胡宗南打一仗。但是,鉴于华北第一兵团很难抽调出来;同时,兵力过于集中粮食也没法解决,中央军委没有同意。没有兵力支援,彭德怀也决定作战。他确定了一个“两翼牵制,中央突破”的作战计划:四纵骑兵六师吸引整编第一师北上,四纵再以一个团在洛河东岸阻击整编第一师可能东援;三纵独立第二、第五旅各一个团,二纵独立第六旅的一个团以及黄龙军分区十团等部,组成左翼兵团,由三纵参谋长李文清指挥,抗击整编十七、三十八师的进攻,保障野战军主力的左翼和运输线的安全;一纵、二纵、六纵以及三纵、四纵主力共十一个旅,组成右翼兵团,由野战军司令部直接指挥,隐蔽集结,准备歼灭整编三十六师。

从部署上看,彭德怀依旧兵力不足,特别是打援和阻击兵力薄弱。七月下旬,胡宗南部继续向北进攻。三十日,整编十七、三十八师主力在飞机和火炮的掩护下,向彭德怀部坚守的阵地发动猛攻,遭到左翼兵团的顽强阻击。整编第一师也向位于黄龙西南方向的宜君实施了攻击,遭到骑兵第六师的阻击。而整编三十六师除留下一二三旅三六九团守备白水之外,主力以黄龙附近的石堡为目标,沿着白水至宜川的公路继续推进。当敌人的先头部队发现石堡地区有彭德怀部主力伏击的迹象时,随即停止推进,在一个东西约十二公里、南北约五公里的地带构筑工事,转入防御。

彭德怀盯住了整编三十六师,希望他继续推进至石堡,然后将其围歼。但是,整编三十六师无论如何也不肯前进了。彭德怀果断改变计划,决心主动向整编三十六师发动进攻,把他从当面敌人密集的阵形当中掏出来吃掉。八月七日,当彭德怀部开始向整编三十六师移动的时候,胡宗南突然发现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他认为彭德怀要攻击的是整编三十八、九十师,因为前方报告说,这两个师当面的共军至少有两个纵队以上。因此,他命令整编三十六师除以二十八旅坚守阵地外,其余部队集结于冯原镇以东,准备策应整编三十八、九十师作战。可是,上午七时,整编三十八、九十师当面的共军突然撤了,占领了阻击阵地之后才发现,在这里阻击的共军最多不过一个团。胡宗南得到这一消息后十分惊骇,一时弄不清彭德怀的真实意图,只能命令各部队构筑坚固据点准备应付局面。

这时候,钟松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他立即给驻扎在黄龙以南的第五兵团司令官裴昌会打电话,请求派兵增援。但是,已经晚了。八日,彭德怀部对整编三十六师的攻击骤然开始。从上午十时至下午七时,炮火轰击长达九个小时,防御工事几乎全部被毁,防守壶梯山的二十八旅不断地向钟松告急。胡宗南终于明白彭德怀要干什么了,他立即命令整编三十八师回头增援钟松,同时命令整编三十六师确保壶梯山阵地。无论是彭德怀还是胡宗南都知道,壶梯山是冯原镇的主要支撑战,而冯原镇是黄龙山东面的门户,对于整编三十六师来讲,如果壶梯山阵地失守,冯原镇以南就无险可守了,彭德怀部就可以居高临下直扑渭南地区,然后直接威胁西安了。

主攻壶梯山的任务交给了王震的二纵。壶梯山是一座伸向平原的孤山,陡坡上草木稀疏。二十八旅在山坡上构筑了大量工事,山顶上的大庙已被改造成大堡垒,是敌人的指挥中心。王震命令二纵以独立第四旅从东、三五九旅从北,独立第六旅从西,三面同时发动仰攻。仰攻令二纵官兵在突破地保时付出了很大的牺牲。由于攻击进展不顺,总攻时间一推再推。二纵决定下午四点开始总攻。壶梯山守军发动了反击。胡宗南派来的飞机由于看不清地面标志,乱扔炸弹,不但使防守部队遭到损失,甚至连守军的电台都被炸坏了,整编三十六师与上级的联络由此中断。

此时,二十八旅的各个阵地都发生了肉搏战,八十二团的两个营已退守二线阵地。团长董文轩力求重新建立防御线,但部队已被分割,他只有向山顶的核心阵地退缩。壶梯山守军二十八旅八十二团已无法支撑,团长董文轩在山顶的大庙里已经能够听见解放军的呐喊声。八十二团团长董文轩最终逃下山,跑回了冯原镇的二十八旅旅部。壶梯山失守令整编三十六师全师动摇。黄昏,钟松命令一二三旅的炮兵向壶梯山猛烈炮击,掩护主力沿着冯原镇至澄城的公路向后撤退。

此时,彭德怀部对整编三十六师已经开始了全面追击。整编三十六师撤退的部队拥挤在一起。钟松命令撤到澄城的二十八旅旅长李规去解救一六五旅旅部,李规认为命令不合理,拒绝执行。接着,钟松又命令李规增援在王村镇的四九四、四九五团,李规回答:“没有部队,无力增援。”当彭德怀部围歼整编三十六师时,相距仅二十五公里的整编十七师和整编三十八师不但没有增援解围,反而放弃韩城向合阳撤退了。

澄合战役,西北野战军毙伤整编三十六师包括副师长朱侠以下三千余人,俘虏师参谋长张先觉,南京国防部驻整编三十六师少将高参李秀、少将战场视察官马国荣以下官兵六千余人,西北野战军伤亡两千三百余人。此战再次证明,即使在兵力不足和战场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只要勇于作战,是可以与强敌周旋到底的。钟松再次从战场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