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九章 决战的序幕

济南战役:不停顿地攻击 (上) 

 

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毛泽东致电粟裕、谭震林,指定正在养病的许世友担任济南攻城部队指挥员,济南攻坚必定要付出巨大牺牲,毛泽东看重的是许世友勇猛的作战作风。接受任务的许世友认为,济南攻坚必须像杀牛一样杀其要害,对济南守军要采取“牛刀子战术”:集中兵力和火力,东西并举,数把尖刀冲开血路,向守军的心脏凶狠地剜下去。许世友给攻城各部队提出的要求是:不能摆困难,不能找借口,各自解决自己当面的问题,任何时候都不能停止攻击!要不停顿地攻击!攻击攻击再攻击!

吴化文的战场起义,使济南城防西线敞开了一个口子,城内守军正在惊慌失措中调整部署以封堵缺口。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连续突击,绝不能给敌人以喘息的时间。许世友命令西兵团当晚对济南城西守备区商埠发动攻击,并将总预备队十三纵投入到这个作战方向。就在许世友即将发动攻击的时候,中央军委致电粟裕、陈士榘、唐亮、张震,提醒他们必须保障济南外围的安全,因为吴化文已经起义,而攻城兵团又即将发起攻击,王耀武可能向天津或青岛或临沂等处突围逃跑。为此,粟裕迅速调动打援兵团在济南外围形成了三道防线,并将叶飞的第一纵队放置在济宁与兖州之间适时机动。

没能逃亡出去的王耀武此时的绝望是可以理解的:没有任何外围阵地可以依托,西面防线已经敞开口子,在援军可能来援的各个方向上粟裕的十八万人马正严阵以待,而济南城下许世友的十四万部队已经跃跃欲试,那么还有什么理由要坚守下去呢。王耀武分别给徐州和南京发出电报,再一次提出了向北突围的请求,结果遭到蒋介石的严厉斥责。王耀武看了蒋介石的回电,在“固守”二字帝画了四个圈,在“援军”二字帝画了四个叉。然后他对身边的参谋长罗幸理说:“七点召开旅长以上军事会议,决定死守。”会议气氛惨淡。罗参谋长首先读了蒋介石、顾祝同、刘峙的几封来电,问大家有什么意见,没人吭声。王耀武发言说:“老先生是英明的,我们要相信他。济南是战略要地,他责令我们固守,杜副司令并已亲自督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等三个兵团来援,只要我们能坚守一个星期,援军定可到达。”

一散会,王耀武下令征召城内壮丁补充部队,将老幼妇孺全部疏散,并且在攻守双方的分界线上设立明显的标志,以利于空军大面积的轰炸。除此之外,他还做了一件特殊的事,这件事显示出他内心极度的不安和矛盾:他打电话给军法处和军事监狱,命令将所有在押犯人全部释放。对于关押的共产党员和俘虏的解放军官兵,军官发给金圆券五元、士兵三元,全部送出城去一个也不许伤害。

王耀武知道共产党军队首先攻击的应该是吴化文让出的阵地。他命令部队占领济南商埠的土围子,掩护主力迅速变更部署。王耀武心里很清楚,商埠守不了多长时间,因此命令将外城和内城城墙附近的民房拆毁以扫清射界。于是,在共产党军队还没有攻城的时候,济南的外城和内城附近就燃起了大火。济南外城以西是一片狭长的工业和商业区。如果要接近济南西边的外城,必须首先占领这个区域。这个区域的四周挖有宽九米、深六米的外壕,外壕的里侧是约三米高的围墙,沿着围墙每隔二十米修有一座地保。而在商埠内,各大建筑物上都设有双层射击阵地,四周有沙袋构成掩体,形成能够独立作战的支撑点。

九月二十日,皓月之下,炮火骤起。攻城部队从西、南、北三面对商埠发动了猛烈攻击。从北面首先插入商埠的,是十纵二十九师八十五团。商埠区内到处是枪声和混战的呐喊声,黑夜里穿行在复杂的街巷里如同进了迷宫。三营和特务连迅速绕过天桥,穿过铁路,插到了馆驿街与小纬一路的十字路口。副团长刘竹溪把八连和特务连留下攻击街心的碉堡,其余部队沿馆驿街北侧继续向东前进。大街上到处是守军的街垒和火力点,他们不得不采取从街巷和院落中横穿而过的方式。

