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三章 辽沈战役(3) 

 

沈阳主力编成由廖耀湘率领的出辽西的机动兵团,辖新一军、新六军等六个军和其他一些部队,这是国民党军在东北的精锐所在。该兵团在10月8日开始集中,9日向彰武进攻前进。从葫芦岛东进的兵团共辖有四个军又两个师,除第54军原驻葫芦岛外,再从华北抽两个军,从山东烟台抽一个军,这些部队的战斗力比锦州守军强,在葫芦岛登陆后经锦西向锦州推进,那里离锦州只有30公里。进攻部队以塔山为主攻方向。

塔山位于锦西和锦州之间,东临渤海湾,西依虹螺山,相隔十二公里,地势平坦,有一条铁路和一条公路从这里穿过,经过高桥,通往锦州,是拥有重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增援锦州必须经过的通道。东北野战军攻下锦州城是不成问题的,关键在于能不能在塔山顶住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增援部队的通过,才能确保主力在较短时间内顺利结束进攻锦州的战斗。根据东北野战军的命令,第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指挥第4、第11纵队以及两个独立师和炮兵旅,迅速向塔山地区集结,组织坚守防御。东野主力第1纵队南下至锦州和塔山之间的高桥,作为战役总预备队,准备随时增援锦州或塔山。

塔山不是山,只有一些小丘陵,无险可守。正面扼守这里的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是吴克华,政委是莫文骅)只有三个师,是前来进攻的国民党军队11个师的近四分之一。敌人进攻的劲头,确有乌云压城之势,空中敌机来回穿梭于锦州、塔山之间,进行轮番轰炸扫射。海上敌舰用大口径的舰炮协同陆地炮兵,倾下数以亿吨计的钢铁。经过五昼夜的激战,我守塔山的英雄部队坚守阵地,反复冲杀,部队阵地失而复得,与敌组织的所谓敢死队展开了肉搏战,敌人死伤惨重,而不能越雷池一步。在这里能顶住国民党军队的六天猛攻,毫不退却,实在可说是军事史上的奇迹。它的根本原因确实只能归结为双方士气的巨大差别。塔山阻击战消灭国民党军6500多人,解放军伤亡3000多人。直到锦州解放,国民党军的东进兵团仍不能前进一步。

蒋介石“东西夹击”以至同东北解放军“决战”的计划能否实现,关键在于国民党军能否坚守锦州。锦州的国民党守军,主要是云南部队,战斗力不强,士气低落。东西两路援军的进展又那么缓慢,无法到达。10月10日,锦州外围战开始。14日,解放军在扫清锦州外围后,以五个纵队又一个师和炮兵纵队主力共25万人,在韩先楚、邓华等具体指挥下向锦州发动总攻,大炮五百多门密集射向锦州预定目标。在打开突破口后,进入激烈的巷战。只经过31个小时战斗,到15日午后,国民党守军8万多人全部被歼。 这就关闭了东北国民党军进出的大门,为辽沈战役的完全胜利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范汉杰被俘后说:“这一着非雄才大略之人是作不出来的。锦州好比一条扁担,一头挑东北,一头挑华北,现在是中间折断了。”11月8日,林罗刘谭给毛泽东并东北局的报告中,对塔山阻击战在攻取锦州的军事行动中的作用给予很高的评价,说:“这一防御战之顽强,对我当时攻击锦州,取得调整与部署与攻击准备时间,起了决定的作用。”

解放军攻克锦州的当天,即十月十五日,蒋介石从南京第二次飞往沈阳。他这次去沈阳,主要是想救出在长春的十多万国民党军队。他给驻守长春的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官郑洞国并转两位军长写信,要他们立刻率部向沈阳突围。东北野战军由第一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和政治委员萧华指挥第12纵队、十二个独立师和一个炮兵团16万人执行围困长春的任务。长春城内的守军十万多人,主要是新七军和六十军。长春城防工事坚固,但粮食和燃料都要仰赖空运供应,逐渐走向弹尽粮绝,这自然无法持久。当大房身机场被解放军占领后,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国民党军队在长春失败的命运这时早已注定。

10月初,郑洞国酝酿趁解放军主力南下锦州的机会,拼死向沈阳突围。但士兵因军心涣散,又饥饿过久,体力不支,已无力突破包围圈。锦州解放后,蒋介石10月16日在沈阳所写给长春将领的那封亲笔信,是当天下午空投给郑洞国的。信的措辞十分严厉,严令长春守军立即突围。郑洞国立刻找两军长来商议,决定后天(18日)突围。当晚,已同解放军取得联系的曾泽生军长决定第二天起义。17日,第60军宣布起义,解放军在当天深夜开入第60军驻防的长春东半部。19日,新7军也放下武器,长春宣告解放。

辽西会战和沈阳解放

从葫芦岛出发的东进兵团,被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在塔山坚决顶住,寸步无法前进。那么,廖耀湘率领的西进兵团在蒋介石严令下已从沈阳出发,这时又到哪里去了?国民党军在东北的精锐部队,几乎集中在廖耀湘担任司令长官的第九兵团(即西进兵团)中。它辖有六个军又一个师。其中,新一军和新六军是抗战期间的驻印军,全副美式装备,是蒋介石五大王牌军中的两支;第七十一军,曾是中央警卫军,也是全副美式装备。此外,新三军、第五十二、第四十九军和第二0七师,都有一定的战斗力。

