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一章 两种战略指导方针的对立 

 

在整个解放战争时期,蒋介石同毛泽东用来指导作战的战略方针根本不同。蒋介石以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力图先夺取重要城市,进而控制交通线,分割解放区,再进行“分区清剿”消灭解放军。而毛泽东却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夺取城市和地方只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结果。

蒋介石的方针。

蒋介石一直把中国共产党看做最危险的敌人。早在抗日战争初期,他就说过:“此事乃我的生死问题。此目的如达不到,我死了心也不安,抗战胜利了也没有什么意义。”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就急于发动全面内战。尽管这时国民党的军事主力还远在中国西南部,调动到各大都市和反共前线需要时间,所以,他也和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但那只是权宜之计。就在他“再电毛泽东盼速来渝共定大计”后两天,他就以命令形式向内部重新颁发十年内战时期他亲自手订的那本《剿匪手本》,指令各部队“切实遵守”。

蒋介石认为自己有力量在短期内依靠武力消灭共产党和它所领导的人民解放军。抗战一胜利,国民党当时拥有正规军约二百万人,加上其他军事力量共四百三十万人。解放军只有六十一万人,加上地方部队和后方军事机关人员共一百二十七万人。双方兵力的对比是三点四比一。至于武器装备,双方更是悬殊。战争后期,国民党军队得到美国大量军事援助,约有四分之一成为美械或半美械部队,又有受降中接收了侵华日军一百多万人的武器,拥有解放军所没有的坦克、重炮、作战飞机和海军舰艇等。在蒋介石看来,优势仿佛全在国民党方面。

蒋介石认为,剿匪军事决不能用正式讨伐方式,只有用不宣而战、局部的逐渐解决,并采用速战速决的方式。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分别交代何应钦和陈诚草拟一份清剿共产党计划。为了这个计划,何应钦特别去拜访日本驻华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冈村建议何先生千万不能对共产党大意,更不要轻视他们。于是,何应钦起草了一个两年消灭中共的计划。此时,陈诚却提了一份六个月消灭共产党的计划,陈诚以民国二十年代江西剿匪的经验,认为共军不足以抵挡装备机械化的国军。于是,蒋介石便采纳了陈诚的计划,免去何应钦的参谋总长职务,把他远派到美国去,闲置起来,改由陈诚继任。

怎么打呢?蒋介石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那就是从夺取重要城市和控制交通线下手。蒋介石认为,解放军没有大城市作为根据地,就只能到处“流窜”;自己以城市为依托控制住交通线,解放军就无法流动,只能在分割状态下被国民党军“分区清剿”,最终归于消灭。按照这个方针,蒋介石在发动全面内战的初期,倚仗自己的优势兵力,夺取了解放区许多重要城市。解放军先后撤出苏皖边区的首府江苏淮阴、山东根据地的首府临沂、1947年3月19日又主动撤出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所在的延安。在他看来,只要这样一步一步地夺取解放区的重要城市和控制交通线,做到“局部地逐渐解决”,就能在不长时间内达到消灭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目的。

但是,蒋介石在一个根本点上完全估计错了。解放军并不以重要城市为根据地,而是以广阔的农村为根据地,在这里扎下很深的根。更重要的是,蒋介石本来为数有限的用于野战的军队,随着占领解放区一些城市和交通线,不可避免地要以很多部队改任守备。占地愈多,兵力愈分散。而分散守备的兵力,正便于解放军选择弱点,各个击破,一步一步地消灭国民党的有生力量。至于漫长的交通线更不可能处处强固设防,解放军随时可能从薄弱环节处突破他的防线自由出入。国民党方面编写的战史,谈到解放战争初期的华东地区作战,作了这样的检讨:“当时徐州绥署之战略构想,系以扩大占领地区为目的,故平均使用兵力,同时向多方面发展。因此,既无歼灭匪军之意图,亦无捕歼匪军之方案及部署。此为战略构想上最大之错误。”

毛泽东的方针。

毛泽东确定的战略指导方针,和蒋介石恰恰相反: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而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认为双方有生力量对比的消长,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全面内战大爆发后的三个月间,人民解放军以放弃几十个中小城市为代价,歼灭了国民党正规军二十五个旅,还使他们差不多半数的兵力改任守备,这种趋势还在发展。9月16日,毛泽东在总结战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经过缜密思考和高度概括,向党内作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指示,对这种战略指导方针的认识已经达到更加自觉的新高度。他写道:集中兵力各个歼敌的原则,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这种战法的效果是:一能全歼,二能速决。

1947年上半年,蒋介石向解放区转入重点进攻,看重的仍是夺占地盘,特别是重要城市。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毫不动摇地坚持既定的战略指导方针。其中,有两个十分突出的事例,正发生在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的山东和陕北两个战场上。那就是:当力量对比不利时,断然下决心放弃这两个战场上最重要的城市。山东战场,华东野战军放弃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同时,趁国民党军主力集中南线进攻临沂的机会,悄悄地隐蔽北上,集中优势兵力,在莱芜地区一举包围了孤军南下的国民党军北线李仙洲部。三天内,共歼灭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前进指挥部、两个军,共计五万六千多人。解放军乘胜控制胶济铁路二百五十多公里,解放县城十三座。整个战役,包括南线和胶济铁路沿线作战,共歼国民党军七万多人。

