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张国焘 (上) 

 

   1935年6月2日,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来电:“已派李先念率红四方面军一部进占懋功,与中央联系。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将与四方面军会合作为战略目标,用了近5个月的时间,终使这一目标得以实现。中央红军上上下下心情之振奋是可以想见的。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长期在各自根据地的战场作战,互相之间有电报联系,但主要指挥人员之间基本没有见过面。就是在四方面军干部战士中名字也如雷贯耳的朱德总司令,见过他的四方面军干部也不多。像中央红军干部团团长陈赓这样在红四方面军和中央红军中都任过高级职务的指挥员,实在是寥寥无几。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这两支主力红军的会师,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会见,还是毛泽东与张国焘的会见。毛泽东、张国焘,都是著名的红军领导人,都在蒋介石通缉的共产党要人名单里名列前列。毛泽东在红一方面军中享有无可置疑的权威,张国焘在红四方面军中也享有无可置疑的权威。对来自共产国际的指示,两人都敢于表现出自己的独立性,都是具有领袖才能的人物。
   1935年6月25日,张国焘从茂县经汶川、理番到达两河口。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几十人赶到三里路外的欢迎会场远迎。这是毛泽东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实际领袖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出如此之远,去欢迎党内另一位领导人物。张国焘好不风光。与中央红军领导从坐担架的习惯不同,他骑着一匹白色高头大马,在十余名骑兵卫士的簇拥下,由远而近疾驰而来。见政治局全体站在路边肃立迎候,他立即下马,跑上前去拥抱握手。其实,张国焘与毛泽东早就相识。1918年8月,毛泽东首次到北京。经杨昌济介绍给李大钊,安排在北大图书馆当助理员,基本是个临时工的角色。这时,毛泽东遇见了张国焘,但这种相遇并不是平等的。毛泽东当时正争取旁听生的地位,而张国焘不但是北大理工预科三年级学生,而且是学生中的风云人物,正在发起组织“国民杂志社”。每天晚上,他的房间都是激进同学的聚集中心。这种时候,毛泽东却在下班的图书馆内打扫房间、整理书架,归拢报纸期刊。当时,毛泽东很想结识这些学生中的风云人物,也曾经试图同他们交谈政治和文化问题,但他们都是些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讲南方土话。
   张国焘也是无时间与这个期刊管理员交谈的人之一。的张国焘张国焘对毛泽东的最早的记忆不是来自身边的北大图书馆,而是来自后来长沙那份全国出名的《湘江评论》/这份博物是毛泽东从北京回去后主编的,在南方影响很大。政治上极其敏锐的张国焘虽然立即感觉到了几千里外一个叫毛泽东的人所显示的能量,却错过了在北大与毛泽东的会面与交谈。
   毛泽东与张国焘的第二次相遇是1921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一大。张国焘是一大的主持人,毛泽东则在中共一大上担任会议记录。后来成立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张国焘。下设北方、湖南、武汉、广东、山东共五个分部。毛泽东在湖南分部当主任。从中国共产党成立之日起,张国焘长期居于中共中央的核心领导地位。1921年7月中共一大,他是中共中央局三成员之一。1922年7月中共二大,他是中央执行委员会五名委员之一。  1923年6月中共三大,他因为反对共产党人加入国民党,失去中执委资格。1925年1月中共四大,他又当选为中执委,并成为中央局五人成员之一。1927年5月中共五大,他当选为政治局七委员、政治局常委三委员之一。1928年7月中共六大,他当选政治局七委员之一。如此比较,毛泽东就差多了。他仅仅在张国焘失去中执委资格的中共三大上,当选为中执委。这段时间也很短。一年半以后召开中共四大,张国焘复又当选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则落选,失去中执委资格。1927年5月中共五大后,张国焘与陈独秀、蔡和森成为政治局三名常委,毛泽东仅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
   只有在1927年8月“八七”紧急会议上,毛泽东与张国焘的地位才算拉平了一些。张国焘因八一南昌起义的牵连,被降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则因筹划秋收起义,被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平衡维持的时间极短。秋收起义队伍没有攻打长沙而上了井冈山,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罗明那兹提议:开除毛泽东的政治局候补委员资格。消息传到井冈山,传成毛泽东被开除了党籍。短暂的平衡又迅速失去了。毛泽东被开除了政治局候补委员,张国焘则在中共六大上,又当选为政治局七委员之一。
