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帝王“非正常”即位

 隋唐(下)

  张柬之逼宫复唐

 张柬之是通过科举考试登上仕途的,曾任清源丞,689年因擅长对策而被提升为监察御史。但是,由于张柬之的一些主张与武则天的心意相左,所以没过多久就被削官为刺史。后来,在狄仁杰等人的大力举荐下,张柬之又被擢升为宰相。武则天登基以后,确立皇储便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随着武则天的日渐苍老,这个问题再一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尽管李唐皇族的势力衰微,但武家子弟也没能完全掌控政权。这时,有人建议武则天把皇位传给儿子,因为这样她可以在百年之后以皇太后的身份名正言顺地配享太庙。而倘若武则天把皇位传给侄子武三思等人,则不会有侄子在太庙供奉姑母牌位的情况出现。

   臣子们的建议给了武则天很大的触动。698年,武则天接回了离京多年的庐陵王李显,而且重新册立他为太子。与此同时,武则天还采取了一连串的措施来平衡朝中的势力。有的时候,武家子弟会莫名其妙地被罢免,还有的时候,李唐子弟也会离奇地突遭诛灭。所有人都因猜不透武则天的真正意图而不敢草率行事。此时,已近迟暮的武则天开始关注自己的个人生活,于是,外貌俊朗的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二人开始受到武则天的格外宠幸。张家兄弟趁机控制了朝政的处理大权。渐渐地,兴风作浪的张氏兄弟引起了满朝文武的议论纷纷,接着,就有人打算铲除这两个祸害。

   705年,一直以匡复李唐政权为己任的宰相张柬之决定以暴制暴,用强硬的方式迫使武则天退位,然后拥立太子李显登基。武则天晚年大病不起,张柬之看到复唐的条件已经成熟,便将志同道合的桓彦范等人提拔为将军,安插在羽林军内。由此,张柬之完全掌控了护卫皇宫的卫戍部队。张柬之亲自带领五百名羽林军径直奔往玄武门,与从东宫强行带来的怯懦太子李显一同杀进内殿。侍奉武则天的张家兄弟得到消息,惊慌失措地从武则天的内室里跑出来打探局势,正好迎头撞见张柬之。张柬之立刻下令手下当场斩杀二人,随后冲进了武则天的寝宫。张柬之带着太子、领着兵卒来到床前,对武则天说:“我奉太子的旨意,前来诛杀预谋造反的张家兄弟。“武则天怒斥太子:”你竟敢这样做?如今二人已被斩杀,你还不尽快回宫!“张柬之口气更加强硬,大声回道:”太子不能再回东宫了,请皇上现在就让位于太子,以顺天意、遂民意。“处于劣势的武则天为形势所逼,只好不情愿地让出了皇位。于是,唐中宗李显重登大宝,李唐政权得以匡复。

 

韦后专权乱政

   韦后是唐中宗李显的皇后,也是继武则天之后,唐朝历史上又一个权力欲极强的皇后。武则天被迫退位后,中宗重登帝位,他每次当朝理政时,韦皇后都会坐在帷幕的后面,参与裁决国家政事。此外,她还私结朋党,疏通官场的各个渠道,干预政务,妄想效仿武则天登上大宝。可惜她既没有武则天的胆识和才干,也没有遇到合适的时机,因此只能以失败告终。

唐中宗统治时期的仪制、官制和政令全部沿用武则天时期的惯例。他在内政上仍然选用上官婉儿草拟诏令;在朝政上拜武氏宗亲武三思为相。上官婉儿原本就跟武三思有一段私情,后来她又把武三思引进后宫,成就了武三思和韦皇后的苟且之事。从此,三个人沆瀣一气,里外勾结,操纵朝政。每次上官婉儿草拟诏书,都大力推崇韦氏家族的子弟,并极力贬损李唐皇族的宗亲。上官婉儿曾经侍奉武则天左右,因此她对武则天谋权篡位的过程十分熟悉。后来当她服侍韦皇后的时候,便常常撺掇韦皇后效仿武则天自立为帝。

   韦皇后先是鼓动百官尊称唐中宗为应天皇帝,然后又要求他们尊称自己为顺天皇后。707年,韦皇后和武三思的心腹宗楚客等人煽动朝臣上疏,请求封韦皇后为顺天翊圣皇后,此时,韦皇后篡权夺位的意图暴露无遗。因为“翊圣”就是“辅佐皇上”的意思,可见,韦皇后极力想要效仿武则天替高宗理政的做法。710年夏天,韦皇后和武三思担心二人的私情泄露,而安乐公主则希望韦皇后称帝后封自己为皇太女,于是三人商议正毒死中宗。中宗吃有有毒的饼暴毙身亡后,韦皇后惧怕人们追究中宗的死因,竟然封锁了皇帝驾崩的消息,然后聚集心腹商量计策。一切布置完毕后,韦皇后与家兄温先把温王李重茂立为太子,然后才开始操办中宗的丧事。

   李重茂登基后,韦氏以皇太后的身份上朝督政,而韦温则掌控了朝中兵权。于是,韦氏家族开始预谋拥立韦皇后为帝。后来,临淄王要隆基与太平公主发动禁军攻入了皇宫,拥立相王李旦为帝,平定了韦氏之乱。韦后在混战当中,慌慌张张地跑进飞骑营,企图得到保护,不料被乱兵所杀,结束了荒唐而罪恶的一生。

唐武宗矫诏即位

公元840年(开成五年)正月初二,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神策军左右护军中尉仇士良、鱼弘志为贪拥立之功,以太子年幼多病难当重任为由,提出重立皇太子。宰相李珏据理力争,也奈何不了手握神策军的仇士良、鱼弘志,他们假传圣旨,将文宗的五弟颍王?立为皇太弟,从十六宅迎入宫中。太子成美仍然以陈王的爵位退居藩王府邸。文宗驾崩之后,颍王柩前即位,这就是唐武宗。

朱温灭唐

朱温,宋州砀山(今安徽省砀山县)人,和兄朱存一起加入黄巢起义军,受到黄巢的重用,封为东南面行营先锋使,同州防御使。黄巢入长安后,他负责防守东线。因为屡次为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战败,请求增援,黄巢没有答应。公元882年9月,在黄巢危急之时,朱温背叛了黄巢,率军投降唐朝,被唐僖宗封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赐名全忠。公元883年,封为宜武(治汴州,今河南省开封市)节度使,与李克用等联合镇压了黄巢起义,并被提升为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此后,他以河南为中心,扩张势力,和李克用父子等人长年混战,致使黄河中下游地区的社会经济遭受严重破坏。混战中,他先后吞并了秦宗权、朱埴、朱瑾等藩镇,成为唐末最大的割据势力。

公元901年,他趁唐统治集团内乱之际,带兵进入关中,击败风翔节度使李茂贞,夺得唐昭宗,控制了中央政府。不久,杀尽了朝廷内的宦官。公元904年,他又挟持唐昭宗迁都洛阳。在离开长安时,他还逼迫官吏、百姓一起东迁,并拆毁了长安的宫室,官衙和民房,将材料运往北方。不久,他派人杀死了唐昭宗,立李祝为帝(即唐昭宣帝)。公元907年2月,他逼迫昭宣帝退位,自己称帝,建国号为梁,定都汴,建年号为“开平”。史称后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