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增:《抗日战争》

第十四章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是为上策(6) 

 

九日,中国军队艰难地压缩着包围圈。下午,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精壮士兵二百至五百人组成敢死队。十八时,敢死队准备完毕,炮兵开始炮火准备,十九时敢死队开始突击。中国军队的数支敢死队向日军坚守的各个阵地拼死猛冲,肉搏的呐喊声响彻夜空。中国军队各部队主力随后跟进,前赴后继,奋勇冲杀。天亮之后,日军第-O六师团在万家岭周边的防御体系完全被打乱,工事被摧毁,阵地上到处是日军的尸体和伤兵。第六十六军官兵冲上万家岭和田步苏阵地,日军残敌向北溃逃,遭到北面石堡山阵地上中国守军的阻击,残敌又逃向西面的雷鸣鼓刘村。——这股日军在来回逃命的山路上留下了三百多具尸体。十日下午,企图突围的日军向张古山方向突击,张古山与长岭之间的狭窄隘路曾被日军突进了几百米,但最终还是被中国军队堵了回去。

    救援的日军在第一o六师团的不断呼救下急切地向前突击,但阻击他们的中国军队死战不退。十日傍晚,为了迅速歼灭第一o六师团主力,薛岳再次命令部队发起攻击,要求各部队不顾牺牲完成任务。当晚,第六十六军和第一四二师等部队又向前推进了几个山头,日军第一o六师团残部已被压缩在了仅五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内。就中国军队而言,部队大量聚集,后勤供应严重不足,弹药和粮食都发生了短缺,伤员在狭窄的山路上呻吟,而还战斗着的官兵在山腰上与日军肉搏。日军战机鉴于中国军队没有对空武器,疯狂地低飞扫射,往往中国军队的防空监视哨哨声还没有吹响,炸弹便雨点般地落了下来,中国军队的军师一级指挥部,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了轰炸。日军的火力猛烈,第一o六师团尽管伤亡惨重,但他们能够得到数量可观的、持续不断的空投补给,因此弹药相对充足。由于第一o六师团的士兵没有军官督战便不能打仗,因此,冈村宁次在向他们空投粮食和弹药的同时,竟然还给他们投下了二百多名连级干部。

    日军的救援部队拼命地向第一o六师团靠拢。尽管薛岳不断地抽调部队加强阻敌兵力,但阻击部队因伤亡极大被迫节节后退。十二日,中国军队继续向包围圈内的残敌发动围攻,日军第一o六师团残部已经被压缩在仅有的几个山村里,在昼夜不断的攻击和反攻击中双方似乎都陷入了混乱。十三日,外围救援的日军已经接近,无论是围攻还是阻击的中国军队都伤亡过大,薛岳遂下令撤出战场。万家岭一战,日军第一o六师团被歼达三千多人。薛岳的第一兵团于江西北部的作战,遏制了日军向南急进的凶猛攻势,为武汉会战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但是,就在万家岭战斗结束的十月十三日,在保卫武汉的最北部前线,虽然中国守军付出了战死一万三千名官兵的代价,平汉路上的重要城市信阳还是失守了,平汉铁路线随即被日军切断。信阳的失守和中国第五战区部队的撤退,引发了中国方面保卫武汉整体防线的连锁性溃退:沿长江北岸推进的日军第六师团再次发动攻势,几乎没有遇到抵抗便占领了浠水。接着,日军第三十六旅团组成机械化追击部队,二十四日占领武汉以北的黄陂。位于田家镇附近的日军第一一六师团第一一九旅团十七日在第六师团的左翼向西进攻,二十一日占领兰溪,二十四日占领武汉以北的黄陂。位于田家镇附近的日军第一一六师团第一一九旅团十七日在第六师团的左翼向西进攻,二十一日占领兰溪,二十四日推进到距武汉仅三十多公里的阳罗附近。沿长江南岸推进的波田支队击退中国守军第三十九军的阻击,二十一日占领大冶,二十二日占领鄂城,二十四日推进到距武昌仅三十多公里的葛店。位于波田支队南侧的第九师团,突破中国守军第五十三军的防线,十七日占领三溪口,二十四日推进到武汉南部的贺胜桥以东地区。位于第九师团南侧的第二十七师团向北迂回,与第九师团并列西进,二十四日推进到贺胜桥南侧的咸宁地区。至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四日,除了几乎被中国军队全歼的第一o六师团和损失巨大的第一o一师团在九江地区留守整补外,日军华中派遣军各路主力师团全部推进到了武汉周边地带,已从北、东、南三面对武汉形成包围态势。

    一九三八年八月三日,武汉卫戍总部政治部发表《告武汉同胞书》:抗战的序幕已进到第三期的阶段,现在的武汉三镇已成为敌我必争之地,一面敌人企图处心积虑,倾其海陆空军最后的力量,向着最困难的途径,企图大举进犯武汉。而我们的一面,军事已进展到了于我有利的地带,当局为着确保武汉三镇之完整,已经有了很周密的部署。我们相信在这次会战当中,我们一定可以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争取第三期抗战的胜利。然而残暴的敌人,非到绝对山穷水尽的时候,是不肯轻易认输的,相反地,他将要恼羞成怒,更残酷更疯狂地来滥肆轰炸我们后方的市区,屠杀我们非武装的市民。敌人的野蛮兽行,非但不足以动摇我们的决心,反而足以加强我们同仇敌忾的情绪。

    但我们认为许多非武装而无力参加抗战的同胞们麇集在武汉一隅,遭受这样无谓的牺牲,是毫无必要的损失,因此我们希望老弱妇孺的同胞们赶快疏散到后方去、乡村去,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在这里我们还要更进一步认识:我们疏散武汉的人口,并不是消极的叫民众逃难,抛弃武汉可爱的家园,而是我们希望留居在武汉的老弱妇孺的同胞们暂时避免无谓的牺牲,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更可以积极地安心致力于应做的生产事业,以解决自己的生活,同时更可以补助国家,增加抗战的力量!现在我们主要的交通工具,如汽车、火车、轮船等,目前感到缺乏的时候,我们为着大家的安全,希望能尽快和尽量地利用马车、人力车、民船,或者徒步,自动地离开武汉,疏散到安宁的后方去,安宁的乡村去……

    现在,政府为顾念到大家旅途的困难,在沿途都设有“难民站”,尽可能地在招待保护大家。我们热烈地期望着大家:为着自己的安全,为了体念政府爱护民众的衷诚,为求有利抗战的前途,能尽快尽量的疏散。如果我们没有汽车、火车、轮船可乘的时候,然而我们还有马车、人力车、民船,可供我们的利用;即使一切交通工具都缺乏的时候,我们大家也还有自己康健的两脚!应该疏散的武汉同胞们,不要再等待犹疑了,我们诚意地在祝祷着你们旅途的安全!

    在武汉周边,那些被政府“诚意地在祝祷着你们旅途的安全”的市民百姓,阖家老小拥挤在大路、小路和田埂、荒野之上,慌不择路的他们并不知道往哪里走才能有安全的旅途。“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矗立在武汉长江岸边的名楼之上,今夕黄鹤是否还在?中国的对日战争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