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血战 (1) 

  

   蒋介石看到了他围歼红军的理想地点:在潇水与湘江之间。11月12日,在红军向第三道封锁线挺进之际,蒋介石发布命令:以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薛岳为前敌总指挥,指挥湘军与中央军16个师77个团追剿中央红军,务须歼灭红军于湘漓水以东地区。第二天,何键、薛岳根据蒋的命令,制订了消灭中央红军的五路追剿计划:
   以湘军刘建绪部四个师为第一纵队,开往湘桂边境依湘江布防,正面堵截红军;以中央军吴奇伟部两个师为第二纵队,在全州东北方向机动,防止红军北进;以中央军周浑元部三个师为第三纵队,抢占道县,压迫红军西进;以湘军李云杰部两个师为第四纵队,在红军行进路线北侧进行追击;以湘军李韫珩部一个师为第五纵队,在红军行进路线南侧进行追击。另以中央军三个师另加一个惠济支队机动纵队,由前敌总指挥薛岳兼指挥官,协同吴奇伟部在湘桂公路线上机动,阻止红军北进。此外白崇禧桂军的两个军,列阵于桂北红军前方,作正面堵截;陈济棠粤军两个军,列阵于湘粤边境的红军侧后,防止红军回头;湘、桂、粤军与中央军近40万兵力参加这个庞大的追剿行动。
   蒋介石一生中不知制订过多少个消灭共产党武装力量的计划,湘江追堵计划也许是其中最为完备的一个。他以薛岳、吴奇伟在红军北侧并行追击,阻遏红军北上;又以李韫珩、李云杰加周浑元在后追赶,逼使红军强渡湘江,然后让红军与关闭湘江的湘军、桂军主力正面冲撞。如果红军果真被封闭,则只有掉头转入桂北或粤北,此时陈济棠的几万兵力正集中在这一带。即使红军能够破门而出,必伤亡十分重大,以薛岳再行尾追可收全功。总的态势是大军前堵后追、左右侧击,粤、桂、湘军与中央军联合于湘江东岸与红军决战。在蒋来说,的确是一个相当完备的消灭红军计划。能否闯过湘、桂军主力布防的湘江门户,成为红军成败的一大关键。
   蒋介石要何键做他封锁湘江的半扇大门。何键以衡阳为门轴,主力向湘桂边境的黄沙河一线展开。11月19日,何键命令:“第一路追剿司令刘建绪,指挥第十六、第六十二、第六十三各师,第十九师一部,及补充四团、保安团等部,着集结主力于黄沙河附近,与桂军联系,堵剿西窜之匪,并沿湘江碉堡线,下至衡州之东阳渡止,严密布防。”11月21日,湘军部署完毕。湖南段湘江被封闭。
   另半扇大门是广西的白崇禧。广西境内的湘江,以全州、灌阳、兴安为门户。三重镇构成一个等腰三角形:岭南咽喉全州似三角形的顶点,灌阳、兴安一线拉成三角形底边。桂军廖磊第七军二十四师、夏威第十五军四十四师以三角地带中心石塘圩为核心构筑南北阵地,布成所谓“全、灌、兴铁三角”,作为堵截红军渡湘江的主阵地;另三个师桂军集结于龙虎关以南的恭城地区,随时准备策应铁三角内的战斗。
   以何键、白崇禧的合力,能够完全封闭湘江。这一点也的确做到了。湘江大门在黄沙河、全州一线关闭。蒋介石用湘、桂军联合封闭湘江门户的作战预案,基本实现。
   从战场实景看,红军陷入了明显不利态势,局面极其严峻。如果不能撞开湘江大门,红军只有掉头转入桂北或粤北。这一带民防组织多,地方军阀统治极严,且白崇禧、陈济棠几万大军虎视眈眈,进入他们老家,必然都要拼老命的,红军将很难立足。如果红军果真能够破门而出,也必将实力大损。以逸待劳的薛岳再率中央军雷霆万钧地从湘南压下来,突过湘江的红军立即成为背水之势。能否打开以及如何打开湘江门户,成为红军西征成败的关键,也是全部中央红军命运的关键。
   红军正向湘江疾进。蒋介石赋予中央军的主要任务并不是参加决战,主要执行驱赶。以薛岳、吴奇伟部在红军行进路线北侧,将红军压向南面;以周浑元部插到红军后尾,将红军向西赶。但恰恰又是关键之处出了毛病,白崇禧、刘建绪组成的湘江大门,其实是虚掩的。自认为善于用人的蒋介石,失败的主因也在用人。
   第一个失误来自追剿总司令何键,其失误于对决战方向的判断。为湘江之战,何键准备了三套方案:一、突破第三道封锁线的红军,如果在江华、道县间稍事徘徊,则湘军加中央军主力便从平田、道县一线向南截击,将红军迎头或拦腰斩断,在湘江漓水以东解决战斗;二、如果红军主力经寿佛圩、新桥、黄沙河一线向西突进,则在黄沙河一带与红军决战;三、如果红军主力进出永安关、龙虎关,向全县、兴安、灵川之线突进,便由桂军力堵,而湘军以主力包围红军右侧背,与桂军协力歼灭之。三套方案中,何键以为第二套方案的可能性最大。他与红军作战多年,深知红军善于从两省两军的衔接处钻缝乘隙。黄沙河是湘、桂两省交界处,又是湘、桂两军防务衔接点,所以判断红军选中该点突破的可能性极大。刘建绪按照何键黄沙河决战的设想,展开部署。但何键估算的决战地点,比后来的实际地点偏北了一百多里。
