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增:《抗日战争》

 第十六章  相持阶段的到来(4)

 

中国军队指挥系统的复杂,不仅来自机构的重叠和结构的多头,更重要的是内部派系林立的人际关系所致。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由陈诚兼任,他基本上是遥控指挥,实际负责作战的是代理司令长官薛岳。薛岳属于陈诚的人,但第九战区名义上却必须接受位于桂林的军事委员会西南行营指导,行营主任是与陈诚对立的白崇禧。因此,“薛岳根本不理会白崇禧”,更何况“北伐时白崇禧还撤过薛岳第一师师长的职”。薛岳还是个敢于和蒋介石抗争的将领,于是,白崇禧以“行营主任名义给他的电报或公文,不合他心意时,常见他批上‘不理’、‘胡说’。对蒋介石署名的电报和公文,不合他心意的,敢于力争,或批上‘存’、‘待办,,置之高阁。在作战上不受别人牵制,只要他同意,幕僚就可以放心办事”。

    对于日军攻占南昌的企图,中国方面根据日军调动的情报事先有所判明。二月下旬,薛岳向蒋介石提出应使用出其不意的袭击战法,避免冒险出击以及堂而皇之的正面决战:“我军攻击目的,在牵制消耗敌人;攻击手段,在乘虚捣穴,出奇制胜。若以堂堂之阵击之,势与力均不如敌。若以大军击之反受挫,不若以奇兵袭之而取胜。斗智不斗力,出奇不用正,知己知彼,积小胜而为大胜。但是,蒋介石的意见正相反,他要求薛岳“先发制敌,转取攻势,以摧破敌之企图。攻击准备应于三月十日前完毕,预定攻击开始日期为三月十五日”。薛岳果然不是个言听计从的人,他连续复电蒋介石,说“战区直辖各部整补尚未完毕”,“阵地直后之横向交通毫无设备,部队不易转用”,要求延迟至三月二十四日再开始攻击。蒋介石批准了:“唯因目的在先发制人及牵制敌兵力之转用,故攻击开始日期不能迟于本月敬日(二十四日)。”

    最后,薛岳和蒋介石达成妥协,预定发动攻势的时间为三月二十四日。但是,还没等薛岳动作,冈村宁次就先动手了。除了被动防御之外,薛岳已经没有他法。冈村宁次首先在战场正面的两翼发动了多层次的佯攻作战,目的是把中国第九战区的部队调开或分散。二月二十一日,日军第十六师团猛攻安陆以南的汉水左岸,第九师团则沿粤汉铁路发起进攻。由于第十六师团攻击强度极大,连克汉水左岸的数个要点,中国统帅部被迫从第九、第五战区急调陈诚和汤恩伯的精锐部队增援。同时,日军第一一六师团在海军的支援下,乘船对鄱阳湖东岸的中国第三战区部队进行扫荡,然后派出由半个步兵大队、一个野炮兵中队和一个独立工兵联队组成的村井支队,在八十艘各类舰船的掩护下于吴城附近强行登陆。在这里防御的中国守军,是宋肯堂的第三十二军等部队。日军登陆滩头时付出了很大代价,双方进入巷战后反复拉锯、逐屋争夺,突击的日军几进几出,苦战四天仍没攻占吴城。之后,日军投人了大量的飞机和火炮,发射燃烧弹和毒气弹,中国守军伤亡惨重被迫撤出,二十三日吴城被日军占领。为了牵制南昌正面中国军队的阻击,三月二十日,日军第六师团由箬溪附近攻击前进,遭到中国守军彭位仁的第七十三军、李玉堂的第八军和夏首勋的第七十八军等部队的顽强抵抗,尽管第六师团的进展缓慢,但确实起到了牵制中国军队的作用。

    三月十八日,日军的两个被认为“最弱”的师团,配属着数量众多的炮兵和坦克部队,在修水北岸占领了出发地域。二十日下午四时三十分,冈村宁次命令专为第一o一、第一o六师团配属的二百多门火炮、三十多架战机,向修水河南岸中国守军阵地实施猛烈炮击和轰炸。炮击和轰炸持续了两个小时,修水河南岸中国守军的防御阵地基本上被摧毁,守军官兵伤亡惨重。日军炮兵竟然把阵地暴露无遗地设置在公路上,而中国炮兵的火力还击甚微。中国军队进攻中“步炮无法协同”的老问题仍是没有解决,以至于步兵们除了撤退时在拥挤的公路上能看到炮兵将路途壅塞之外,作战期间几乎无法体会到自己的炮兵的存在。

