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六章 综论(2)

 

李宗仁在回忆录中还说“凡是中央系统的将领都知道蒋先生这项毛病。他们知道奉行蒋先生的命令,往往要吃败仗,但是如不听他的命令,出了乱子,便更不得了。所以大家索性自己不出主意,让委员长直接指挥,吃了败仗由最高统帅自己负责。将领如果是这样的庸才,当然不能打胜仗,而蒋先生偏偏喜欢这样的人。”

国民党军方在台湾出版的《国民革命军战役史第五部—戡乱》中作了多处检讨:“1、过分干预下级,使下级无从发挥其自身指挥能力。长此以往,易于使下级逐渐失去自主及应变能力。2、各地区战略构想及指挥,由统帅部决定,不易切合战场状况变化。故易陷于被动,尤其重要会战或决战指导,战机呈显之时间短暂,如等待上级决定后再采行动时易失战机。战场陷于危机时,若等待上级之决策,亦难以及时挽救。3、统帅部所决定之各地区作战构想及指导,系基于上层人员之判断而产生者,与战场实际情况,难免有所隔阂,在研议过程中,亦不征循下级意见,故所决定之各案,往往与作战部队之实况及能力不相吻合,致战略难以取得战术之充分支持。”这里多次提到的“统帅部”的过失,其实更多地反映出蒋介石作为军事统帅的严重弱点。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对蒋介石的军事指挥才能是一次严格的检验。可以看到,他的作战指导实在缺乏章法,并且严重地脱离实际,先是对战场局势缺乏客观而全面的分析和了解,更谈不上对它的发展趋势有足够的预见,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明确而坚定的作战预案;临事张皇失措,被动应付,而又主观武断,甚至在辽沈战役和淮海战役的中后期依然盲目地想同解放军在不利条件下“决战”;继而决心动摇,终致束手无策。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发表《将革命进行到底》。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和朱德联合发表《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至此,中国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可说大局已定了。

结束语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从1948年9月12日开始,到1949年1月31日结束,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凯歌行进的岁月,也是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充满惊涛骇浪的历史篇章。在这三场会战中,双方主力尽出。国民党军的四支最精锐的主力部队(新一军、新六军、第五军、第十八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五大野战部队中的四支(东北、华东、中原、华北)先后都全力以赴地投入这三次会战。三次战役中,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一百四十四个师、非正规军二十九个师,共计154万人。这以后,尽管国民党当局先是力图守住长江防线,后是力求保住华南和西南地区,但已是兵败如山倒、不堪一击。整个战争的胜负,在三大战略决战结束时业已定局。

对解放军来说,这三大战略决战是国民党军队在数量上还超过自己、武器装备更占显然优势的条件下发动的,而在短短四个月零十九天时间内便干净利索地取得胜利。不论战争规模还是战果,在中国历史上都是空前未有的,在世界战争史上也属罕见。无疑十分值得后人从各种不同角度对它进行深入地探讨和研究。为什么三大战役会这样发展,并导致这样的结局?根本原因是战争性质决定的。这是一场人民战争。中国共产党坚决站在最大多数受压迫的民众一边,得到他们全力支持。本书的重点,只放在双方的全局性作战指导方面,并不是忽视其他方面,因为作战指挥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即使是人民战争,如果指挥不当,本来可以得到的胜利仍有可能失去。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是很不少的。

如何实施正确的作战指导?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具体模式。回顾毛泽东在三大战略决战中对全局的作战指导,可以悟到许多道理,而其中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实事求是。读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那些电报和他的其他言论,都是实实在在地在分析战场的实际情况,既要知己,又要知彼,既要看到有利因素,也要看到不利因素,既要看清局部,又要放眼全局,经过反复衡量利弊得失后作出判断,紧紧抓住作战时机和能够用来打开新局面的主要环节,确定行动决心。这种决心绝不轻易改变和动摇。但如果情况发生原来没有预料到的新变化,或者听到来自第一线将领提出的确实符合实际情况的建议,又不固执原有看法,能够及时作出必要的调整。总之一句话,就是努力使主观适应并符合客观实际。这是取得成功的秘诀所在。

蒋介石作战指导中暴露出来的弱点很多,而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主观同客观相脱离:不全盘而细心地研究实际情况,不认真听取第一线将领的意见,一味凭自己的主观愿望和主观意志办事。由于对战场的具体情况和可能发生的变化心中无数,往往说许多空话,提不出解决问题的切实办法。平时忙于一大堆枝节问题,一旦遇到出乎意料的情况时又只是被动应付,或者轻率地一再改变主意,使第一线将领无所适从或虽有不同意见也不敢提出。这样怎么能不失败呢?

历史事实还表明:作为掌握全局的统帅必须具有正确的战略视野和思维能力,能够从全局性、长远性、根本性问题的高度着眼,深思熟虑,多谋善断,使行动有着明确而坚定的方向感,并能妥善应对种种复杂局面。在这方面,毛泽东和蒋介石的优劣也不难立见。他们最后的一胜一败实在不是偶然的。回顾这段经过实践检验的历史,目的是力求利用现在可以得到的国共双方那样丰富的资料,对这场规模如此宏伟、人类历史上并不多见的大决战中双方统帅如何思考和实行指导的事实进行粗略的梳理和剖析,不是可以从中得到许多启示吗?

                           2011年12月12日,81周岁前一天完稿;

                           2012年2月24日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