再看陕北战场。3月19日,国民党军胡宗南部25万人根据蒋介石命令突然大举进攻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当时解放军在陕北战场的只有四个野战旅一万七千余人及三个地方旅,兵力处于绝对劣势。毛泽东断然决定撤出延安。相当多的干部想不通。撤出前,毛泽东说:“我军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他自己和周恩来、任弼时等留在陕北同胡宗南周旋。一年后,胡宗南部在接连遭受多次重大打击后不得不被迫退出延安。

对战争局势变化的不同判断。

国共双方军事有生力量的消长是逐步显现的。从全面内战爆发后的1946年7月算起,到1947年1月,人民解放军已歼灭国民党正规军56个旅;到这年6月,也就是解放战争满一年的时候,已歼灭国民党正规军97个半旅,78万人,保安部队等杂牌军34万人,共112万人。国民党军队到处感到兵力不足,难以应付面对的局势了。

正是在这年6月底,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同相继南下的陈毅、粟裕和陈赓、谢富治两支野战大军,在江淮河汉之间成“品”字形阵势,互为犄角,牵制吸引了国民党军队南线160多个旅中约90个旅的兵力回援,把主要在解放区进行的内线作战转变成主要在国民党统治区进行的外线作战,使战线由黄河南北推进到长江北岸,使中原地区由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的重要后方变成解放军夺取全国胜利的前进基地。

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把战争的主动权转入自己手中,这是对全国解放战争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转折。1947年和1948年交替的时刻,毛泽东和蒋介石对整个战争发展的形势都作过全局性的判断。他们的判断十分不同,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的战略指导方针不同直接有关。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于1947年12月召开的会议上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他指出:“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这是毛泽东对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大判断,是对双方力量对比变化作出的大判断。有了这个判断,怎样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的问题,便提到现实的议事日程上来。如何准备战略决战的问题,也开始有可能要认真考虑了。

蒋介石对当时国内军事局势又是怎样判断的呢?他没有也不愿意认识到战争已达到一个转折点,没有也不愿意承认国共双方力量对比的优势属于哪一方已开始改变。1948年1月1日,蒋介石发表《告全国军民同胞书》。他虽然也承认:“前线国军,一直在被动中作战,也一直在孤立中应战。以致一年之间,屡受损失,将士牺牲,至为惨重”。但他同时也表示,国军在战略上已经达到了最大的任务:第一是共匪首脑部所在地之延安的占领,第二是沂蒙山区的肃清与烟台海口的收复。从此共匪的所谓政治中心和神经总枢是丧失了,他所藉以生存的经济据点是失陷了,他对外交通的最后海口也断绝了。国军所付的代价诚然巨大,但是所预期战略的目的却已如期完成。蒋介石在日记中还写道:“东北战局至上月底我军已集中完毕向沈阳外围出击以后,共匪乃开始溃退至辽河以北岸,而华北我军亦向北平外围扫荡获胜,则北方战局一时乃可稳定。”“应以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地带为生命地带。保障津浦路与肃清大别山区为急务。确定围剿刘伯承与陈毅两股共匪主力之计划。”

可见,蒋介石实在缺乏宏观的战略眼光,不能对战争局势进行全局的准确分析,更谈不上能洞见它未来发展的趋势,只是忙于应付一个一个地区的战况,认为东北和华北战局“一时乃可稳定”,还想集中力量在“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对刘伯承、陈毅两部进行围剿。他的思考,同实际竟相距如此之远!这时,各个战场上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纷纷向蒋介石呼救,声称兵力不足,要求增援,而以东北战场尤甚。国民党军兵力已严重不足又十分分散,其他地方也无法抽调兵力,处处设防而处处守备薄弱的窘状于此可见一斑。这年三月,人民解放军已有五十个纵队(相当于国民党的军,即整编师),132万2千余人,还有非正规军116万8千余人,战斗力大为增加。国民党的正规军有104个师,181万人,还有非正规部队184万人,士气和战斗力大多低落。蒋介石这时不好好想想在这种局势下如何自保,想的还是要对解放军如何清剿,这只能说明他的头脑实在太不清醒了。

毛泽东和解放军总部一直在冷静地观察并仔细地计算双方有生力量对比变动的实际状况,并据此当机立断地作出新的战略决策。当时,国民党方面战斗力较强的部队集中在华东和东北。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想得很远,已考虑要把打大歼灭战的问题提上日程了。在南线,国民党军最精锐的主力是第五军和第十八军。毛泽东已把目光牢牢地盯着这两个军。在北线,他提出要防止东北国民党军队主力南撤关内。而蒋介石面对这种形势却缺乏清醒的认识,更谈不上根据急剧变化着的实际情况重新调整自己的原有部署。他依然把大城市看得很重,迟迟下不了决心断然放弃,以便集中兵力转入防御。在已显然不利的情况下,仍多次想指挥部队同解放军决战。这在相当程度上预决了他在三大战略决战中失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