   黄沙河决战的部署,有何键对敌手的估算,也有他对自身的斟酌。蒋以他为总司令,主要想让湘军出省作战,但何键却不想出省。长沙丢过一次,让他在国民党军政界失尽脸面,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有丝毫闪失。几年来红军剿而不灭,这次是否能堵住红军,何键信心不 足。对他来说只要红军不侵入湖南腹地,就是万幸。所以他要刘建绪集结主力于黄沙河附近,严密布防,完成与桂军的接防便既行停止。蒋介石精心构筑的湘江追堵计划之实施关键,在湘、桂两军的协同配合。但何键使湘军主力刘建绪部的位置稍稍偏北。于是,真正将与红军迎面的,是刚刚在全、灌、兴地区部署完毕的桂军白崇禧。
   白崇禧倾桂军全部两个军于桂北边境,以第十五军控制灌阳、全县一带,以第七军控制兴安、恭城;自己也带前进指挥所进至桂林;弹指之间,撤开在湘江一带的 大网形成。桂军完全一副在全、灌、兴之间与红军决战的架势。
   但白崇禧还多了一个心眼儿。他在调动大军的同时出动空军,名曰侦察红军行踪,实则侦察蒋军的行动,他一直怀疑中央军想借追踪红军之机南下深入桂境。果然空中侦察报告,蒋军以大包围形势与红军保持两日行程,其主力在新宁、东安之间停止不前,已有7日以上。既然说是消灭红军的大好时机,中央军薛岳、周浑元为何不积极追剿?正焦急之中,桂系设在上海的秘密电台又发来电报称:蒋介石决定采用杨永泰一举除三害毒计,一路压迫红军由龙虎关两侧进入广西平乐、昭平、苍梧,一路压迫红军进入广东新会、阳春;预计两广兵力不足应付,自不能抗拒蒋军的大举进入。如此则一举而三害俱除,消灭了蒋的心腹大患。发电人是王建平,广西平乐人,与白私交甚厚,其已混入蒋军中央参与机要,不断为白搜集情报。
   白崇禧看过王建平的电报,连呼:“好毒辣的计划,我们几乎上了大当!”联系薛岳将主力置于新宁、东安,只与红军后尾保持接触,意在驱赶而不在决战,趋势恰好与王建平电报吻合,便决定立即变更部署,对红军“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让开正面,占领侧翼,促其早日离开桂境。首先除固守龙虎关阵地外,命令永安关、清水关、雷口关的警戒部队撤退,并将工事星夜挖去,让红军从龙虎关以北各关通过桂北。第二是命令防堵红军的中坚、部署于全灌兴铁三角核心阵地石塘圩周围的四十四师、四十二师撤至灌阳、兴安一线,变正面阵地为侧面阵地,改堵截为侧击。第七军集结恭城。灌阳至永安只留少数兵力。在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桂军的布阵出现了关键性变化。
   白崇禧原来沿湘江部署的南北阵形,恰似一扇在红军正面关闭的大门。现在突然间被改为以湘江为立轴的东西阵形,似大门突然打开。尤其是全、灌、兴三角地带之核心石塘的放弃,更是令千军万马、千山万壑中出现一道又宽又深的裂隙。桂军中有人提出,如此部署,红军主力一旦由灌阳、全县突入,夏威的十五军支持不住,湘江防线必然有失。白愤然回答:“老蒋恨我们比恨朱毛更甚,这计划是他最理想的计划。管他呢,有匪有我,无匪无我,我为什么顶着湿锅盖为他制造机会?不如留着朱毛,我们还有发展的机会。如果挡不住,就开放兴安、灌阳、全县,让他们过去,反正我不能叫任何人进入平乐、梧州,牺牲我全省精华。”这就是白崇禧的基本观点。对他来说无所谓大门的开关。对红军关上湘江大门,就对蒋军敞开了广西大门,对蒋军关上广西大门,便又对红军敞开了湘江大门。
   白崇禧有意收缩,刘建绪却无力补漏。为精心策划黄沙河决战,何键作好了一切准备,但大战地点却不在黄沙河。何键11月22日接到白崇禧那封关键性电报,因红军攻击贺县、富川,全州、兴安主力南移恭城,所遗防务请湘军填接。何键叫苦不迭。刘建绪部21日刚刚在黄沙河一线集结部署完毕,白崇禧一抽屁股,闪出近二百里湘江防线,如何填接?桂军向腹地收缩,要湘军深入桂境协防,湘境出现漏洞,谁来填接?
