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九章 决战的序幕

济南战役:不停顿地攻击(下)  

 

火车站是王耀武重点防御的部位,守军是整编第二师二一一旅和一个铁甲车队。十纵从商埠北面向火车站开进的时候,沿途受到二一一旅的猛烈承接,十纵果断穿插,将二一一旅的六三二团和六三三团割裂开来。二一一旅旅长马培基命令守备大华电影院的六三一团加强营增援六三三团,但增援部队刚推进到邮电大楼以西的时候,就与攻击部队迎面撞上了。在邮电大楼防御的五十八旅一七二团居高临下从窗口和堡垒以猛烈火力封锁马路,暂时迟缓了攻城部队的推进。十纵官兵开始迂回包围六三三团和六三二团的阵地,当这两个无法坚持溃败下来后,战斗延伸到了邮电大楼和火车站。

国民党守军将火车站附近的民房全部烧毁,封锁了通往车站的所有通道,并在站内轨道上部署了两列载有数百名铁路警察的装甲列车。列车来回移动射击,给火车站防守部队以火力支持。十纵采用爆破的方式逐屋推进,并在建筑物内挖掘地下坑道至通敌人的工事和碉堡下面,然后引爆炸药。铁甲列车依旧在来回扫射,攻击部队受到火力压制。十纵司令员宋时轮命令炮兵将其击毁,特种兵纵队炮兵三团用棉被、麻袋把火炮轮子裹起来,将十四门野炮隐蔽推进到距铁甲列车仅两百米处,然后突然以猛烈的轰击摧毁了铁甲列车。随着防御火力的减弱,千余名守军被压缩在车站之内。

二十二日,商埠绝大部分地区已被攻占,只有个别坚固据点还在战斗,其中第二绥靖区司令部所在地邮电大楼是最顽固的据点。此时王耀武的司令部已经转移到城内,但是邮电大楼里的守军仍在顽强固守。防守邮电大楼的部队,就是空运到济南的整编七十四师一七二团的七个连,由那个希望报答王耀武栽培之恩的刘炳昆团长指挥。刘炳昆到达济南后,王耀武把蒋介石送给自己的“中正”佩剑送给了他,这让他很是激动。刘炳昆防守的地域,除邮电大楼之外,还包括附近的上海银行、中国旅社和德国领事馆等数座大楼。邮电大楼位于纬二路,鹤立鸡群般地矗立在一片钢筋水泥建筑物中,四处伸出的大地堡控制着周围的街巷,楼顶上是坚固的火力掩体,配有轻重机枪和三门火炮。附近的每栋楼房也都是可以单独作战的大堡垒,机枪火力点总数在百个以上,步枪射击孔在千个以上。

三纵开始攻击了,楼上倾泻下来的手榴弹、迫击炮弹、六0炮弹和机枪子弹如同骤雨,三纵司令员孙继先组织起十几门掷弹筒连续发射炸药包,同时又派出数支爆破队不惜伤亡连续爆破,邮电大楼高大的围墙终于被炸开缺口,坚固的楼体也被炸出了几个大窟窿,突击队员从突破口拼死往里冲。刘炳昆的指挥部设在三楼。此时,他已脱掉军装,只穿一件魄衬衣,腰间挂着那柄“中正佩剑”胸前是一支美式冲锋枪。邮电大楼对面的德国领事馆已无法支撑,这对邮电大楼的防御构成了威胁。刘炳昆电话请示王耀武,要求把守备德国领事馆的残余部队撤到邮电大楼来,王耀武担心部队撤过马路的时候会遭受伤亡,两人正在商量时德国领事馆内的守军已经投降了。

邮电大楼在三纵和十纵的持续围攻下,守军伤亡惨重,被打死的人不断地被从楼上抛下来。下午十六时,二十九师把火炮直接推到楼前抵近射击,爆破组连续七次爆破了三十五公斤炸药,邮电大楼开始摇摇欲坠了。攻击部队冲进大楼,在楼梯和各个房间开始最后的清剿。最后时刻,刘炳昆用“中正”佩剑自杀了。二十二日下午,商埠区被攻城部队占领。王耀武的残余部队全部退守城内。这时候,杜聿明指挥的增援部队在大雨中出动了。

王耀武认为,攻击商埠区的作战已使共军遭受严重伤亡,至少需要三至四天的准备和恢复才可能攻击外城。于是,他将主力部队十五旅、十九旅和五十七旅集中于内城,将七十七旅、二三一旅和绥靖区特务旅以及保安六旅部署在外城进行防御。华东野战军攻城部队确实极度疲劳,减员来不及补充,伤员还没有全被抬下去,弹药和其他攻城作战器材也消耗严重,确实需要几天的休整。然而,许世友命令:持续攻击!即刻攻击!决不给王耀武喘息的时间!