    在炮火准备中,日军再次使用国际法明令禁止的毒气弹。自中日战争爆发以来,日军已经多次使用毒气弹,而在攻击南昌的作战中其数量和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仅二十日傍晚七时二十分至三十分的十分钟内,日军炮兵便发射毒气弹三千余发。接着,日军专业毒气部队又在十二公里的进攻正面施放了中型毒气筒一万五千个,其中在第一o六师团正面施放了一万个,在一o一师团正面施放了五千个。修水河中国守军大约两公里纵深的防御阵地全部被毒气所笼罩。日军很清楚使用毒气弹是违反国际法的,于是明文规定,在使用毒气弹的地区“务期歼灭华军,以希灭口”。根据被俘的日军笔供,日军曾在战斗中将中毒的中国官兵全部刺杀。

    十九时三十分,日军第一o六师团在虬津附近开始强渡修水;半个小时后,第-o一师团在涂家埠附近开始强渡。正值涨水期,宽约三百米的修水河,河水上涨了三米多,虽然给日军的强渡增加了困难,但上涨的河水也淹没了南岸中国守军的滩头阵地,原来设置在滩头的防登陆障碍物大部分都被河水冲走了。在日军施放的大量烟雾弹和毒气弹的浓烟中,中国守军因看不清修水河面只能盲目射击。结果,第-o一师团只用了五分钟就强渡成功,并突破当面中国守军第三十二军第一四二师的阵地;第一o六师团也突破了当面中国守军第七十九军第七十六师和第四十九军第一o五师的阵地。二十一日拂晓,日军两个师团分别开辟了纵深两公里的滩头阵地,掩护工兵迅速在河上架设起浮桥,坦克部队通过浮桥后直冲南岸。

    日军第一o一、第一o六师团,并没有显示出其“弱”,强渡成功后随即发起猛烈突击。罗卓英第十九集团军的一线部队第七十九、第四十九军在混乱中努力阻击,但还是一溃再溃。日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攻击据守太子岭的第七十九军王凌云的第七十六师阵地,该师抵挡不住,退守馒头山;日军随即跟进,直趋五谷岭,威胁第四十九军王铁汉的第一o五师凤栖山阵地。罗卓英急令王甲本的第九十八师和王严的第一一八师以及张言传的预备第九师向战场右翼增援,但王严的第一一八师因大雨受阻没有按时抵达。张言传率领预备第九师试图向日军实施突袭,遭到日军战机和坦克的火力拦截。中国守军各师不得不协力据守二线阵地以稳定局面。

    日军强渡修水河后,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于二十一日命令第九战区固守阵地,二十三日电令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速派柏辉章的第一o二师进驻南昌以加强防御力量,并调第十六师、第七十九师至南昌东南地区警戒鄱阳湖南岸,策应南昌方面;同时命令罗卓英派出两个师的兵力向日军后方的马回岭、瑞昌、九江、德安等要点进行袭击,切断日军后方交通,阻止日军后续部队增援。但是,中国方面的战场调动,由于通讯不畅、部队行动迟缓和协同意识淡薄等原因,白崇禧的部署最终没能得到实施,而在此期间战场形势已发生急促变化。

    二十二日上午,日军第一o一、第一o六师团在第三飞行团主力的掩护下,沿南浔路两侧急促地向南昌推进。二十三日,设在滩溪的罗卓英的通讯中枢被日军炸毁,罗卓英与第十九集团军所属各部失去了联系,导致位于南昌以北防御阵地的中国守军在日军的猛攻下遗弃了大量的火炮等重武器,纷纷撤离滩溪地区。日军第一o六师团主力向南昌东南面的曾家攻击,第-O-师团则向南昌西南面的生米街攻击,其中第一o -师团的第一o一旅团直冲赣江岸边,南昌已经处于被日军包围的态势中。

    在南昌作战中,对中国军队威胁最大的是日军的坦克部队。根据冈村宁次的战前设计,日军步兵在炮兵和航空兵的掩护下撕开中国守军的一线防御阵地后,坦克部队要立即投入,进行快速锥形突入。他的计划得到了坚决的贯彻:由石井广吉中佐指挥的一个战车队,共一百三十五辆坦克,不顾一切地向纵深猛插,比步兵深入几乎两天的行军距离,于二十二日黄昏五时二十分冲到安义,七时四十分冲到乾州圩,九时三十分冲进南昌西面的要地奉新,占领南门外的潦河大桥。日军坦克部队骤然突进,奉新中国守军没有任何防备,在匆忙逃离时丢弃了大量的重装备,包括十厘米加农炮四门、十二厘米榴弹炮三门、野炮三十一门和汽车十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