   其实在两河口握手拥抱以前,张国焘与毛泽东等人的分歧已经出现。6月16日毛泽东致电张国焘,提出会合后的战略方针:占领川、陕、甘三省,建立三省苏维埃政权,并于适当时期以一部组织远征军占领新疆。目前则在岷江以东,向着岷、嘉两江发展。第二天张国焘回电,同意向川陕甘发展,但不同意“目前计划”。认为中央来电提的岷、嘉两江之间地形给养均不利大部队行动,眼前暂时利于向南进攻。毛泽东要向北,张国焘要向南。还未会面,分歧就显露出来了。
   张国焘与毛泽东等人会面第二天,政治局在两河口召开扩大会议。以三天时间,专门讨论两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周恩来作目前战略方针的报告。他提出未来苏区应具备的三个条件:一、地域宽大,便于机动;二、人口较多,便于扩红;三、经济条件。周恩来的结论是:四方面军控制的懋、松、理地区地域虽大,却没有后两个条件;陷于此地区就没有前途。回头向南更不可能。东过岷江,敌人在东岸有130个团。向西北,是一片广漠的草原。可走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北向甘肃,去川陕甘。那里道路多,人口多,山少。必定会遇到敌人,但可有运动战消灭敌人。
   张国焘在会议上也同意了周恩来的意见。会议纪录在最后写道:“全体通过恩来的战略方针。”会后,周恩来根据两河口会议决定,立即制订《松潘战役计划》,准备一举击败胡宗南,控制松潘地区作为北上通道。同意北进的张国焘却很快改变了。6月25日会师大会后,张国焘似乎并不特别经意地问周恩来,一方面军有多少人。周恩来坦率地告诉他,遵义会议时有三万多人,现在可能不到了。张国焘一听,脸色就变了。张国焘太懂得数字里面的含义了。这就意味着两个方面军会合后总兵力十万人内,80%以上都是四方面军的人。实力开始潜移默化地进入刚刚开始的关于前进方向的争论。张国焘开始思考如何把这个比例带进中革军委,然后再带入政治局。
   他的个人野心就这样膨胀了起来。中央红军的实力在一、三军团。林彪、彭德怀成了张国焘工作的重点对象。他派秘书黄超看望彭德怀。送去几斤牛肉和几升大米,还有二三百块银洋。坐下就问会理会议情况。还对彭德怀说:张主席很知道你。对林彪,估计也送去了同样的东西,说了同样的话。聂荣臻回忆,一次在右路军总指挥部吃完饭,陈昌浩说林彪同志可以先走,聂荣臻留下来谈一谈。一谈就是对遵义会议的态度,对会理会议的态度。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增选为政治局常委。张国焘不同意这个会议,实质是不承认毛泽东有比他高的党内地位。会理会议批评了林彪和彭德怀。张国焘不同意这个会议,实质是拉拢林、彭,对毛泽东釜底抽薪。表面一致下,张国焘的工作暗中开始了。
   毛泽东是照顾到会合后四方面军的强大实力的。6月29日,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决定张国焘为中革军委副主席,徐向前、陈昌浩为中革军委军委委员。6月30日,中共中央派李富春、刘伯承、林伯渠、李维汉等组成中央慰问团,到红四方面军驻地杂谷脑慰问。张国焘向李富春表示对中央的不满,要求“充实红军总司令部”。李富春鉴于事情重大,于7月6日致电中央报告张国焘的要求,请中央考虑。
   党内任职资格无法与张国焘相比的毛泽东,在工农武装割据、开辟红色根据地方面,党内也无可匹敌。张国焘1931年进入鄂豫皖苏区的时候,毛泽东军事思想已经在中央苏区四年多的辗转斗争中成熟了。但毛泽东此时正在后退。自7月6日李富春转报张国焘“充实红军总司令部”的要求后,7月9日,张国焘控制的川陕省委又向中央提出改组中革军委和红军总司令部的人员名单,要陈昌浩出任总政委。7月10日,毛、周、朱致电张国焘,切盼红四方面军各部速调速进,分路迅速北上。同日张国焘电中共中央,亲自提出“宜速决统一指挥的组织问题”。
   一方急着北进,一方毫不着急。情况越来越紧急。7月16日,中央红军攻下毛儿盖。张国焘不仅不执行计划,按兵不动,还提议由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担任红军总政委。7月18日,陈昌浩致电中共中央,提出由张国焘任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任前敌总指挥,周恩来兼参谋长。这段时间,毛泽东很少说话,很少表态,分外谨慎。毛泽东分析,张国焘想当军委主席,这个职务现在由朱总司令担任,他没法取代,但只当副主席,同恩来、稼祥平起平坐,他又不甘心。张闻天曾提出把总书记的位子让给他,但张国焘要得是军权,给他做总书记,说不定他还不满意,但真让他坐了这个宝座,可又麻烦了。考虑来考虑去,毛泽东提议让张国焘当总政委,这样尽量考虑了他的要求,军权又不能让他全抓去。同担任总政委的周恩来商量,周欣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