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与苏联之关系及国共合作抗日  

 

   1934年3月1日,蒋介石在江西指挥围剿大军向红都瑞金进逼之时,国民党北平军分会参谋长杨杰率军官考察团抵达红都莫斯科。苏联副外交人民委员索柯里尼柯夫告诉杨杰,苏对日作战有把握,击败日本后必将东北归还中国;中国对日态度应坚决,中苏应合作。希望中国迅速组织自己的军队,排除侵略。杨杰回国后,迅速将苏联的态度向蒋介石报告。4 月23日,蒋介石在江西临川扩大纪念周上讲:10年后将日人逐出东北,收复朝鲜台湾。他的态度突然有些硬了。杨杰向他报告的情况起了多大作用?
   蒋介石还在“攘外必先安内”。当他在南方既围剿红军又收拾地方军阀的时候,北方已经乱了套。尤其是华北。日本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一手策划了华北自治。在华北危机的过程中,何应钦奉蒋介石之命按日方要求,步步后退。7月6日,何应钦被迫以打字函形式承认日方的要求,即后来所谓的“何梅协定”。但急于生事的日方已经失去耐性了。不待何应钦同意,6月2日,天津日军参谋长酒井隆宣称,蒋中正必须离职。
   此时红军刚刚渡过大渡河。蒋介石坐不住了。“九一八”事变后,蒋想通过国联干涉解决东北危机,但英、美大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发表完几篇表示遗憾的声明,照样和日本做生意;没有哪一国愿帮中国出一分力流一滴血。蒋介石见日本人执意要他下台,也不得不开始认真考虑靠拢斯大林的苏联。但他早把和苏联的关系弄僵了。一是1927年4月屠杀共产党人的“四一二”事变,一是1929年7月的中东路事件。1929年7月,南京政府决定强行收回中东路,中东路事件爆发。7月18日,苏联大使代表苏联政府宣布召回全部在华人员,与南京政府绝交。10月,在蒋介石的同意下,张学良的东北军八万多人向满洲里、绥芬河地区的苏军发动进攻。苏军猛烈反击,东北军伤亡惨重。交恶至此,还怎么利用苏联帮助他抵抗日本侵略呢?
   中国共产党人不知道,就在他们与共产国际失去联系、工农红军从江西出发开始长征的时候,1934年10月16日,蒋介石的私人代表蒋廷炳到达莫斯科,开始寻求恢复与苏联中断的关系。他带去蒋介石提出的两个问题:一、中苏之间有一系列共同利益,如果苏联的利益和地位受到打击,也就是对中国利益和地位的打击,不知苏联政府是否抱有同感?二、1927年至1929年间,中苏关系破裂时,蒋介石是中国领导,这个事实,是否会影响中苏关系的发展?苏联的回答令蒋介石感到满意。自中东路事件与苏联绝交以来,蒋介石首先伸出了橄榄枝。苏联仍在观察这个反复无常的蒋介石。苏联希望蒋介石能够抵抗日本。在日本法西斯的压力下,“九一八”事变以来坚持不抗战的蒋介石开始改变了。
   1935年8月是一个多事之月。华北危机爆发。法肯豪森为蒋介石草拟《应付时局对策》。王明代表中共中央在共产国际七大上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日本法西斯、德国法西斯在迫使世界发生改变。共产国际和苏联在变。蒋介石的国民党在变。力量在重新趋向联合,利益在重新开始交换。
   外界发生的这一切,唯独仍然苦行于雪山草地的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毫不知晓。准备开始长征的红二、六军团也不知晓。蒋介石要红军做“石达开第二”、红军17勇士抢渡安顺场、22勇士夺占泸定桥的时候,王明正在苏联疗养。除了看到少量的外电报道,知道那些红色火种依然在顽强燃烧之外,他根本不知道红军的准确位置在哪里。在即将召开的国际七大上,中共代表团的“苏区代表”是一直待在莫斯科的周和生。周和生的发言由王明、康生领导炮制,说“今天苏区占有土地有二百多万平方公里,人口5600万”,“现时的红军有50万人,此外还有一百多万人加入了游击队。红军击退了帝国主义、军阀和国民党的六次围剿,进军3000公里,英勇地完成了捍卫苏维埃的任务”。除夸大其词外,根本谈不上实事求是。
   这种不实事求是似乎已经成为王明的一种理念。他费力的要用这种虚假的东西去粉饰什么,去掩盖什么,去获取什么。有些时候变本加厉到令人作呕的地步。1937年底王明回国前,与王稼祥等人一起去见斯大林。王稼祥回忆说:“当我进入斯大林办公室时,我被介绍说,这是不久才从陕北来到莫斯科的。斯大林就问红军有多少人?我说,在陕北约3万人。王明就插入上来说是30万。斯大林就说,重要的是红军每个战士都是真正的战斗员,而不是吃粮的。”也不能说王明一件好事没办。他办的最出名的好事,就是疗养回来后写的这份《八一宣言》、。宣言的核心是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全中国统一的抗日联军。“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愿意做成立这种国防政府的发起人”,“红军绝对首先加入联军,以尽抗日救国的天职。”8月1日,中共代表团制定的《八一宣言》经共产国际审阅通过,以中国苏维埃中央政府和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发表。
   不久,《八一宣言》通过法国、美国和中国香港等多种途径传到中国国内。两个关键人物都看到了这个宣言:蒋介石、张学良。蒋介石是10月份看到宣言的。他立即要宋子文、陈立夫、曾养埔等人设法“打通共产党关系”。把蒋介石这些举动都归于一纸《八一宣言》,便太轻看了这个人物。《八一宣言》掌握了一个恰好的时机。蒋介石正在感受华北面临的重大危机。耳边正在回响日军华北驻军参谋长酒井隆叫他下台的吼叫。也在回响德国总顾问法肯豪森劝他坚决抵抗的言辞。追击长征中的红军整整一年,也未能将红军消灭。这时候看到“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全中国统一的抗日联军”,“红军绝对首先加入联军,以尽抗日救国的天职”,他不能不发生极大兴趣。他开始考虑是否可借此达到从政治上解决共产党的目的。
