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增:《抗日战争》

  第二十五章 伯陵防线 (1)

 

一九四一年三月,木下勇少将接替青木重诚,就任侵华日军第十一军参谋长。抵达位于武汉的军司令部后,他立即感到“参谋部以及军司令部的气氛普遍沉闷”。于是,他制订了两条“工作准绳”:一、鉴于第十一军所处地位,需积极运用武力击破周围的重庆军。为此,应计划连续作战。二、应使司令部的气氛明朗,以威武的气魄充实勇敢战斗的精神。接着,第十一军司令官也换了:阿南惟几中将接替了园部和一郎。

阿南惟几和木下勇立即命令军司令部的参谋们着手研究对中国第九战区的作战。但是,作战参谋山口贞男向两位新任长官汇报的,并不是如何进行下一步的作战,而是一九三九年“湘赣会战”时面临的种种困难。湘赣会战,即中国方面所说的“第一次长沙会战”。听完汇报后,两位新任长官依旧表示:“攻取长沙不成问题。高山、大河何所惧,应即进行具体研究。”于是,“第十一军就以当年夏秋之际发动对长沙方面的进攻作战,开始了研究”。第十一军的参谋们不是惧怕作战,而是认为无论从哪方面考虑,向长沙方向实施大规模攻势作战,理由并不充分,时机也不恰当:第十一军于长沙方向面对的是中国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战场遍布江河,湖汊的地理条件,也不适合展开大兵团作战。更重要的是,在华日军面临的大环境正在发生变化——或许这才是第十一军司令部里“气氛普遍沉闷”的真正原因。

此时,日美之间正逐渐接近战争状态。长期以来,在日军大本营内存在着“北进”与“南进”的战略分歧,从而形成两个派别。所谓北进派,以日本陆军军官为主,主张向北进攻苏联,这是自一九o五年日俄战争后,日本军人始终怀抱的志向。特别是随着欧战的爆发,北进派主张立即向苏联开战,占领苏联国土的亚洲部分,与德国东西呼应一起瓜分苏联。但是,北进苏联存在一个至关重要的前提,即必须首先征服中国。在取得有利的战略态势,确保进攻的后方安全,拥有充足的工农业以及人力资源后,北进才有可能实施。所谓南进派,以日本海军军官为主,主张趁英、法、荷等国忙于欧洲战事,立即向有着丰富资源的东南亚扩张,以缓解国内资源严重短缺的压力,同时把美、英、法、荷等国在南太平洋的势力全部赶走,使日本成为亚洲唯一霸主的“宏愿”得以实现。海军军官们认为,陆军在中国战场上被大量牵制,大日本帝国的海军还没派上用场呢。只是,即使是海军大举南进,也要靠陆军完成占领,整个东南亚战场将需要相当数量的陆军,所以南进的前提仍是首先解决中国战事。

总之,无论是北进还是南进,日本必须有所作为,不能在中国战场上原地不动。海军的南进主张逐渐占据了上风。日本海军南进东南亚的最大障碍是美国的太平洋舰队。诡异的日本人开始与美国人谈判,以避免在南进时爆发对美战争。一九四一年三月,日美之间开始接触。日本提出的条件是:日美之间签订相互谅解协定;两国共谋太平洋地区的稳定;美国协助日本获得必要的物资;日美之间进行通商和金融合作;日本可应允美国提出的从中国撤军,尊重中国独立以及不要求赔偿的条件,但中国必须实行蒋、汪合作并承认“满洲国”。针对日本提出的条件,美国提出了四条原则:保证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得干涉中国的内政,中国须享有机会均等的待遇,维持太平洋地区的当前状态。最后一条的提出,说明美国人已看出日本有南进的企图。

美国在日本入侵中国后始终采取绥靖政策,但这并不表明美国对日本没有警惕。出于对自身远东利益的考虑,一九四一年三月,日美两国开始外交接触之际,美国宣布《租借法案》对中国生效。这一法案规定:二战期间,美国向同法西斯作战的同盟国借贷或出租武器、弹药、战略原料、粮食和其他物资。其中的五分之三供应英国,五分之一供应苏联,其余的供应法国、中国和其他国家。五月,中英在新加坡召开军事会议,之后在重庆签订《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由此形成。紧接着,美、英两国分别向中国提供了五千万美元和五百万英镑的贷款。就在日美谈判期间,日苏外交斡旋有了进展,双方签订了《日苏中立条约》,条约最重要的一条是:“当缔约国一方成为一国或两国以上的第三国军事行动对象时,缔约国另一方须在纠纷的整个过程中保持中立。”而日苏签订中立条约的前提是:日本须尊重“外蒙古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苏联须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于是,日方的立场强硬起来,不但要求美国不要插手中国事务,还要求美国承认日本提出的“大东亚共荣圈”。

