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陈毅之恩怨   

 

 

   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斗争最杰出的代表,是陈毅。中央红军出发前一个半月,陈毅被弹片击中,身负重伤。手术后,他不能参加长征了,周恩来告诉他,中央让他留下来与项英一道坚持根据地斗争,负责军事。1934年10月22日,转移中的中革军委来电,指示中央军区从22日起正式成立,项英任司令员兼政委,龚楚任参谋长,贺昌任政治部主任。陈毅没有职务。叫他负责军事却又不给军事职务,他被晾在了一边。这才明白周恩来也不能做主。
   遵义会议后,毛泽东做了这个主。1934年2月5日,新中央发来了一封十万火急的电报,明确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区分会,以项英、陈毅、贺昌及其他二人组织之,项为主席。这是这封电报和后来收到的“决议详情续告”电报,陈毅感觉到毛泽东很可能回到领导岗位了。
   陈毅对毛泽东有太深的了解。陈毅为人独特,了解人的方式也独特,他是通过分歧完成对毛泽东的认识的。他历史上两次被推举毛泽东为前委书记。
   第一次是1928年7月中旬,毛泽东不同意红四军主力按湖南省委的布置去湘南,于是有湖南省委巡视员杜修经出席的沔渡会议上,陈毅被推选担任前委书记,指挥二十八、二十九团去湘南,毛泽东只能以党代表的名义指挥余下的部队。去湖南一路连连碰壁,一个团最后只剩下团长胡少 海、党代表龚楚、团部零星人员和萧克的一个连。碰了壁也不想马上回井冈山。陈毅起草《告湘南人民书》,提出开展土地革命,发展武装力量,仍然把目标定在湘南,还派出二十八团二营和团直机炮连去沙田以及湘粤赣边区先期探路。结果又是一次打击:探路的二营营长袁崇全率队叛变。
   湘南之行先跑散了二十九团,后又反叛了袁崇全,在二十八团党代表何长工主持召开的党员代表大会上,陈毅与朱德一起受到尖锐批评。前委委员、特务营营长宋乔生更直接要求将朱德、陈毅撤职查办。会议最后决定分别给予朱德、陈毅以留党查看三个月的处分。失败使得陈毅第一次认识到毛泽东的正确。8月24日召开前委扩大会,决定一起回井冈山,取消前委,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
   第二次是1929年6月22日的红四军七大。这次代表大会上,陈毅被大会选为前委书记,再次取代毛泽东。大会前,红四军内部因个人领导和党的领导、前委职权和军委职权等问题发生激烈争论。在6月8日召开的白沙会议上,毛泽东表示“我不能担负这种不生不死的责任,请求马上掉换书记,让我离开前委”。毛泽东提出辞职,前委委员们便决定陈毅代理书记。只有林彪一人得知毛泽东提出辞职后,连夜写信给毛泽东,要他留下来继续斗争。林彪的信令毛泽东激动不已。通宵未眠。
   代理书记陈毅日夜工作。在龙岩召开的红四军七大上,他对争论的双方都作了批评和回答,主观上为了维护党内团结,客观便成了折中平衡,即所谓的“调和”。毛泽东最反对的就是调和。调和之中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没有受到批评。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也未被大会大多数代表接受。毛泽东还被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即是毛泽东后来主的“陈毅主义”。不知道自己发明了“陈毅主义”的陈毅,在七大上当选前委书记,第二次取代毛泽东在红四军内的地位。
   灰溜溜的毛泽东却并不放弃自己的意见。陈毅去上海向中央报告工作之前,到蛟洋同毛泽东交换意见,两人在交谈中又争论起来,各抒己见,未能统一。争论都是面对面的,一旦背靠背,陈毅绝对不打小报告。他到上海最先见到的中共中央领导是政治局常委李立三,便向李立三如实报告了红四军七大情况。
