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四章 淮海战役(4)

 

全歼杜聿明集团

毛泽东和人民解放军在淮海战役第三阶段的主要目标,是在徐州附近消灭杜聿明统率的国民党军南线主力邱、李、孙三个兵团。国民党方面,很长时间内对解放军的战略意图懵然无知。蒋介石这时关心的只是解放军会不会袭击徐州和如何救出已被合围的黄百韬兵团,并没有想到解放军的目标是要全部歼灭国民党在南线的主力。对中原野战军突然攻占宿县、切断徐州和蚌埠间联系这样关键性的战局变动,蒋介石也麻木地没有立刻作出什么反应。

28日,蒋介石电令杜聿明到南京,再次召开军事会议。这次军事会议的重要决定是放弃徐州,将在徐州的三十万军队全部撤出,作为保障和守备南京的力量。为什么在这时决定放弃徐州?台湾的官方著作这样写道:“固守徐州,原可支撑一时。惟黄维兵团被围,急待解救,且徐州后方连络线中断,补给困难,乃决定放弃徐州,向南突击,俟解黄维兵团之围后,再行部署,转守淮河,掩护南京。”要将三十万重兵在解放军严密包围下南撤,是很不寻常的重大决断,情况复杂,必须谋定而后动。杜聿明十分担心蒋介石的决心又一再改变。杜聿明后来回忆道:“我觉得蒋介石又是老一套,这一决心再变,黄维完了,徐州各兵团也要全军覆没。但无法增加兵力,打下去不可能,守徐州我也失去了信心。于是,我对顾祝同说:‘要放弃徐州,就不能恋战,要恋战,就不能放弃徐州。只有让黄维守着,牵制敌人,将徐州的部队撤出,经永城到达蒙城、阜阳间地区,以淮河作依托,再向敌人攻击,以解黄兵团之围。顾同意这一案。蒋也表示同意。”

毛泽东这时也下了决心,把全歼徐州的三个兵团作为淮海战役中下一步的主要目标,决不能让他们撤到淮河地区再站住脚跟。11月30日,杜聿明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的主力及地方党政机关共30万人,匆忙地撤出徐州,直奔淮河地区。杜聿明率领三个兵团撤出徐州时,人数众多,还有相当战斗力,能不能阻挡得住并进一步将它合围?毛泽东仍不放心。12月2日,他为军委起草电报叮嘱:“敌向西逃,你们应以两个纵队侧翼兼程西进,赶至敌人先头堵住,方能围击,不能单靠尾追。”时机确实十分紧迫。说来也巧,就在当天,蒋介石给杜聿明空投了一封信,主意又变了。信中,蒋介石命令各兵团停止向永城前进,转向濉溪口攻击前进,协同由蚌埠北进之李延年兵团南北夹攻,以解黄维兵团之围。这同杜聿明率部撤离徐州时提出的“撤退不能打”的想法大相径庭。杜聿明立即召集各司令官到指挥部商讨决策。会议最后决定遵照蒋介石命令,调整部署,改变原来向淮河附近撤退的决定而改为东进向解放军攻击,以解黄维之围。就差这一天的耽误,原来不分昼夜疾进的解放军追击部队,从原来的尾追或平行追击,到超越杜聿明集团的先头,在四日拂晓将他们合围于陈官庄一带。

蒋介石得知杜聿明已安全撤离徐州,唯恐他一意西逃,“迂回避战”,而“坐视黄兵团消灭”,遂用飞机向杜聿明空投手令,要杜聿明改变方向,由濉溪口南下与黄维兵团靠拢,同时命令李延年兵团重新向北推进,企图南北夹击中原野战军,以解黄维之围。这思路同辽沈战役时相似。那时,廖耀湘一心想把沈阳主力“避战迂回”,以便从营口撤出;蒋介石却严令他西进,并督促葫芦岛、锦西的部队东进,想来一个东西夹击,不仅解锦州之围,并能同东北解放军决战。结果,使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全军覆没。这次又是旧调重弹。这时,被合围的黄维兵团的处境急剧恶化,蒋介石的主要注意力只能转移到黄维兵团的突围问题上,对杜聿明集团的命运已无力顾及,事实上听任它置于自生自灭的境地了。

黄维兵团行将被歼、李延年兵团被击退到淮河南岸后,杜聿明集团已成被困的孤军,覆灭已成定局。与此同时,平津战役已经开始。张家口、新保安的国民党军已被包围。中共中央军委判断:杜聿明集团有在十天内外全部解决之可能。这时,孙元良兵团已因单独突围而被歼,孙兵团在杜聿明统率的三个兵团中是最弱的,也是最早被歼的。华东野战军将杜聿明集团剩下的二十多万人紧紧围困在陈官庄地区,加以歼灭已不成问题,就暂不发起总攻。这样做,不仅可避免蒋介石见势不妙而下决心将在华北的军队由海路南撤,也便于对饥寒交困的被围杜聿明集团进行瓦解,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总攻的胜利。被围困的杜聿明集团弹尽粮绝,确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在我军强大的政治攻势下,不愿为蒋介石卖命的敌军下级军官和士兵成班、成排、成连地向我军投降,到11月5日止,向我军投降者即达万余人。

华东野战军在从容休整20天后,面对平津已经合围,国民党在华北的军队已无法南撤,解放军便在1949年1月6日下午三时半对被围的杜聿明兵团发动总攻。在集中火力实施三十分钟猛烈炮击后,各突击部队勇猛穿插,迅速突击杜聿明集团纵深阵地。经过四昼夜激战,在9日结束战斗,俘获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消灭国民党军十七万六千多人,全部歼灭了杜聿明集团。

对国民党军在淮海战役中的失败,刘峙事后在《我的回忆》中检讨说:“我们对进退大计,迟疑不定,结果是临时应战,而不是有计划有准备的会战,致形成我方兵力及态势上的劣势。”“匪军每一行动,我方事前多不知悉,致一经接触,即发生激战,仓卒遣兵调将,应付确有困难,而我军前进后退,则往往陷于匪之包围中。”“顾虑长江与淮河之防务,结果处处顾虑处处薄弱,致分散决战方面之兵力,而最后会战失败,长江与淮河亦不能守。”“各部队长个人相互间,平时在精神上有隔阂,战时在支援上复不易协同,致虽有大军,亦难发挥最大综合战力。”他归结起来说:“总之,此次作战,战略之失败多于战术,战术之失败多于战斗。”

人民解放军在毛泽东指挥下,自1948年11月6日发动淮海战役,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战斗,作战66天,始终把握着战争的主动权,而作为国民党军事统帅的蒋介石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根本没有预计到战局会这样发展。在这次战役中,解放军以伤亡13万余人的代价,共消灭国民党军队5个兵团部、一个绥靖区,二十二个军、五十六个师,共计五十五万五千多人,其中包括精锐的第五军和第十八军。这时,国民党军队在南线的精锐主力已完全丧失,华北、华东、中原三大解放区已连成一片。国民党军原来布防江淮地区的李延年、刘汝明两个兵团,慌忙撤至长江以南。人民解放军迅速南下,真抵长江北岸,为渡江战役取得全国胜利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淮海战役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和辽沈、平津战役都不同的特点:国共双方兵力是八十万对六十万,是人民解放军在兵力和装备都处在弱势的情况下战胜国民党军重兵集团的一场大决战。毛泽东称赞说:“淮海战役打得好,好比一锅夹生饭,还没有完全煮熟,硬是被你们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而蒋介石每一步棋都没有走对,本来自恃的优势竟落得这样的结局,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