三营穿越馆驿街,经顺洒街继续向东,他们看见了济南外城城墙。来到城墙下的七连即刻遭到城墙守军的火力阻截,官兵们投掷小炸药包和手雷艰难突出后,终于看见了济南外城的普利门—刘竹溪率领的突击队已经插到商埠守军的背后,将商埠与济南外城分割开来。但是,刘竹溪的突击队插到这里,就意味着将东西两面受敌,而他们必须坚守在这里等候后续部队打进来。

天亮了,普利门附近的守军在炮火和坦克的掩护下发动了反击。反击方和防御方都利用复杂的街巷互相摸索。双方都是小股兵力,火线犬牙交错,根本没有前后方的概念,都是突然相遇,猝不及防,短兵相接,照面就打。每个院落里都发生了遭遇战,刘竹溪突击队中的营指挥员、军医、卫生员、炊事员都变成了战斗员,几乎第个人都需要单独作战。八连和特务连移交阵地后也摸了上来。他们前进到后影街和馆驿街交叉路口时,发现至少有两个连的守军正向东运动,八连扑上去就打,这股守军在突然而至的打击下仓皇四散。八十二团攻击到纬十路时,街口突然烈焰腾空,国民党守军把堆积的数千桶汽油点燃了。八十二团官兵仅仅顿挫了片刻,立即向火海两侧迂回,守军见状仓皇撤退。

位于正西方向的三纵,其攻击分工是:八师二十三团攻击西南卡子门,突破后沿商埠中部的经四路向东发展;九师二十团突击铁路工厂、二十五团突击北卡子门,而后沿商埠北面的经一路和经二路向东发展。在炮火的掩护下,二十三团的突击队员抱着炸药包,冒着守军的反击炮火,越过电网和壕沟,向西南卡子门连续爆破九次,终于将城门炸开一个缺口,后续部队迅速拥入。二十团首先肃清了铁路工厂的外围地堡,连续炸毁四道工事后突进工厂里面。二十五团接收了吴化文守备的两个工事,然后向西北卡子门实施攻击。至午夜十二时,第三纵队和鲁中南纵队的各突击部队已全线突破商埠防御阵地,开始向济南城中心地带推进。

天亮的时候,当八师攻击到经四路与纬八中交叉路口时,街心的一座坚固街垒横在前进的路上。师长王吉文得知攻击受阻后跑到前沿,和营团干部开始研究如何摧毁这个堡垒。就在这时候,守军发射的一颗炮弹在附近爆炸,一块弹片嵌进王吉文的左肺。王吉文拒绝上担架,让担架队赶快上前沿去把受伤的战士抬下来。王吉文师长躺在战场硝烟弥漫的路口,直到血流殆尽。在东卡子门攻击的一一0团攻击受阻,三十七师师长高锐命令三营长刘坤和教导员王文从守军的侧翼插进去,然后与二营实施内外夹击。三营从一0九团撕开的突破口钻进去,迂回到西卡子门守军的侧后,与二营协同发起攻击,东卡子门终于被突破。

二十一日,商埠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三纵、鲁中南纵队和十纵已经从不同方向靠近了济南外城最重要的两座城门:普利门和麟祥门。整编第二师拼死防守,双方在普利门正面逐条街巷地争夺。第二师独立大队的工兵先在顺河街放火,然后步兵趁乱出击,出击后才发现,共产党官兵已经用穿墙打洞的办法逼近普利门,连下水道里都布置了监视哨,独立大队的反击部队刚一露头,就遭到了猛烈的火力阻击。黄昏到来时,攻城部队突然向普利门和麟祥门一线猛烈开炮,独立大队官兵混乱地拥挤在街道边的商店和民房里。二十二日凌晨五时左右,街道上突然响起“缴枪不杀,如果不缴枪,就叫你坐飞机”的喊声,整编第二师独立大队的大部分守军放下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