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增:《抗日战争》

 第二十一章  结成胜利之果报答国家(3)

 

一九四一年,南昌的日军同样处于焦躁之中:自一九三九年三月攻占南昌后,日军以第三十三、第三十四师团守备南昌和南浔铁路附近,与中国军队第十九集团军罗卓英部对峙,两年以来双方都没有过大的军事动作。但是,南昌日军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认为自己处在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在赣东,西起南昌东南,东至鄱阳湖东岸,是中国第三战区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部;在赣北,是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部;在赣西,是第三十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部。特别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以及副司令长官罗卓英,都是很强劲的作战对手,很难说他们没在虎视眈眈地图谋反攻南昌。

驻守南昌的日军,本来兵力仅有第三十三、第三十四师团,可是大本营决定把第三十三师团调到华北去,因为那里的共产党武装已强大到必须使用主力师团去作战了。为弥补南昌的兵力薄弱,第十一军从上海调来了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日军的这一移动,让第三十四师团师团长大贺茂发现了一个战机:第三十三师团调出的时间定在四月,第二十旅团调来的时间是二月。这也就是说,从二月到四月之间,第三十三师团还没走,第二十旅团已经来了,南昌的日军将比原来整整多出一个旅团。这不正是趁机发动攻势以打击对南昌威胁最大的罗卓英的第十九集团军的最佳时机吗?

大贺茂开始极力怂恿第十一军司令部进行“锦江作战”。大贺茂向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描绘的战役蓝图是:以第三十三师团为右翼(北路),由南昌西北方向的安义向西南进攻;以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为左翼(南路),由南昌西南沿着锦江南岸向西攻击;第三十四师团在中间,沿着锦江北岸向西进攻。三路部队分进合击,将中国军队第十九集团军包围在上高地区加以歼灭。其作战核心是:利用第三十三师团对中国军队的侧翼实施压迫,将其压迫到战场南侧第三十四师团的作战区域里,然后由第三十四师团获得战果。

为了此次作战,除滞留少量后方部队外,南昌的日军几乎倾巢而出:第三十三师团由师团长樱井省三中将指挥,缺步兵第二一三联队,但配属了独立工兵第三联队一部,兵力约为一万五千人;第三十四师团由师团长大贺茂中将指挥,缺步兵第二一八联队,但配属了独立山炮第二联队和独立山炮第五十一大队,兵力约为二万人;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由旅团长池田直三少将指挥,配属独立步兵第一o二、第一o五大队和独立工兵第二联队,兵力约为八千人。

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制订的作战方针是:当日军向上高、万载进犯时,位于赣西的第十九集团军各部队,应从市汊街开始沿锦江南岸绵亘至锦江以北构筑第一线、第二线阵地,逐次对进犯日军予以打击,诱敌深入至上高东北的第三线阵地后“与敌决战”。日军采用的依旧是分路合击的战法。薛岳采取的应对战术依旧是诱敌深入。

三月十四日,利用暗夜作掩护,日军第三十三师团在干洲街、第三十四师团在万寿宫、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在厚田街,三路攻击部队集结完毕。十五日凌晨,北路日军第三十三师团由安义分成两股向当面中国守军李觉的第七十军发动攻击,目标是攻占奉新城。第七十军唐伯寅的第十九师、宋英仲的第一o七师和张言传的预备第九师的正面阵地全都发生了激战。当时,预备第九师在奉新城东,第十九师在奉新城西,中国官兵两面抵抗,很快就支持不住了。日军的重炮和飞机将奉新外围阵地炸成一片废墟,预备第九师虽然组织过反击,但因战力过于悬殊被迫退守奉新城内。当外围阵地大部失守后,奉新成为一座孤城。日军的重炮部队迅速向前推进,向奉新城内展开猛烈轰击,日军的飞机也低空盘旋投弹,小小的奉新顿时被炸得稀烂,日军步兵从被炸塌的城墙废墟上蜂拥而入,县城很快落入日军手中。第三十三师团占领奉新后,越过潦河,再次推进到第十九师和预备第九师的阵地前。两个师的阵地于南北隔着潦河而设置,日军趁夜色从两师阵地的接合部钻了进去,渗透到奉新西面的车坪、棺材山一带。预备第九师拼死抵抗,但第十九师没有主动协同,使得日军继续向西推进,于十六日拂晓进至水口甘附近。