二十二日黄昏,对济南老城的攻击不顾一切地开始了。外城是济南城防的第二道防线,城墙由大石块和大方砖砌成,墙高八米、厚十米,城门楼是火力支撑点,城墙顶部设有母堡和子堡,城墙中部设有三层火力发射点,城墙外的外壕宽八米、深四米,内外设有铁丝网。二十二日十八时三十分,攻城部队东西兵团的炮兵一齐开火,炮火准备长达一个小时。炮声一响,国民党守军立即开火,轻重机枪、毒气弹和火焰喷射器全部向城墙外倾泻,外城城墙下一片火海,毒气夹杂着浓烟翻卷升腾,令人窒息。

十三纵负责攻击西南方向的永绥门,三个团齐头并进。一0九团五连爆破组在炮火的掩护下,很快在外壕爆破成功,并把外城城墙炸开了一个两米宽的缺口。在团长田世兴的命令下,登城突击队开始冲击。二营四连五班长赵守令率领的战斗小组率先登城,将红旗插到了永绥门上。二营营长宫本江督促后续部队全力突破,六连冒着猛烈的炮火实施登城,与四连一起巩固和扩大了突破口,一营和三营的官兵蜂拥进入外城。

十纵的任务是突破永镇门和小北门,主攻部队是二十九师。永镇门是济南外城最坚固的城门,城高壕深,城楼工事密集,火力强劲。就在二十九师八十五团发动攻击的前一刻,国民党守军突然向这里进行了炮火反准备,伴随着数十架火焰喷射器一起发射,永镇门外顿时烈火熊熊。团属炮兵暂时无法接近射击,只能依靠步兵的炸药包强行爆破。在倒下了数名战士之后,终于把二十一包重三百七十多斤的炸药堆在了城墙下。爆破队副队长苟德光冲上去点燃炸药,三丈高的城门楼倒塌。三排长李振恒冲在最前面,并首先登城。三排官兵在城墙上抗击着守军的反击,牢牢掌握着突破口,让后续部队向外城里猛插。进入外城之后,巷战局面混乱,夜晚无法准确辨别地标,发生的几乎都是遭遇战。特务团团长蔡振华牺牲,八十六团二营长曹振国牺牲,牺牲的还有石长才和魏和两位营长。

聂凤智的九纵和袁也烈的渤海纵队在城东主攻永固门。九纵对永固门的攻击一开始就显出了不惜一切的狠劲。聂凤智有一张王牌,就是在鲁南战役中缴获的四辆十五吨重的美式轻型坦克,坦克上配备有火力强劲的三十五毫米平射炮,而王耀武守备济南的坦克全部是陈旧落后的日式坦克。坦克开路,这在共产党军队以往的作战中极其罕见。当九纵的坦克向国民党守军冲过去的时候,守军官兵个个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共产党军队有了坦克,而且还是美式的,于是大喊:“别误会!我们是保六旅的!”见坦克不理会他们,纷纷掉头就跑。在坦克的助战下,九纵肃清了永固门的外围,然后用坦克上的平射炮把城门轰开,七十三团突击队员蜂拥而入。

二十三日,济南外城已被全部攻占。王耀武的守军退守内城。许世友的攻城部队已经精疲力尽。从一个一个歼灭外围所有的据点开始,到一个一个突破外城所有的工事和堡垒,华东野战军攻城部队的官兵已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当他们穿过在炮火中成为一片废墟的城市,穿过布满交战双方战死者尸体的街道,从不同的方向推进到济南内城的时候,顿时表情严峻:与外城一样高大的城墙和城门森严地矗立在他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