美国当即答复:这些条件与美国的想法相距太远。日美谈判随即陷入僵局。就在这时候,震惊世界的苏德战争爆发了。六月二十二日凌晨四时三十分,德军从波罗的海至喀尔巴阡山约一千五百公里的战线上,向苏联发起了突然进攻。战争爆发伊始,德军出动大规模机群轰炸了苏联西部的军事基地、交通枢纽、重要城市以及六十六个机场,大批德军伞兵被空降至每一处战略要地,数千门火炮把苏军边防指挥机构、防御工事连同通信设施轰成了一片废墟。德军的一百一十三个陆军师,包括十九个坦克师,还有意大利、罗马尼亚、匈牙利和芬兰等国的四十个师,共计五百五十万兵力,配属着三干五百辆坦克以及四千架作战飞机,分三路向苏联国土的腹地快速推进。猝不及防的苏军在慌乱中应战,半天之内就损失了一千二百架战机,半个月之内损失了两千列火车的军火、三千门大炮、一千五百辆坦克,二十八个陆军师被全歼,七十个陆军师损失过半,三十万苏军成为德军的俘虏。

德国人扩大战争的疯狂之举,极大地刺激了日本人的野心。日本陆军再次蠢蠢欲动,与德国步调一致北攻苏联的呼声不断高涨。为此,日本内阁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结果却出乎陆军的预料:认为日本北攻苏联的条件尚不成熟的意见占据了上风;趁机南进东南亚的战略,得到了大多数阁僚的支持。为此,七月五日,日军大本营为南进进行了军事准备:解除日军华南方面军战斗序列,大本营直辖部队第二十三军改隶中国派遣军,驻防广东承接华南方面军之任务。迅速在国内编成陆军第二十五军,第二十五军将于七月二十五日一德国进攻苏联一个月后——从中国的三亚起航,直接突击法属印度支那的南部。

曰本人果然要南进了,美国人深感震怒。美国总统罗斯福批准了为中国空军装备五百架战机并随之配备美国志愿飞行员的计划。同时,美国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资产,终止了对日本的石油输出。七月三日,美国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作出了向中国派出美国军事代表团的决定。——美国人的目的非常明确:用支持中国抗战的方式,把日军拉回到中国战场上,并将他们牢牢地钉在那里。此时,日美谈判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美国人意识到与日本在太平洋地区发生冲突不可避免。而日本人决心不惜后果与美国开战。问题是:南进占领东南亚的广阔地区,就等于与那里的殖民者英、法等国同时进入战争状态。战争需要大量的兵力投入。

除了继续推进国内的军备扩张外,唯一的办法是从中国战场上抽调。可是,侵华日军在中国战场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近百万的日军必须牢牢护卫“满洲国”,防备苏联远东军四十个师的强大威胁;还有近百万的日军被共产党抗日武装死死地纠缠在华北地区;而在正面战场上,必须保持相当数量的兵力,才能维持与国民政府几百万军队的对峙。因此,不要说发动攻势作战,就连保住现有占领区和对峙线,也是相当困难的。因此,日军第十一军的参谋们认为,再次实施大规模进攻长沙的作战,几乎等同于“以国家命运孤注一掷”。

阿南惟几还需说服大本营同意他实施长沙作战。东京大本营极端矛盾:从南进东南亚所需兵力的角度讲,不允许在中国战场进行大规模作战;可如果不再作战,就等于向重庆方面和共产党人释放出这样一个对于日军来讲十分危险的信号——日本在中国支持不下去了。八月二十六日大本营发布“大陆命第五三八号”,批准第十一军的长沙作战计划。但是,大本营同时设定了一系列的前提:不能动用即将调往太平洋地区的部队;支持长沙作战的第三飞行集团九月份必须,睁走;作战必须迅速推进,完成之后迅速回撤;宜昌固守至一九四二年三月以后——设定前提的含义是:打长沙可以,不能把宜昌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