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五章 平津战役(2)

 

从西线打起

傅作义指挥的部队有六十多万人,部署在东起北宁铁路的滦县,西至平绥铁路的柴沟堡,约600公里的狭长地带,以北平、天津、张家口、塘沽、唐山为重点,摆成一字长蛇阵。平津战役先从哪里打起?国民党方面总以为随着东北野战军下一步大量入关,将从东线打起。毛泽东却出人意料地决定从西线的平绥铁路东段打起,那是连接平津地区同傅系军队后方根据地绥远的唯一交通线。

聂荣致回忆道:“这时候,东北我军主力尚未入关,如何在他们入关之前,将敌人抑留在华北,不使其南窜或西逃绥远,这是当时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考虑的中心问题。经过一再分析研究,决定从二十兵团包围张家口、宣化入手。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堵住傅作义嫡系部队西撤绥远的必经之路,二是吸引傅作义的目光向西,掩护东北解放军秘密大举入关。

从西线打起的任务,主要由华北解放军担负起来。华北军区的野战部队的三个兵团,除徐向前率领的第一兵团继续包围山西太原外,杨得志率领的第二兵团和杨成武率领的第三兵团都全力投入平绥线的战斗。11月29日,杨成武兵团以加快的速度,提早两天从绥东赶到张家口地区,发起攻击,对张家口实行包围,这是平津战役的开始。此时的傅作义,由于还不明确解放军的战略企图,误以为此次进攻,不过是继察绥战役之后的又一次局部行动。因此,11月29日晚他决心乘东北野战军主力尚未入关,华北第二、三兵团兵力分散的时机,以主力部队驰援张家口速战速决,一举将华北第三兵团击溃。他调嫡系主力第35军和第104军的一个师在30日分乘汽车、火车增援张家口。

那时,秘密入关的东北解放军先遣部队突然出现在北平东北,攻占密云。同时,根据空军侦察报告,解放军大部队正从东、西两方面向京张铁路运动。这使傅作义大为震惊,急忙在12月4日飞到张家口,命令几天前刚西援张家口的第35军撤回北平。但已经晚了。就在傅作义飞张家口的当日,毛泽东在一天内连续给杨得志兵团发去三个电报,紧急命令他们:“立即动手构筑向东西两方的坚固阻击工事,血使敌不能东退,这是最重要的任务。”此时,敌35军两个师刚乘汽车沿铁路以北的公路东返到新保安,就被以六昼夜强行军抢在前面起来堵截的杨得志兵团挡住。12月8日,杨得志兵团以九个师的绝对优势将第35军合围在新保安。

这时,东北野战军八十万大军迅速大举入关,还有华北军区投入这次战役的十三万军队共同作战,在整个战役中双方力量悬殊,可以说已经决定了被抑留在华北的国民党军队的失败命运。12月12日起,迅速入关的东北野战军主力和华北军区一部以突然行动,将北平、天津、塘沽之间的联系隔断。华北国民党军队已被分隔包围在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津、塘沽五个孤立的据点内。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预定的作战计划,完全得到实现。蒋介石对战场形势的认识和判断总是晚一步:前此正忙于应对淮海战场,此时才发觉华北局势的严重。12日晚,他电话约见时任陆军大学校长、曾和傅作义在晋军同事的徐永昌,要徐次日飞北平同傅作义商议对策。但解放军对平津战役的部署已经完成,蒋介石同傅作义商议对策已经晚了,极端重要的时间业已丧失。

先打两头,后取中间

到12月下旬,解放军在华北战场的部署已经就绪:东北野战军主力隐蔽地入关包围了北平及其以东地区;华北军区杨得志、杨成武两个兵团集中在平绥铁路沿线,分别包围住新保安和张家口的傅系军队主力。东北野战军主力入关后,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从平山赶到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中共中央在1949年1月10日决定成立以林彪、罗荣恒、聂荣臻组成的平津线总前委,以林彪为书记。

平津战役的决战条件已经成熟。毛泽东确定:“先打两头,后取中间。”“两头”中,西头的重点是新保安、张家口,东头的重点是天津、塘沽,其中更重要的是新保安和塘沽。“中间”是指北平,也就是把解放北平的任务放在后一步来处理。12月22日,杨得志兵团对围困在新保安的第35军发起总攻。当天下午就结束战斗,全歼第35军。新保安的战斗一结束,就轮到张家口了。第35军被歼的同天下午,傅作义密令在张家口的第11兵团司令官孙兰峰和第105军军长袁庆荣:“张垣被围已无守备意义,可相机突围,转进绥远。”孙、袁分路突围期间,被早有准备的杨成武兵团前堵后截和侧击,到24日下午全部解决,共被歼五万四千多人,张家口宣告解放。

