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看待三大战役的

  第四章 淮海战役(2)

 

那天,从东北回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的杜聿明刚到任。他们商议后,决定以刚从郑州东撤、原驻宿县的孙元良兵力守备徐州,令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十六万人全力东进救援黄百韬兵团。东进的两个兵团距碾庄圩只有四十公里,中间是一片平原开阔地,易攻难守。他们满以为可以在这里东西夹击,消灭华东解放军主力。面对东西两路国民党军,必须分清作战目标的主次。14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电报:“目前首要任务是阻止邱李、歼灭黄百韬,然后才能谈到围歼邱李的问题。”根据这个考虑,华东野战军以五个纵队和特纵主力,在粟裕直接指挥下,担任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任务,而以大部分兵力,即六个纵队和中原野战军一个纵队在华东野战军副政委谭震林等指挥下,阻击邱李兵团。这两个兵团在飞机、重炮、坦克支援下,连续猛攻,但受到解放军重兵顽强阻击,11天内前进不足20公里。蒋介石多次严厉电令,并派参谋总长顾祝同飞临督战,仍无济于事。

解放军最初由于刚从运动战转为村落阵地攻坚战,准备不足,运河铁桥又被破坏,炮兵、坦克和辎重弹粮过河比较晚,所以在开始进攻时进展并不顺利。解放军随即调整部署,展开猛烈攻击。经过十二天激战,到十一月二十二日,黄百韬兵团十二万人终被全歼。黄百韬在兵败自杀前对第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说:“我有三不解:1、我为什么那么傻,要在新安镇等待第44军两天;2、我在新安镇等两天之久,为什么不知道在运河上架设军桥;3、李弥兵团既然以后要向东进攻来援救我,为什么当初不在曹八集附近掩护我西撤。”华东野战军副参谋长张震评论道:“敌人在战役指挥上为保住一个军,结果丢掉一个兵团,以后又为保住一个兵团,结果共丢掉五个兵团。敌人的指挥错误和失败,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但又是必然的。”

黄百韬兵团全歼,还只是开始。这个阶段的战斗刚刚发动时,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已在考虑下一步的作战计划。这时,毛泽东注视到津浦铁路上徐州和蚌埠之间的安徽宿县,而且考虑由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联合作战。刘伯承这时也提出类似的建议。处在第一线指挥作战的粟裕也在考虑下一步的作战问题。粟裕考虑在歼灭黄百韬兵团后,乘胜扩张战果,力争将南线敌主力歼灭在徐州及其周围。军委同意了这一设想,并来电要求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勿使南窜。中央军委还要求中原野战军集中四个纵队全力攻取宿县,歼灭孙元良等部,切断徐蚌路。“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勿使南窜”,这是一个新的重大战略决策。这样就把原来仅限于两淮、海州地区的作战,扩大到了徐州、蚌埠,“小淮海”变成了“大淮海”。

为了实现这个远远扩大了的战略目标,迅速攻占宿县是关键。这时,中原野战军主力在邓小平、陈毅率领下解放郑州后正沿着陇海铁路东进,转向徐蚌线,其中包括杨勇、陈锡联、秦基伟等纵队。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决定,由中原野战军第三纵队陈锡联部在第九纵队一部配合下以突然行动在11月12日开始围攻宿县。宿县是蒋介石徐州重兵集团的后方补给基地,积存了大量武器弹药和军用装备。国民党军在宿县一带本来由孙元良部驻守。黄百韬兵团被围后,邱清泉、李弥两兵团东进援救,徐州空虚,孙元良兵团被调北上担任徐州守备任务。结果,宿县这个战略要地却成了防守的薄弱环节。守军除第25军一个师外,主要是护路的交警部队。国民党统帅部老是缺乏对作战的全盘考虑,总在那里拆东墙补西墙:解放军从西面威胁徐州,就把李弥兵团仓促地西调徐州,使黄百韬兵团孤悬东侧;当解放军主力突然包围黄兵团时,又急忙派邱 李两兵团全力东进,救援黄兵团;这一来,徐州的防务又空虚了,只得把原驻徐州以南宿县一带的孙元良兵团北调,在南面留下一个大漏洞。可以说,他在慌忙中一再失策的调动,都为解放军创造了良好的战机。

11月15日,解放军向宿县发起总攻,第二天凌晨结束战斗。陈锡联回忆道:“攻取宿县,由南翼截断徐蚌线,是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中,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的重要一仗,是中野三给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这标志着南线战局的大转折:淮海战役已实现从徐东会战发展成南线决战,夺取淮海战役全胜的战略决心就是这样根据战局实际情况的发展一步一步形成的。随着淮海战役的规模越来越大,随着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已紧密协同作战,形成对徐州地区东西夹击的态势,毛泽东在11月16日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电令: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小平同志为前委书记。在人民解放军历史上,两大野战军在统一领导和指挥下作战还是第一次。这表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已下了决心,“在原拟淮海战役计划基础上,以徐州为中心与蒋介石最大的战略集团进行大规模作战,准备以三至五个月的时间各个歼灭敌人于淮河以北地区。”

再来看看蒋介石在这段时间内是怎样想和怎么做的。淮海战役的发展进程,是蒋介石没有想到的。开始他一直认为解放军的目标是徐州,到黄百韬兵团遭解放军主力围攻的实际状况逐渐明朗时,蒋介石才发觉解放军的第一个主要目标是围歼黄百韬兵团,而不是直接进攻徐州,不得不仓促改变计划,要求邱清泉等兵团从徐州出发,救援黄兵团。在黄百韬兵团被围歼、邱李兵团迟迟不能推进时,蒋介石一筹莫展,在日记中只能不断地骂部下无能。11月19日,蒋介石日记:“起床后接空军报告,碾庄屼立无恙,惟邱兵团正面仍无进步,乃电话杜光亭严斥邱清泉指挥无方。如其今日不能到达曹八集,则碾庄必安而复危。万一有失,则邱应负其全责。杜答碾庄已无危险,可以生命担保。余言不能如此看法,如邱不能进展,则败匪仍能回来攻陷碾庄也。”但他的决策仍犹豫不定。郭汝瑰21日日记:“九时官邸会报,决定黄百韬不突围,令邱李两兵团继续攻击。”22日日记:“九时半官邸会报,总统决定,令黄百韬突围。”但就在这一天,黄百韬兵团被全歼了。

淮海战役中在前线负责实际指挥的杜聿明,对蒋介石在战役一开始时的表现,作了这样的评论:“未能实施预定计划,那怕是最不好的计划,及时集中兵力应战,在解放军变化莫测、运用极妙的战略战术下,就形成了打被动战的局面,使国民党内部慌乱一团、手足无措。加以蒋介石的个人独裁指挥,不论大小情况的分析,大小部队的调动,都要通过蒋的决定指示。而蒋本人又不能集中精力掌握全盘情况,每日仅凭一次所谓”官邸会报“来决定指挥部署,或凭他本人灵机一动,乱下手谕。因之一切指示到了前方,不是过时失策,即是主观武断。前方部队长不遵从,即有违命之罪;遵从则自投罗网。”只有和蒋介石长期相当密切地共处,饱尝过此中的甜酸苦辣,才能作出这样一针见血的生动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