   按照中央要求,陈毅写了《关于朱德、毛泽东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关于朱、毛红军的党务概况报告》等五个书面材料,公正无私地如实反映了红四军各方面的详情。正是陈毅的这些报告,使周恩来、李立三等中央领导都认识到朱、毛的很多经验都是在中国别开生面的,值得向全国推广。周恩来、李立三、陈毅三人反复讨论,最后在周恩来主持下,由陈毅执笔起草中央“九月来信”,决定“毛同志应仍为前委书记”,从路线高度肯定了毛泽东的领导。这是一封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中共中央指示信。陈毅帮助周恩来、李立三等中央领导人认识了红四军,周恩来、李立三也帮助陈毅认识了毛泽东。
   这是陈毅一生中认识上的一个重大飞跃。回到苏区的第一个消息却令他凉了半截。红四军八大上,一些同志提议毛泽东回来主持工作,彭祜、郭化若还给毛泽东写了信。毛泽东回信说他反对敷衍调和、模棱两可的“陈毅主义”,不打倒“陈毅主义”,他不回来。这消息对陈毅震动很大。他未料到毛泽东对他的怨恨,超过了最先挑起争论、以反对家长制排挤毛泽东的刘安恭。
   在上海时,中央认为他与毛泽东的矛盾已很深,有派他去鄂豫皖或广西左右江工作的意向。陈毅考虑之后回答说:还有一件事没有办好,没有把毛泽东请回来,等办好这件事再考虑工作问题。现在毛泽东不原谅他,他真是进退两难。
   陈毅就是从这个时候起,练就了后来照耀其一生的大度与豁达。他表示,毛泽东说的“陈毅主义”是非无产阶级的东西,自己也要和大家一起打倒这个“陈毅主义”。他先向前委传达“九月来信”,再和好几位前委委员谈话,一个一个做工作,最后派专人把中央“九月来信”送去蛟洋给毛泽东看,并附自己一信,请毛泽东尽快回前委工作。
   毛泽东心情舒畅地回来了。陈毅诚恳向毛泽东当面检讨。毛泽东说“八大”时因为身体不好,情绪不佳,写了一些伤感情的话。他给中共中央和李立三写信,表示在中央正确指导下,四军党内的团结完全不成问题。毛泽东真切地感受到了陈毅那颗坦荡的心。后来谈起陈毅今后的工作安排,毛泽东同样真诚地对陈毅说:你哪里也不用去,就在这里。
遵义会议后,陈毅才成为中央苏区军分会委员之一。这一次是毛泽东使他重新上台。重新上台也是受命于危难。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史中,陈毅无疑是一位传奇人物。古往今来的传奇人物中,有些人靠经历曲折艰险,有些人靠性格磊落坦荡。陈毅主要属于后者。他说人的一生要经过三次会议,一是庆功会,欢庆胜利,大家都高兴,应该多开,却不能冲昏头脑;二是支部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必须经常参加保持清醒,但不能开成批判会。最后是追悼会,功过如何,盖棺论定,却只能别人开,自己不能参加了。
  他用生命的全程参加了这三个会。用忘我的奋斗,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更大的会场,超过1949年10月1日的天安门广场。面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爆发,9 60万平方公里的会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批判会场。最后是在八宝山。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的地位来主,那也许是一个最小的追悼会场。如果没有毛泽东亲自前往参加,大多数中国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去世。
   决定是突然作出的,事先完全没有安排。毛泽东一觉醒来穿着睡衣就要去,谁劝也劝不住,周围一片忙乱。主席身体不好。陈毅曾经是元帅,但军衔已经取消了;曾经是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又早已靠边站了;只是个“九大”的普通中央委员,而且还是“右派代表”。很多人不明白,主席为什么要亲自去参加这样一个人的追悼会。周围人不明白,毛泽东却明白。在轿车向八宝山疾驶的路上,他眼前可飘过当年陈毅带着中央九月来信请他回前委工作的情景?跑了林彪,死了陈毅,从井冈山一路走到天安门的毛泽东内心之悲哀,恐怕是簇拥在身边只会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人们,永远无法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