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三章 辽沈战役:锦州和长春的解放(上)

 

既然“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方针已经确定,在东北进行决战的准备也近完成,那么先打哪里“这里有两种选择:一是长春,二是锦州。毛泽东倾向于先打锦州。然而,1948年4月18日,林彪等联名致电毛泽东,提出先打长春,并且提出:“我军如攻锦州,则所遇敌人更较长春强大。”当时,长春到沈阳以北的铁岭之间共390里都为解放军控制,而国民党在长春的军队长期困守,看起来可能较快攻下。林彪等对大举南下的顾虑也不是毫无理由:解放军主力脱离长期依托的北满根据地远途奔袭锦州,供应可能发生困难,如果久攻不下,国民党军队以沈阳和华北两地的重兵东西夹击,也可能陷入相当危险的境地。

毛泽东对重大问题的思考需要有个过程,这时对先打锦州的决心还没有完全下定。既然东北各领导人联名来电主张先打长春,并且表示十天半月就可全部结束战斗,他在经过4天考虑后复电同意先打长春。他同时表示,自己更看重的仍是南下打锦州。五月下旬,东北解放区以13个师的兵力发起长春外围战。但长春国民党军队十万多人在郑洞国指挥下还有相当战斗力,长春又是坚固设防的大城市,解放军的进攻一时难以得手。7月21日晚,林彪等电告中共中央军委:“最近东北局党委重新讨论了行动问题,大家均认为我部仍以南下作战为好,不宜勉强和被动的攻长春。”毛泽东接电后十分高兴。这样,向南作战的方针初步确定下来了。

以后,林彪等的考虑又有过多次反复。8月11日,他们又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前几天得到消息说,敌94军增加到了锦州,第8军又回到了唐山以北。南下则是因大批粮食的需要无法解决,向热河运粮道路甚远,必须利用铁路、汽路。但今年雨水之大,为30年所未有,铁路、汽路冲毁甚多。目前对出动时间,仍是无法肯定”。“这次毛泽东生气了。他在第二天清晨立刻为中央军委起草复电,提出严厉批评。电报说:“关于敌人从东北撤运华中之可能,我们在你们尚未结束冬季作战时即告诉了你们,希望你们务必抓住这批敌人,如敌从东北大量向华中转移,则对华中作战极为不利。关于你们大军南下必须先期准备粮食一事,两个月前亦已指示你们努力准备。两个月以来你们是否执行了我们这一指示一字不提。”接到中央军委这样严厉的批评后,中共中央东北局对作战行动重新作了研究。24日,林彪等电告中央军委:“我部队大约可于本月底或九月初出动,在9月6日前后,即可在北宁线各地打响。”9月7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等的电报,明确规定了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

基本作战方针一经确定,东北野战军立刻毫不停顿地投入行动。这以后,林彪的作战指挥是得力的。野战军主力从沈阳以北快速隐蔽地向锦州地区奔袭,首要目标是锦州北面的义县和它在北宁铁路通往关内的高桥、兴城、绥中,以便一举切断锦州同沈阳和关内的联系。一场准备全歼国民党在东北的五十万军队的轰轰烈烈的战略大决战,在国民党军队缺乏清醒认识和足够准备的情况下,就要打响了。

蒋介石知道锦州的重要性,还曾几次考虑过将沈阳、长春的军队撤至锦州,奇怪的是在兵力部署上却没有一支战斗力强的有力部队在锦州把守。锦州守军的长官原是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六兵团司令孙渡,他是云南部队的老资格将领,原来统率第60军和第93军到东北。1948年初,蒋介石将孙渡调任热河省政府主席,实际剥夺了他的兵权,把他架空了,而以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改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以卢浚泉接任第六兵团司令长官。守锦州的八个师中,新编第八军的三个师和第六兵团直属的一个师是被解放军歼灭后重建的,战斗力弱,较有战斗力的三个师是云南部队93军以及60军的一部分。但这两个军是龙云的滇军主力,由于蒋介石用武力强行解除龙云的云南省政府主席职务,因而他们同蒋介石矛盾很深。所以,锦州驻军号称十万,但战斗力不强,内部矛盾重重。

