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四平之战(上)

 

1946年初,国人并没有人注意到,在这片国土上有两个地区已经成为引发战争的火药库:一个是冰河开始解冻的东北地区,一个是麦苗已经返青的长江北岸。在东北,尽管苏军一再拖延撤军时间,但是终究要大规模撤离了。于是,一个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面临着最后的较量与抉择。

苏军撤离沈阳时,没有通知国民党军。驻扎在沈阳郊区的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军二十五师师长彭璧生发现苏军开始移交监狱和工厂时,才感到苏军可能要走。他派出大量的便衣混杂在看热闹的百姓中,直到苏军全部撤离之后,他迅速指挥部队占领了沈阳市区。这时候,国共两方代表正就东北问题进行谈判,虽然争吵激烈但尚未撕破脸皮。因此,中共中央给东北局的指示是:“苏军退出沈阳后,我军不要去进攻沈阳城。我军进去在军事上必会陷于被动,在政治上亦将处于极不利。不仅沈阳不必去占,即沈阳到哈尔滨沿线在苏军才撤退时我们都不要去占领,让国军去接收。”就在这封电报从延安发出的当天,苏军从沈阳至长春间的四平撤离后,黄克诚立即指挥部队攻占了那里,官兵们把四平城内的国民党地方官员赶上一辆大卡车轰出了城。

中共东北局在抚顺召开了会议。会上,主张攻击大城市和离开大城市建立农村根据地的两种意见展开了直接交锋,而这两种意见关乎东北地区乃至整个中国的未来命运。迫于对形势判断的局限,抚顺会议没有形成任何明确决议,东北民主联军依旧试图在东北地区沿铁路线与国民党军争夺大城市的控制权。

国民党方面坚持认为,东北不存在共产党驻军问题,只有国民政府从苏军手中接收主权的问题。国共两党代表关于东北问题的谈判因而分歧严重。随着国民党军源源不断地到达东北,蒋介石的立场越来越强硬。没能取得任何斡旋效果的马歇尔将军回国述职去了。延安方面的态度也强硬起来:进入东北的国民党军,只能接收沈阳到长春沿铁路两侧三十里的地带。如想进入其他地区,必须得到共产党方面的同意---显然,共产党方面是不会同意的。东北民主联军抢在国民党之前,占领了从沈阳北进长春和哈尔滨的战略要地四平。蒋介石立即命令国民党军自沈阳兵分四路攻占四平。于是,数天前还强调不要与国民党军在接收问题上发生军事冲突的中共中央连续致电东北局,要求部队坚决作战。

在沈阳向北的各条道路上,国民党军的坦克和汽车与徒步行军的东北民主联军官兵在泥泞中迎头而进,战斗相继发生。国民党军的北进一开始便显示出强劲的突击能力。三月二十一日,第五十二军突破东北民主联军万毅部的阻击,占领抚顺;新六军主力和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第九十四军五师占领辽阳之后,突破东北民主联军吴克华部的阻击,于四月一日占领东北钢铁工业中心鞍山,第二天占领位于辽东湾的重要出海口营口;新一军于三月二十七日攻占开原后,向四平推进;而第七十一军主力则于四月四日占领法库,并拟从那里前出攻占四平以西的八面城。

四月四日,林彪到达四平街,在察看了战场地形之后,他向中央表达了“坚决与敌决死一战”的决心。一场为争夺铁路线上重要城市而进行的血战已经不可避免。这就是后来颇受争议的“四平之战”。八日傍晚,四平外围战斗开始。交战双方是:东北民主联军山东军区第一、第二师,第七纵队新四军第三师八旅和十旅、东满挺进纵队等,共十二个团;国民党军是新一军新编三十八师。此时,国民党新一军军长孙立人正在伦敦接受英国国王的授勋,该军暂由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梁华盛指挥。两军激战一夜,虽然东北民主联军的两个营在包抄中因迷路没有完成断敌退路的任务,但是新编三十八师的三个连还是在共产党军队不顾一切的攻击中受到重创。

在接近四平的国民党军各路部队中,第七十一军八十七师占领法库后,企图迂回四平的侧后,他们面对东北民主联军的节节阻击边打边推进,突然间,发现自己被引到一个早已布置好的大口袋中。伏击八十七师的部队,是从阻击新一军的战场上迅速移动而来的。四月十五日,在东北民主联军的合力围攻下,八十七师被分割压缩在十几个村庄里。天黑以后,东北民主联军的围歼战开始了。至清晨时分,八十七师大部被歼,副师长和参谋长被俘,只有师长黄炎带领少数卫兵逃离。

就在国共两军在四平作战的时候,共产党东北局与苏军就东北民主联军接管长春达成默契。四月十四日,苏军撤离的最后一列火车驶出长春。一个小时后,东北民主联军第七师杨国夫部、三五九旅贺庆积部、东满二十二旅罗华生部和吉北军分区曹里怀部共十三个团,在联军副司令员周保中的指挥下向长春发动了攻击。官兵们拉来日军留下的大炮,轰击长春城内被空运来的国民党守军。战斗持续到十八日,包括长春城防司令陈家珍和市长赵君迈在内的八千多人被俘,长春被东北民主联军占领。中共东北局立即致电中央:“对于长春,我们决定采取巩固和确保的方针,争取成为我们的首都。”

长春被东北民主联军占领的那天,马歇尔回到中国。美国人担心东北的战火会成为苏军继续滞留中国的借口。马歇尔听取了前往东北地区监督停战的三人小组的汇报,在与蒋介石和周恩来分别进行了多次交谈之后,得出了关于目前中国时局的结论,这一结论令蒋介石与马歇尔的矛盾公开化了。马歇尔认为,目前的许多困难,国民政府早些时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局势现在是逆转了;国共双方都完全缺乏诚意而且互不信任,每一方在对方所有建议的后面都看到邪恶的动机;国民政府阻碍了派遣执行小组进入满洲,而执行小组或许是能够控制局势的;共产党说停战令适用于全中国,而国民政府却反对停战令适用于满洲;当国民政府的军队开进满洲时,他们采取了鲁莽的行动,企图消灭在内地的共产党军队。我不得不作出结论:蒋委员长的军事顾问们所表现的判断力是低劣的。

同时,马歇尔也意识到,共产党人对长春的占领,“对于国民政府的影响甚至更是灾难性的”,因为国民政府中“极端反动集团的势力”现在可以说,共产党“从来没打算坚持履行达成的协议”。而“确实地解释共产党进攻长春的原因是困难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共产党力图迫使国民政府结束在满洲的冲突,停止把他的军队向沈阳以北调动,并且从事谈判以求得一项解决办法”。四平没有攻下,长春也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