南路日军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是刚由日本陆军第五师团在上海改编而成的部队,改编后不足两个月便被调往南昌前线。该旅团在池田直三的指挥下,十五日凌晨从赣江北岸的牛行出发,企图利用黎明前的暗夜偷渡锦江向西进攻,但却出师便不利。旅团出击的位置在锦江即将汇入赣江的大拐弯处,因此必须首先向西再向南两次渡过锦河。两次偷渡,都被中国守军第七十军第一o七师击退,直到十六日凌晨借助炮兵和飞机的掩护才渡河成功。第一o七师退守仙姑岭阵地。罗卓英得知这股日军渡过锦江之后,立即命令王耀武的第七十四军出动一个团,前往独城附近会合第一o七师对日军实施阻击。第七十四军派出的部队是李天霞的第五十一师的主力团。在红石岭一带,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遭到了他们没有想到的顽强阻击,激战中该旅团伤亡四百余人,向西推进的计划顿时受挫。

独立混成第二十旅团还有一支被称作“赣江支队”的单独作战的部队。这支部队的任务是沿着赣江南下,直扑樟树、清江、丰城,然后实施偷渡,为接应攻击上高的主力回撤作掩护。十九日晨,赣江支队先头,部队二百余人企图偷渡赣江,立即遭到中国军队第四十九军第二十六师的迎头痛击,偷渡的日军有一半被打死在江中,另一半不得不退守江心的沙洲以待增援。可是,援兵乘坐的舰船又被中国守军击沉,日军的尸体顺流东下,残敌向东面的曲江方向撤退。此时,支队长坂本正带领支队主力攻击清江,没想到中国军队第二十六师的七十六团迎面而来,日军猝不及防,在张家山、崇祯观和蜀家地附近被冲得七零八落,仅崇祯观一地就遗留下尸体四十余具、战马三十多匹。赣江支队主力的残部也向曲江方向后撤。

大贺茂指挥的第三十四师团气焰嚣张。在南北两路日军发动攻击的第二天,即三月十六日拂晓,该师团从锦江以北的万寿宫出发,沿着湘赣公路大举向西。这是一支由两万人组成的部队,头顶上有飞机的掩护,地面上是炮兵、骑兵和步兵的混合,浩浩荡荡,烟尘蔽日。大贺茂的设想是:在这条西进的路上,没有任何一支中国军队能够阻挡这支部队,他要一直把部队推进到上高,不但将中国军队主力第七十四军包围歼灭,还要把北路第三十三师团向南压下来的第七十军一起吃掉。部队还没有抵近高安城,大贺茂首先碰上的是中国军队第七十军的第一o七师,双方在高安城以东展开了阵地攻防战。激战至中午,日军相继占领赵家山和莲花山。李觉的第七十军,前身是湘军的一部,第十九师是其基本部队,第一o七师是一九三九年新组建的部队。第七十军拥有一定的战斗力,负责防御南昌以西的第一线阵地。其第十九师和预备第九师在日军第三十三师团的攻击路线上,是右翼防御;而第一o七师面对的是日军第三十四师团,为左翼防御。第一o七师为加强阻击力量,把二线阵地的部队推进到一线,其三二o团位于一线的支撑阵上地。

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发始攻击后,三二o团的前沿阵地立即遭到被中国官兵称为“猛虎洗脸”式的重炮轰击和飞机轰炸,然后便是步兵在坦克掩护下的冲击。三二o团的最前沿是个圆锥形的小山包,三营官兵顽强阻击,死伤者被一个个地抬下来,但阵地仍是没有失守。下午,日军的十几辆轻型坦克在左侧强行突破,绕到了三营的背后,三营终于支持不住撤了下来。但是,在三二o团的主阵地前,日军再次受到阻挡,主阵地前面的开阔地成为曰军官兵的死亡之地,中国守军各种火力编织的火网让日军的多辆坦克中弹起火瘫痪在稻田中。第二天,日军再攻三二o团的主阵地,由于右边三一九团的阵地被日军突破,三二o团的阵地开始动摇。苦战持续了一整天,接到撤退命令的时候,第-O七师已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仅三二o团官兵就伤亡了一半多。

第一o七师的苦战迟滞了大贺茂的推进速度,为中国军队的调整部署赢得了宝贵时间。十八日,罗卓英下令高安附近的中国守军迅速脱离战场。日军第三十四师团顺利突过高安后,大距离地快速奔袭,西进至上高与高安之间的龙团圩。在龙团圩,他们遇到了他们要找的中国军队第七十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