   10月18日,蒋介石在孙祥熙官邸会见苏联驻华大使鲍格莫洛夫,提出希望同苏联签订“真正能促成中苏间的真诚关系和能够保障远东和平”的协定。鲍格莫洛夫大使写信向莫斯科报告说:“他们一再暗示,最好订立一项互助条约。”11月,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孙祥熙,据蒋介石的意旨向鲍格莫洛夫大使询问:如果中国政府被迫武装抗日,通过海路无法获得军需物资,能否经新疆从苏联方面得到军需品?恰在此前后毛泽东也提出组织远征军占领新疆。国共双方都将注意力移向了新疆,这个最可能从苏联获得援助的方向。苏联副外交人民委员斯托莫尼雅科夫于11月19日通知鲍格莫洛夫:“苏联同意卖给中国军用品”,请他就此通知中国政府。
   12月2日,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在南京召开。决议对日国策时蒋介石提出:“和平未到绝望时期,绝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对日本的侵略“以不侵犯主权为限度,谋求各友邦的政治协调,以互惠平等为原则,谋求各友邦之经济协作,否则国民党下最后之决心”。
   蒋日矛盾尖锐了。这股潜在的暗流中,又加入了一个张学良。张学良11月从杜重远那里了解到《八一宣言》。他立即表示同意与红军联合抗日,要杜重远帮助他寻找与共产党联系的线索。一年之后西安事变的基础,已在悄悄建立。
   此前张学良与蒋介石合作、与个人野心妥协,吃了大亏。1930年,蒋、冯、阎大战。两派都争着拉张学良入伙。双方都把全部力量投上去 ,东北军成为全国仅存的最大一支军事力量。这块砝码放到哪一边,天平就会向哪一边倾斜。那真是张学良一生中最为风光的时候。他静观风向达半年之久。最后,从东北军事集团的利益出发,他站到了蒋介石一边。
   1930年9月18日,张学良发表出兵华北通电。静观了半年,就观出这么一个结果。一个将他自己、将整个东北拖入灾难深渊的结果。后人多只知道张学良1931年那个悲伤的“九一八”,却不知道在此一年前,他还有一个更加悲伤、更加令他追悔的“九一八”。在某种程度上说,恰恰是前者导致了后者。张学良发表出兵通电之后,从9月21日晨起东北军每隔3小时即发列车运兵南下。9月21日占领天津,22日进驻北平。仅用十多天时间就完成了对华北、平津的占领。东北军占领华北的速度,与一年后关东军占领东北的速度一样。可惜这是内战。
   10月9日,张学良就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北京成立副总司令行营。虚岁30的少帅将东北、华北心握在手,地位仅次于蒋,好不风光。但他犯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带东北军主力入主华北,久居北平,还不断抽调部队入关,使东北防务日益空虚,造成危险局面而不自觉。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当晚,张学良正携妻带妾在广和剧场看梅兰芳的“宇宙锋”。戏未唱完,得讯事变爆发,沈阳危急。他急忙回协和医院召集东北军将领会议。虽然8月16日有过蒋介石的密电:“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在东北如何挑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但此电毕竟发在事变之前。事变进行中张学良在协和医院召开的会议决定是:赞成抗战,但要依靠全国,东北军不能单独行动。为避免冲突扩大,不予抵抗,一切等待速报南京请示办法。
   如此决议,能说不抵抗的仅仅是蒋介石一人吗?蒋介石在事变前提出的不抵抗政策有罪,张学良在事变进行中作出的不抵抗决议就无罪吗?军人在战争爆发关头连自己的防区都弃之不顾,突然间想起“依靠全国”、“不能单独行动”,全国老百姓勒紧裤带养如此多之兵又何苦来呢?后来说蒋介石不准他抗日。少帅忘记了自己不准自己抗日的时候了?“不能单独行动”,就可“避免冲突扩大”、保平安了吗?
   将祖坟家业丧失殆尽后张学良方才明白:倾巢之下,安得完卵!蒋介石把他涮惨了。个人野心也把他涮惨了。所以他后来要和中国共产党合作。
   1935年11月,共产国际为了传达第七次代表大会的精神,让久已失去联系的中国共产党了解和执行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这个新方针,同时恢复和中共中央的联系,决定由中共代表团派人回国。国际七大上,中共代表团发言宣称:苏区占有土地二百多万平方公里,5600万人口,50万红军。事到临头要派人去找这二百多万平方公里苏区和50万红军了,代表团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红军和苏区到底在哪里?
   经过慎重考虑,他们选定了张浩。张浩又名林育英,林彪的堂兄。张浩领受任务后,汉,装扮成从蒙古回来的商人,跨越沙漠经由内蒙古,于11月到达陕甘边区的边缘地区---定边。在瓦窑堡见到张闻天、邓发、李维汉,张浩才知道出了两个党中央。一个是瓦窑堡的中共中央。一个是张国焘在卓木碉成立的伪中央。工农红军分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