   桂北永安关、清水关、雷口关桂军的撤退,使红军先头部队快速通过灌阳以北各关,朝空虚的石塘圩一带猛进,前锋直趋桂境湘江。何键精心构筑的黄沙河决战设想瞬间泡汤。此时湘军在最接近全州的黄沙河一线,为章亮基的第十六师及李觉率领的4个补充团;陈光中第六十三师刚刚到达东安;陶广第六十二师25日才能到达黄沙河;薛岳所部24日方集中零陵。11月23日,何键电令刘建绪:“着第一路沿湘水上游延伸至全州之线与桂军切取联络,堵匪西窜”。11月25日,再电刘建绪、薛岳:“着第一路追剿司令刘建绪指挥所部,担任黄沙河至全州之线,置重点于全州东北地区”;“着第二路追剿司令薛岳指挥所部,担任零陵至黄沙河之线,集结主力东安附近,并策应第一路”。
   何键让刘建绪与薛岳梯次衔接、逐步推进的方法,意思很明显:湘军可以入桂境接防,但接防地点是全州,不是兴安。湘军的江防可从黄沙河向全州延伸70里,但决不再向兴安方向前进,去“填接”桂军留下的那一百多里空隙。湘江防堵计划南昌行营早有安排,一旦有漏,责任不在他何键。
   蒋介石精心构筑的湘江线突然出现一个硕大的漏洞。湘江渡口门户洞开。走在中央红军全军最前列的红一军团便衣侦察队,连续发回前方无大敌的报告。红一军团林彪立即决定采取“两翼分割,中间突破”的态势向湘江兼程猛进,从白崇禧的“全、灌、兴铁三角”地带无阻拦地大踏步穿过,突破封锁线。
   此时还出现了一个极好机会。红一军团侦察科长刘忠率领军团便衣侦察队从界首悄悄渡过湘江,抵达全州城附近实施侦察时,发现全州尚是一座空城。城内仅有桂军一个民团,惊慌失措,战斗力很弱。湘军接防部队尚未到达。谁占领全州,谁就在湘江作战中占据有利地位。刘忠立即建议在对岸附近的一军团二师五团从速过江,占领全州。但五团团长陈正湘做不了主。率领五团的是二师参谋长李棠萼。李棠萼觉得应该听候军团指挥部命令后再行动。但军机却稍纵即逝。待军团司令部“渡过湘江,占领全州”的命令下达,全州已被刚刚赶上来的湘敌占领。追剿军第一纵队司令刘建绪27日下午5时,已经向其部属发报“予在全县”,下达一系列战斗命令了。李棠萼只好指挥五团抢占觉山铺,紧急构筑面向全州的防御阵地。
敌方出现的矛盾与失误给我们造成极其有利的机会。我方发生的失误,又使一些极好的机会重新失去。红军在湘江之战中之所以损失巨大,中央纵队过于笨重缓慢、未能有效利用湘江缺口是其一,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未能坚决抢占全州,也是其一。刘建绪后来向红一军团阵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就是利用全州这个前进基地。如果当时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果断占领全州,一军团对湘军的防御态势无疑将大为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