东北解放军主力此时远道奔袭锦州,完全出于国民党统帅部和锦州守军意料之外。他们本来把锦州看做比较安全的后方。他们均认为锦州邻近关内,海上增援容易。沈阳还有大军三十万,可以西进,北平和沈阳空军随时都能支援。而且目前解放军尚缺乏坦克部队,炮火也不强大,攻坚力弱,如大军从北满远来辽西,交通补给很不容易。范汉杰还有一个想法:锦州离葫芦岛港口很近,从海上同关内交通比陆路更可靠。蒋介石在日记中,对东北军事,只间或提到长春问题,以为东北解放军的主攻方向仍在长春。对锦州战局,蒋介石直到9月26日才在日记的“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中提到一句“锦州战局之督导”,这已是辽沈战役开始后十多天了,可见他全无思想准备,对战局如此重大动向的信息也迟迟毫不知情,更谈不上预筹对策和早作部署了。

蒋介石对此的反应如此迟钝,十分有利于解放军取得足够的时间,从容地调动和部署兵力,做好以大部队长途奔袭锦州的各项准备,并使战役的发动具有很大的突然性。进攻锦州先从外围打起。辽沈战役是在9月12日开始的。东北野战军从南北两面同时行动:南面,一部从冀热辽地区出发,在当天包围锦州向西南通往山海关的北宁线上的绥中和兴城;北线主力的两个纵队向锦州以北奔袭,在16日突然包围义县。此种局面的突然出现,对国民党军队说来,有如迅雷不及掩耳,顿时陷入混乱。9月27日,东北解放军攻占锦州同锦西之间的高桥,切断了锦州同锦西、葫芦岛的联系,把较有战斗力的国民党军第54军隔断在锦西和葫芦岛。10月1日,解放军开始进攻义县,经过四小时的激战,攻占义县,歼灭国民党军二万余人,完成对锦州的包围。这样,在十天内外“迅速攻克锦州”便成为东北野战军面对的最迫切的中心目标。

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地区的猛烈攻势展开后,蒋介石才如梦初醒,发觉解放军在东北的目标是要先攻占锦州来封闭东北的国民党军队撤向关内的大门,深感形势的严重。他不仅需要紧急增援锦州,还要考虑是不是将东北的国民党军主力迅速南撤关内。将主力撤回关内或转移到锦州、葫芦岛地区,意味着放弃长春、沈阳以至放弃东北,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蒋介石长期对此举棋不定。随着东北局势的变化,特别是解放军发动夏秋冬季攻势以后,他越来越倾向把主力南撤,但这个决心不好下。卫立煌担任东北剿总总司令后,又一直反对放弃沈阳。

9月24日,济南解放,而锦州局势日益紧张。26日,蒋介石下令要沈阳国民党军主力直出辽西径解锦州之围,并夹击锦州地区的解放军。卫立煌不赞成蒋介石的作战方针,主张应待关内增援部队解锦州之围后,渡大凌河、出沟帮子,向辽西地区前进时,沈阳主力才能西出与东进兵团会师。蒋介石不采纳卫立煌的意见,要他立即挥师出辽西。30日,蒋介石亲飞北平处理增援锦州问题,提出的主要办法有两条:一是在锦州以西、沿渤海的锦西、葫芦岛,除原驻的四个师外,再从华北增调六个师,又把原驻烟台的两个师调来,组成东进兵团,由第十七兵团司令长官侯镜如指挥,以塔山为主攻方向,向锦州攻击前进。二是要求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率部从沈阳撤出,全力援锦。但卫立煌坚决反对,认为必须静待关内增援。廖耀湘等其他高级将领也担心:“沈阳主力如单独西出,背三条大河,侧敌前进,增援锦州,更有被节节截断,分别包围,各个击破的危险。

10月2日,蒋介石亲自飞到沈阳,压迫东北将领执行他的命令和计划。廖耀湘建议,为了撤出沈阳主力,可以趁辽南解放军主力相对薄弱之时,直取营口,从海路撤退。出乎廖耀湘意料之外,蒋介石考虑的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而是告诉他:“现在的问题不纯粹是撤退沈阳主力的问题,而是要在撤退之前与东北共产党进行一次决战,给他一个大的打击。”蒋介石的决心又变了!在力量已居弱势、事先又无准备的情况下,要沈阳主力远途跋涉到锦州去同解放军主力“决战”,其后果可想而知。廖耀湘后来回忆那天会议的情况道:“蒋介石说,将继续增调军队到葫芦岛,已计划调三个军去。海军的‘重庆’号与‘灵甫’号在葫芦岛海面,直接支援陆上的攻击。沈阳主力直出辽西,从共军的后方,攻其侧背,与葫芦岛东进部队东西夹击。在锦州地区给东北共军一个歼灭性的打击。”蒋介石不明了当时东北解放军力量增长的情况,把问题看得太容易。这就注定会以失败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