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二章 战略决战的前夜(下)

 

决战序幕:济南战役

战略决战的序幕是由山东战场上的济南战役揭开的。这是解放军第一次对国民党军重兵守备并具有坚固工事的大城市进行的大规模攻坚战。济南是山东省会,有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王耀武率十一万重兵驻守,并筑有台固防御体系。迅速打下济南,解放山东全省,对下一步的三大战略决战都创造了关键性的重要条件:对辽沈战役来说,这两次战役是紧接着进行的,在战略上起了直接配合的作用;对平津战役来说,使平津地区的国民党军同其他地区远远割开,完全陷入孤立;对淮海战役来说,使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解除了它的后顾之忧。

为了做好济南战役的准备,解放军在进入1948年后就从济南的东侧和南侧接连采取两个重大步骤,先切断济南对外的陆路交通线:一个是3月至5月先后发动胶济路西段和中段战役,歼灭国民党军八万五千多人,攻克周村、潍县等重镇,完全切断了济南和青岛两大战略要点间的联系;另一个是5月至7月发动津浦路中段的战役,歼灭国民党军六万三千六百多人,解放了以兖州为中心的大片地区,切断了济南和我们徐州之间的联系。济南南距徐州地区、东距青岛各三百公里,中间都是解放区。济南已成为孤岛,解放济南的条件渐趋成熟。

王耀武出身黄埔三期,抗日战争期间,几年内由第51师师长,而74军军长,而第五和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而第四方面军司令长官。他是比较有军事头脑和作战经验的。当解放军横扫胶济铁路后,王耀武感到济南已陷入险境,在5月15日到南京见蒋介石,建议放弃济南,将部队撤至兖州及其以南地区,同徐州一带主力联成一片。蒋介石不同意,坚持必须确保济南。蒋介石讲了三条理由:一、济南是山东的省会和华东的战略要地,为了不让华东及华北的匪区打成一片,不让他们掌握铁路交通的大动脉,必须守住济南。二、为了不使驻在青岛的美国海军陷于孤立,也必须守住济南。三、我们有空运大队,随时可以增派援军。在空军优势的条件下,济南并不孤立。他还说,济南如果被围攻,我当亲自督促主力部队迅速增援。

攻克济南并不容易。它的艰难之处,不仅在于济南有重兵把守和强固防御工事、解放军还没有过攻占如此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经验,更在于国民党在济南以南的徐州地区集中了兵力大得多的重兵集团,一旦济南被攻,必将大举北上来援。蒋介石为了确保济南,特拟定了一个大规模的“会战计划”,即以第二绥靖区11万人固守济南,以配置在徐州地区的三个兵团,约17万人,随时北援。这两部分军队相加有三十八万人,是一支不可小看的力量。但蒋介石那时正狼狈不堪地全力对付经济危机,以上设想只是为了“有备无患”,并没有立刻作出具体而切实的部署。

8月10日,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等致电中共中央军委提出济南战役的三种解决方案,认为以执行“攻占济南与打援同时进行”的方针为最好。12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复电:“我们目前倾向于攻城打援分工协作,以达既攻克济南又歼灭一部分援敌之目的,即采取你们的第二方案”。复电要求:集中主力首先攻占济南,并以必要兵力阻击可能北援之敌。电文还说:“如果你们此次计划(指粟裕计划中的第三方案)不是真打济南,而是置重点于打援,则在区兵团被歼、邱黄两兵团重创之后,援敌必然会采取谨慎集结缓缓推进的方法。到了那时,我军势必中途改变计划,将重点放在真打济南。这种中途改变计划,虽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好,但丧失了一部分时间,并让敌人推进了一段路程,可能给予战局以影响。”华东野战军立即按此进行了行动的具体部署。这就把攻占济南作为华东战场当时打击重点,并把它的作战方案最后确定了下来。

蒋介石一向主张要“确保济南”,也没有想到解放军会在很短时间内攻占济南。8月间,王耀武得悉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主力纷纷北调山东,南京统帅部也探知原在山东地区的解放军加紧练习攻坚战术,判断解放军有进攻济南的企图。南京统帅部这时要求王耀武增强守备力量,确保济南;并令杜聿明指挥黄百韬、邱清泉、李弥三个兵团北上,以解济南之围。王耀武分析济南周围双方力量对比后,担心南京统帅部以上指令未必可靠,一再要求蒋介石空运部队增加济南防御力量。8月27日,蒋介石电令徐州剿总司令刘峙,着整编第83师空运济南,但刘峙惟恐会减少徐州一带的兵力,只运了一个旅到济南。9月14日,王耀武飞往南京,当面要求蒋介石将他过去带过的整编第74师立即空运济南,蒋介石也答应了,但解放军随即向济南发动总攻,猛烈炮轰机场,继续空运已无可能。

9月16日,华东野战军以14万人的兵力,包括由聂风智和宋时轮两个攻城集团,在许世友、谭震林指挥下,向济南发起全线总攻击,并以更多的兵力18万人,由粟裕直接指挥,阻击从徐州北援的国民党重兵。19日,济南西守备区总指挥、整编第96军军长吴化文率部二万多人起义,撤离战场。王耀武已丧失坚守济南的信心。他分别致电蒋介石和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说:“吴化文部投共,济南腹背受敌,情况恶化,可否一举向北突围。”蒋介石回电,令其“将阵地缩短,坚守待援”。解放军攻城集团经过八昼夜激烈的攻坚战,在9月24日攻克济南,俘获王耀武。这次战役,共歼灭守军10万8千多人。而从徐州北援的国民党军慑于解放军打援集团强大并筑有强固工事,前进缓慢。邱清泉兵团一天只走20公里,李弥、黄百韬兵团还在集结中。直至济南解放,王耀武仍没有看见蒋介石、杜聿明一再承诺的北援部队的到来。

济南的解放,对随后的三大战略决战都有很大的影响。当时上海公开出版的《观察》上一篇文章写道:“济南之失,除了影响关内战局,对于东北,关系尤大。山东不再是军事的输血管,华北不再是东北的后备军,此后的东北将道道地地的变成孤岛了。”它还使华东野战军南下投入淮海战役已无后顾之忧;又使国民党军的华北战场同华东、中原战场完全被切割下,中间相隔着已连成一片的广大解放区,以后平津战役时,国民党在华北的几十万军队想要从陆路远途南撤几无可能。可以说,这是发动三大战略决战的必要准备。

陈诚把济南战役称为军事上的“一个转捩点”。他说:“在此以后,显然已成为江河日下之势,狂澜既倒,无可挽回矣。”蒋介石在9月25日的日记中也写道:“济南失陷,对内对外关系太大,有损于政府威信,政局、外交、经济更为拮据,共匪必益猖獗,军事尤为劣势,自觉无颜立世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