这样,傅作义不仅丧失了他赖以起家的基本部队,也被切断了西撤绥远的道路。国民党军在东线的局势也迅速恶化,傅作义开始派人同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接触,但仍在犹豫不决。按照中共中央原定的“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计划,西头的问题已经解决,东头的“重中之重”本来是塘沽。塘沽在天津东南的海河入海处,是华北地区国民党军队的重要出海通道和海上补给线,一直有重兵把守。东北野战军主力入关后,迅速隔断了天津和塘沽之间的联系,准备先取塘沽,后攻天津。但实际情况比原来想象得要复杂。1948年12月29日,林彪、刘亚楼向中央军委报告:“据我在塘沽附近各部队对地形侦察的报告,均说该地形不利作战,除西面外其他皆为开阔宽广之盐田,且不能作战,不便接近亦不便构工事。且敌主阵地在新港靠近海边码头,我军无法截断其退路。故两沽战斗甚难达到歼敌目的。我在两沽附近的部队,皆认为攻两沽不合算。”“我们意见,目前我军一面准备防平敌突围,但由于我目前未攻两沽,敌多半不敢突围。在此情况下,我军拟以五个纵队的兵力包围天津,进行攻天津的准备。”毛泽东当天立刻为中央军委起草复电,同意东野的意见。这样,东线作战重点改为集中力量攻取天津的决心便确定下来。

天津,经过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军队的长期经营,城防工事已形成完整的防御体系。驻军有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率领的两个军部等十三万人。1948年12月底以前,解放军虽已兵临城下,但双方在天津周围只有一些小接触,没有什么大战斗。1949年1月2日起,解放军才开始向天津外围据点发起攻击。1月14日,解放军对天津发起总攻。当晚突破城防主阵地。第二天,便解放了这个国民党军重点守备、坚固设防的天津城,守军十三万多人全部被歼。作战部署是采取“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吃肉后啃骨头”的打法。敌强固据点,一部分是经过有布置,有组织的夺取的,大多数是由于感到抵抗已无前途而投降的。也正是由于使用了这种打法,天津战斗解决得比较快(29小时),伤亡不很大,而且许多敌人曾经设防的工厂、学校也免于破坏。

16日,蒋介石电傅作义,下令塘沽守军南撤。大意是:天津既已失守,塘沽无再守之必要。第二天,塘沽守军三万六千多人在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领下从海路撤离塘沽,南去上海、常州一线。

北平和平解放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发表文告,公布上一天同解放军达成的北平和平解放协议。31日,在北平的国民党军全部开出城外,解放军入城接防。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为什么作为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的傅作义,能同解放军签订协议,实现北平的和平解放?这看似突然,其实并不偶然。它是全国和华北大势发展的结果,也是经历了一段较长的曲折道路、已是水到渠成才实现的。

11月17日前后,傅作义的第一次和平行动是经过他女儿傅冬的关系,由地下党电台致电毛主席,陈述了他所控制的空军、陆军人数和装备。愿意改变以蒋介石为中心挽救国家的幻想,承认以共产党为中心,达到救国救民之目的。傅作义这个电报是一次重要试探,但他的基本态度是要以华北地方实力派资格,同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进入联合政府。这是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力量而提出的不切实际的要求。因此,中共中央对这个电报并没有给以答复。虽然没有答复,毛泽东对傅作义的动向仍十分重视,因为如果能和平解放北平自然是极大的好事。

由于蒋介石嫡系部队在华北的力量比傅作义系大得多,如何“解决中央军”不仅是中共中央特别关注的问题,对傅作义来说,如果不能有效控制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不可能在平津实现他的和平主张。他对自己的意图深藏不露,以免过早激起这些中央军的反对。为防止意外,顺利实现北平和平解放,他果断地将蒋系部队的建制打乱,使其互相制约。同时,调整要害防地的部署,用自己的部队替换蒋系部队。1月21日,当傅将军向他指挥下的师以上高级将领宣布与共产党达成协议,北平实现和平时,蒋系部队的将领虽然内心反对,但也无法动作。兵团司令李文、石觉和军长袁朴,只好要求傅放他们回南京。从22日起,国民党部队陆续开出城外指定地点进行改编。1949年1月31日,文化古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持续64天的平津战役,人民解放军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领导下,以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并举的方法取得了完全胜利,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共52万人,并且使北平这个文化古都完整地保存了下来。经过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这三大战略决战,国民党赖以发动内战的精锐部队已基本上被消灭。解放战争胜利的大局已定。正如邓小平所说:“渡江作战后,除了三野在上海打了一仗以外,其他的算得了什么大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已经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