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九章 决战的序幕

  济南战役:一次严重作战(下)

 

王耀武利用现有兵力制定了济南城防部署:济南全城被划分为东西两个守备区,守备的重点是机场以西以南。九月十四日,王耀武再飞南京,请求蒋介石必须增加济南的防御兵力,至少要给一个师。王耀武反复陈述:过去与共军作战,增援部队大多没有到达指定位置,原因是对共军的阻击能力估计不足。如果济南受到攻击,增援部队不能及时赶到,济南就危险了。蒋介石终于答应将整编七十四师从徐州空运到济南。得到了一个师,虽然还是口头上的,王耀武稍微松了一口气。

九月九日,华东野战军攻城部队自济宁、汶上、泰安和莱芜地区向济南隐蔽开进,至十五日夜逼近济南城下。王耀武判断共军的主攻方向在西面,目标首先是占领机场,遂将预备队整编八十三师十九旅调往机场方向,并将整编七十四师五十七旅收缩入城,准备用于城西防御。十六日午夜,济南战役正式打响。华东野战军攻城兵团在东、西、南、北各百里的广阔范围内,同时向济南外围据点发起猛烈攻击。根据济南外围据点纵深大、空隙多的特点,各部队迅猛穿插,大胆?入,开始割裂济南外围的防御系统。

西兵团十纵由西向东攻击,拂晓时分,守军十九旅五十五团闻风撤退,二十八师官兵追敌至济南以西的古城附近,歼灭整编第二师二一一旅的一个团部。西兵团的两广纵队和野战军警卫团包围了济南西面的长清县城。东兵团九纵的攻击目标是城东的防御高地茂岭山和砚池山。两个小时后,九纵七十四团占领茂岭山主阵地,并且迅速扫清山腰残敌。此战,七十四团伤亡巨大,战斗中人员连续合并五次,最后全团只能编成三个排。与此同时,二十五师七十五团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攻占了砚池山阵地。

茂岭山和砚池山相继陷落,令本来以为这两个高地至少能够守上十天半月的王耀武顿感意外,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解放军以火力封锁守军堡垒的射击口,奋不顾身,一波又一波地向前猛冲,并向堡垒里投掷爆破筒,堡垒很多处被炮火及爆破筒炸坏。整编七十三师也集中炮火向来攻的解放军猛烈还击,掩护防守茂岭山、砚池山的部队反击,双方争夺甚烈。此时解放军又增加部队冲上来,并以猛烈炮火阻止守军增援,守军伤亡颇众。被视为济南屏障的茂岭山、砚池山,经一夜的血战,被解放军占领了。

东面两个重要高地的丢失,给王耀武造成很大的压力,他认为自己原来判断华东野战军从西面主攻是错误的,于是将已经部署在西面的十九旅和五十七旅调了回来,同时命令整编七十三师预备队和十九旅一起向茂岭山和砚池山反击。但是,反击未成,伤亡巨大。而王耀武不知道,正是他将西面的预备队调往东面,从而使得华东野战军预定的主攻方向上兵力薄弱,这对日后的作战起到了特殊的作用。

十七日,王耀武接到蒋介石的电报,蒋介石告诉他:“共军有以优势兵力在我援军尚未到来以前攻下济南,再集中力量向我北上援军反击的企图,望我官兵报定与济南共存亡的决心,必能将敌击溃。已命刘总司令、杜副总司令督促援军向济南迅速前进。”但是,就在王耀武接到蒋介石电报的时候,他在《中央日报》上看见了这样一条消息:“济南外围已有接触。战云笼罩上之秋季会战显有在津浦路中段进行之迹象。”---王耀武明白了,这绝对是刘峙搞的鬼,此刻强调徐州防卫,目的就是不增援济南。果然,王耀武给高峙打电话,刘总司令根本就没有增援济南的任何打算。

华东野战军攻城东兵团攻占茂岭山和砚池山后,立即向济南外围城垣发起攻击。王耀武命令守军在马家庄一线建立阻击阵地。东兵团攻击部队集中炮火掩护步兵反复冲锋,一度占领了马家庄的一半阵地。王耀武命令十九旅上来增援。东兵团的官兵利用房屋作掩护阻击十九旅,十九旅则在房屋墙壁上打洞强行推进,致使马家庄一线每房必争,双方都付出了很大的伤亡。十九旅旅长赵尧亲手枪毙了十几个溃兵,但依旧不能阻止士兵怯战。战至午后,赵尧负伤,十九旅“死尸累累,伤兵后运,络绎不绝”。

就在战斗胶着的紧急时刻,王耀武听到了一个令他彻底绝望的消息:负责济南城西防御的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兼整编八十四师师长吴化文倒戈了。吴化文是国民党地方军出身,一直与黄埔第貌合神离,加上他从军打仗只为自己的实力,因此随着历史的沉浮不断地改换门庭。内战爆发后,他认为蒋介石军事力量强大,又有美国人的援助,因此对蒋介石抱有幻想,但同时也时时提防着自己被吞并。随着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节节胜利,特别是整编八十四师的一个主力旅在大汶口被围歼,他在恐惧中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前途。在围攻济南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共产党方面在加大军事打击力度的同时,也加大了对他的政治争取工作。共产党提出上、中、下三策供吴化文选择:一是单独起义,解放济南;二是里应外合,配合解放军解放济南;三是顽抗到底。共产党人正告吴化文:解放军一定能够解放济南,为自身着想,他必须早日有所行动,如果不能扣住王耀武,让出路来也算立功。

十九日晚,吴化文率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部和整编八十四师师部以及一五五旅、一六一旅、独立旅等部约两万人宣布起义,并将济南机场和周围防区移交给了宋时轮、刘培善指挥的攻城西兵团部队。吴化文的战场倒戈,对济南守军产生了巨大影响,特别是对于王耀武。十九日晚,整编八十四师一五五旅的一个团长跑到王耀武那里,惊慌地报告了吴化文倒戈的消息。王耀武大惊失色,立即派特务团、装甲汽车连加强司令部的警卫,同时分别给蒋介石和刘峙打电报报告情况:“吴化文部投共,济南腹背受敌,情况恶化,可否一举向北突围?”王耀武连夜拟定了坚守和突围两种方案。由于觉得突围不可能得到蒋介石的批准,于是仍然决定固守待援。而实际上,他已决定出逃。

九月二十日,济南外围防御据点已被全部扫清。华东野战军准备攻城了。毛泽东说:“此次攻济是一次严重作战”。的确,血战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