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桥横铁索寒  

 

   红军长征期间,蒋介石兴奋过三次:第一次是“湘江追堵”。当此役最紧张的时刻,蒋介石在南昌行营里,捏着一封封电报,对照钉在四壁的地图,核实各路大军到达位置。最后认为红军牺牲很大,但地方实力派追堵不完全尽力,意犹未尽。第二次是在红军鲁班场战斗失利,三渡赤水到四渡赤水之间。他判断红军此时举棋不定,是因大政方针未定,已无处立足。第三次便是红军抢渡金沙江、大渡河期间。
   5月中旬红军攻打会理城期间,蒋介石飞到昆明,在五华山龙云布置的房子里一住就是二十多天,布置大渡河会战。此时薛岳一部已渡过金沙江,蒋又电令刘湘以川军二十军全部及二十一军一部归杨森指挥,火速进至大渡河北岸防堵;令刘文辉部6个旅堵截红军,掩护薛岳部北进;令刘文辉二十四军主力布防大渡河北岸严密封锁,并让杨森、刘文辉到汉源指挥。蒋在电令中特别强调:大渡河是太平天国石达开大军覆灭之地,今共军入此汉彝杂处、一线中通、江河阻隔、地形险峻、给养困难的绝地,必步石达开覆辙。红军再一次陷入危险局面。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大支流,上源名大金川,出青海南部,流入西康省(今四川省西部)后同小金川汇合,经过泸定桥至安顺场,折而向东流至乐山入岷江。河面宽200米,流速每秒4米,河水沿着十分险要的石壁向下奔泻,数十里路也不易找到一个渡口,大部队通过极为困难。
  红军把希望放在了安顺场。21日,红军到达冕宁县泸沽地域后,即分兵两路。主力部队向安顺场进发,红一军团二师五团向大树堡方向进击,以钳制和吸引富林一带敌人。先遣司令刘伯承率红一 师走在最前面。在向安顺场进发的路上,刘伯承骑着马,喃喃自语了一路:“有船我就有办法!”但如果安顺场没有船怎么办?5月24日夜,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一营占领安顺场渡口。还好,搞到一条船。
  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一营组织的强渡开始了。以二连长熊尚林为首的17名勇士登上了第一船。强渡成功了,但对岸再没有发现船。大渡河仅有一条船。一船最多坐40人。往返一次一个多小时。每日夜顶多也只能渡过五六百人。靠这条船,全军渡河要一个多月。杨得志的红一团26日上午10点渡河完毕时,追敌薛岳纵队已经进抵西昌以北的礼州,杨森的第二十军先头部队已达金口河,离安顺场只有几天的路程了。焦虑万分的刘伯承发出了两个“千方百计”:工兵连要千方百计地架桥;各部队要千方百计地找船。两个“千方百计”一个也没有实现。工兵连用8根二号铁丝缉缆,只系上3个竹排,放入水中即被激流冲断。沿河两岸也再没有发现一条船。这位首先突破乌江、首先突破金沙江的军中之神,在大渡河陷入了深深的困境。军情十万火急。蒋军的飞机在空中撒传单:前有大渡河,后有金沙江,朱毛红军插翅难飞。
   5月26日中午,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来到安顺场。经研究,全军集中在安顺场渡江已不可能,决定将一军团分为两半:一师和干部团在安顺场渡河,编为右纵队,由刘伯承、聂荣臻指挥,沿大渡河左岸前进;二师和五军团编为左纵队,由林彪指挥,循大渡河右岸前进;两路纵队沿大渡河夹岸突进,火速抢占泸定桥。大队红军随左纵队前进,从泸定桥过河。若泸定桥也不能过河呢?毛泽东用并非轻松的口吻说道:“假如两路不能会合,被分割了,刘、聂就率部队单独走,到四川去搞个局面。”
   毛泽东后来写道:大渡桥横铁索寒。13根铁索上,寄托着红军将士多少希望!刘伯承、聂荣臻率右纵队于5月27日出发,向320里外的泸定城疾进。连打带冲,一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平均每天行军一百余里,还要加上打掉了瓦坝驻防的刘文辉一个团,龙八布驻防的刘文辉的另一团加旅部。30日凌晨2点,刘、聂的右纵队赶到泸定桥。
   但左纵队已经在9个小时前夺占了泸定桥。28日清晨,一军团二师四团接到军团通信员飞马送达的命令:“王(开湘)、杨(成武):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夺取泸定桥。你们要在此次战斗中突破过去夺取道州和五团夺鸭溪一天跑一百六十里的纪录。”红一军团向来以运动神速著名。但是在大渡河面前,以过去一天一百六的速度已经不能完成任务了。现在需要“昼夜兼程二百四”。而且赶到后要立即发起战斗,夺取天险泸定桥。5月29日清晨6时,红四团赶到泸定桥。
   刚刚接近大渡河,那轰轰隆隆的河水咆哮声便鼓荡人们的耳膜。到河边一看,桥下褐红色的流水像瀑布一样从上游山峡间倾泻下来,冲击着河底参差耸立的恶石,溅起一丈多高的白色浪花。王开湘向干部们交代了任务,指定二连任突击队,连长廖大珠任突击队长。参加突击队的共22名,均为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廖大珠这个连队,湘南起义时的连长是林彪。朱毛会师后连长为龚楷。第三任连长是萧克。这是红军中著名的英雄连队,主力中的主力,尖刀中的刀尖。
   英雄连队在泸定桥头更加英雄。下午4点总攻开始。在全团司号员集合吹响的冲锋号中,廖大珠带领22名勇士背挎马刀,腰缠手榴弹,攀桥栏、踏铁索向对岸冲去。历史在这里浓缩了,凝结了,令他们成为中国革命史中一尊尊永恒的青铜雕像。
   一师一团出了安顺场17勇士。二师四团出了泸定桥22勇士。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没有活到胜利。我们更应该世世代代记住他们,这些有名的和无名的中国革命的开路先锋和沙场英雄。安顺场17勇士是: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一营二连连长熊尚林,二排长罗会明,三班长刘长发,副班长张表克,战士张桂成、肖汉尧、王华亮、廖洪山、赖秋发、曾先吉,四班长郭世苍,副班长张成球,战士肖桂兰、朱祥云、谢良明、丁流民、陈万清。泸定桥22勇士只留下3人姓名:红一军团二师四团一营二连连长廖大珠,三连支部书记刘金山,红小鬼刘梓华。
   文化大革命中流传过一则传说:毛泽东给18勇士发了免死牌。不管今后犯多大错误,可免于一死。这18勇士,指冲过泸定桥后活下来的那18个人。对安顺场17勇士的奖励,是《红星报》和《战士报》报道了他们的姓名。所以我们今天能够一个一个记下这些名字。对泸定桥幸存的18勇士的奖励,是每人一套列宁装、一个笔记本,一支钢笔,一个搪瓷碗、一个搪瓷盘和一双筷子。虽然没有免死牌,也是红军战士能得到的最高奖赏。
   刘伯承率领的右纵队午夜赶到泸定桥。这场他未见的夺桥战斗令他激动万分,虽然已经凌晨2点,也不愿休息,非要去看桥。二师四团政委杨成武陪着刘伯承、聂荣臻踏上桥面。刘伯承对泸定桥上每根铁索、每个铁环都看了又看,如果泸定桥不能夺占,必然出现毛泽东说的那种局面:“假如两路不能会合,被分割了,刘、聂就率部队单独走,到四川去搞个局面。”现在两路终于会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