廖耀湘清楚,这样远赴锦州去决战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仍想将沈阳主力转向营口,从海上撤出东北。所以,廖虽然接受蒋介石的最后决定,仍由沈锦线迳援锦州,但思想上还是不愿意,行动不积极,藉口河流障碍,架桥费时,右翼侧背威胁等,滞迟其行动。他说:“我判断不会过几天,锦州就会被解决,那时我们就不要前进了。”8日,廖兵团在沈阳以西的新民地区集合后,不是朝西南的锦州方向急进,而是转往偏西北,在10月11日攻占彰武。彰武是东北解放军向锦州地区运送兵员、弹药和物资的重要据点,并有储存,对东北解放军有一定的重要性,成了廖耀湘推托的借口。廖担心辽西兵团进到大虎山附近,解放军会分从彰武和锦州进兵把它包围在该地区歼灭,所以他把主力向彰武和新立屯方向攻击前进。他认为切断解放军的后方交通线,就可能使解放军放弃对锦州的进攻;同时,如果锦州早日被解放军占领了,辽西兵团还可以退守沈阳。因此,新编第三军占领彰武后,就停止在该地区不动了。

10月12日,蒋介石已十分着急了,电卫立煌并转廖耀湘,令其立即西进。但只求自保的廖耀湘接电后并无多大动作。当锦州被解放军围攻、处境危急时,南面还可以听到东进兵团在塔山的炮声,而北面的西进兵团却远在彰武,连影子都看不到。13日,蒋介石严令廖部星座渡新开河进占新立屯,再向锦州前进。17日,廖兵团沿铁路线南下到达黑山、打虎山以北的新立屯。而解放军已攻占锦州。这为解放军下一步歼灭廖兵团造成了有利态势。锦州解放后,蒋介石仍不甘心就此罢休。他认为,“即使锦州失陷,东西两兵团援军仍应继续前进,收复锦州。否则东北之主力部队无法撤回关内也”。他自己也第三次赶往沈阳,严令西进和东进两个兵团继续向锦州攻击前进。

可是,蒋介石这些“方针”与“决心”实在太脱离实际。当锦州解放前,解放军主力用在尽快攻占锦州上,只以一部分兵力担负阻击,国民党东西两兵团尚且无法前进。现在,解放军主力已腾出手来,集中力量对付这两个兵团。而这两个兵团得知锦州被解放的消息后,军心一片慌乱。要他们继续向锦州攻击前进,实际上是无法做到的。东进兵团背靠葫芦岛港口,还可以从海上撤走。西进兵团却陷于进退两难的窘境,廖耀湘心中始终急于全军转向营口,期望同样能从海上撤走。针对这些状况,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认为,下决心集中力量全歼廖耀湘兵团的时机到了。20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东北局、林罗刘电:“除以一部守备营口外,主力由东向西配合锦州我军作战,准备全歼廖耀湘兵团,攻取沈阳。”

这时,作战的地点转移到黑山、大虎山。西进兵团无论增援锦州,还是南撤营口,这里都是必争之地。为此,东北野战军与西进兵团首先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10月21日拂晓起,廖耀湘兵团在蒋介石严令下开始向黑山、大虎山攻击。廖兵团重炮部队火力异常激烈,战机的炸弹成串落下,继之以步兵冲击。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是梁兴初,政委是周赤萍)和第一纵队第3师扼守在这里,廖耀湘兵团始终无法突破。26日,原在锦州地区作战的东北野战军主力六个纵队和炮兵纵队只休整了三天,立刻回师,越过500米宽的大凌河,赶到黑山、大虎山地区。双方力量对比顿时发生了巨大变化。廖耀湘意识到已处于极为不利的处境下,遵照蒋介石命令继续向锦州推进已绝无可能,慌忙下达向营口或沈阳撤退的命令。但这时,去营口和退回沈阳的道路都已被东北野战军截断。携带着大量重武器而正处在运动中的廖耀湘兵团进退两难,顿时陷入不知所措的困境。

东北野战军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立刻以从锦州赶回的各支主力部队对廖兵团实行分割包围。混战中,解放军横腰拦截,猛打猛冲,大胆插入廖耀湘兵团各部队之间,一下子捣毁了兵团和一些军的指挥机构,割裂他们之间的相互联系,完全打乱了它的指挥系统和战斗部署。廖兵团各部队失去指挥,迅速溃不成军。一旦陷入重围和一片混乱中,指挥中枢又遭到突然袭击,敌整个部队顷刻间由自乱而到覆灭。看起来似乎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就这样一步步发生了。廖耀湘后来回忆道:“因为这些部队都是处于行军状态,原来就未建立好通讯联络的体系,所以当兵团部及三个重要的军部被打碎之后,使指挥官陷于无法指挥、也再不能掌握部队的境地。而部队则因失去首脑,无所适从,以致陷于瘫痪和分崩离析的状态。”10月28日拂晓,辽西围歼战结束,全歼廖兵团5个军12个师及特种兵部队十万多人。廖耀湘和三个军长被俘。从合围到全歼廖兵团,只用了两昼夜的时间。

当蒋介石以廖耀湘的第九兵团为基干组成西进兵团时,又以周福成的第八兵团为基干编为防御兵团,担任沈阳的防卫。11月1日,东北野战军向沈阳市区发起总攻,第二天就结束战斗,歼灭与起义、投诚的国民党部队13万4千人,沈阳这个东北最大的城市得到解放。同天,又解放营口,国民党军第52军一部分乘船撤离。锦西、葫芦岛原有国民党军“东进兵团”13万7千人。最初还根据蒋介石“东西夹击”的要求,向锦州攻击前进,得知廖耀湘被困的消息后不得不停顿下来。到沈阳解放的第二天,大势已去,便从11月3日开始,靠运输舰艇从海上分别撤回华东和华北。

至此,东北全境解放,辽沈战役结束。辽沈战役进行了52天。解放军以伤亡6900多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472000人,其中包括新一军、新六军这样的精锐部队,使东北全境获得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