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六章 电力改革开倒车(2)

 

三、两大国有电网和地方电网博弈,能否开启新一轮电改?

我们假设“魏桥模式”,还有国家电网旗下的5个区域电网,它们如果都是因为体量的原因,没能打败国家电网这个庞然大物,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尝试一种全新的思维,就是在大电网之间促进竞争,甚至是引入新电网,就像我们的电信业一样,多引入竞争者,来推进市场化。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们在调研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地方电力部门,一直都在大胆地、艰难地尝试着多边购电这种方法。

我们在关注魏桥模式的时候,同一时间还出了另外一件与国家电网“武斗”的新闻。2012年4月25日,陕西地方电力公司和国家电网的陕西分公司打了起来。陕西地方电力公司,原来是陕西地方的农用电网,在国家电网大面积“清扫”地方电网的时候,被地方政府保留了下来。我在这里补充一句话,我们的2002年电力改革精神之一就是电网的输、配分离,但在国家电网对地方电网的“大清扫”和购并过程里,它自己还是建立起了大规模的输电和配电网,从这一点来说,国家电网也是违背电改初衷的。我们接着说陕西地电,它按规定是从国家电网那里买来电,再把电卖给它下面的企业和老百姓。“武斗”的起因是榆林这个能源、工业重镇,需要大量供电,但是国家电网,它不管陕西地电怎么递申请,就是不多给电,而且还不想让陕西地电自己建电厂。

于是,陕西地电找到了“邻居”内蒙古,那里的内蒙古电力公司(蒙西电网)和它一样,也是地方留下来的电网,只是和国家电网对接,没有被收编。按规定,蒙西电网的电必须先对接到国家电网,再由国家电网把电卖给陕西地电,可是,国家电网根本就不同意给陕西地电多送电,怎么办呢?这两个电网一商量,我们距离那么近,直接从你那里接一条电线到我这里不就行了吗?然后蒙西电网就从鄂尔多斯拉了一条220千伏的输配电线路到榆林。这就让国家电网非常不爽。那么国家电网是怎么做的呢?陕西地电和蒙西电网建的这条蒙西-榆 林电线,它是要穿过国家电网架设的一条330千伏输电线路的,而且一旦穿越完成,马上就可以通电了。于是,4月25日,国家电网以保护自己的电线为由,破坏这两个地电的电网,那两边的人肯定要动手。这个事情闹到最后,陕西省政府出面调停了,它选择站在了自己的电力公司一边,让国家电网退一步,最后蒙西-榆林电线顺利接通,解决了榆林用电紧张的问题。其实坦白讲,透过这个事情,证明了我们在电力改革中提到的“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是可行的。

我们后来调查还发现,接通的这条蒙西-榆林电线对蒙西电网来说其实也很重要。蒙西电网连接着内蒙古大量的火电厂和风电场,但是它必须先把电输送给国家电网,再由国家电网向它自己的辖区,还有南方的南方电网进行输送。也就是说,蒙西电网能往外送多少电,都由国家电网说了算。2011年夏天我们的南方那么多省拉闸限电,而蒙西电网却窝电700亿度送不出去,就是因为国家电网不多要它的电。据统计,内蒙古在过去几年里,发电能力翻了近八倍,可是蒙西电网和国家电网之间的电力外送通道,却一条也没有增加。所以这一次陕西地电找到了蒙西电网,应该算是需求找上了供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市场化交易。

我们在调查中还发现,蒙西电网正在进行一个,我认为是非常有想象力的计划,就是跨过国家电网,直接和南方电网之间拉一条线路,把内蒙古富余的电送到广东、云南等这些严重缺电的地方。大家都晓得,广东是用电大省,但它自己本身不产煤,所以只能从内蒙古、山西这些地方买煤,然后长途运过去,有时还得从澳大利亚等国家进口煤,发电成本是很高的。如果说在广东和内蒙古之间拉线路,把运煤变成直接输电,既能节省广东的发电成本,也带动了内蒙古电源的建设。这也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市场化交易。但是目前来看,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计划推进得非常艰难。我呼吁我们有关部门能够为推动电力改革,尽到该尽的责任,不要让电力改革开倒车。

四、重建电力多边交易中心:让电厂和老百姓双赢

除了对电网本身进行改革,我还有一个建议,就是重建电力多边交易中心。它和股票交易所类似,卖电的电厂把自己可以在某段时间发多少电,以及要卖出的电价挂出来;另一边的买方,可能是大工厂,也可能是大型社区。把自己在某段时间需要多少电,然后能够承受的电费也挂出来。让买卖双方在一个透明的平台上进行询价,交易一旦达成,双方再找到电网,让电网充当高速公路的角色,把双方商定好的电,按时按量输送过去。然后买电的一方也好,卖电的一方也好,就像高速公路过路费一样,给电网一笔钱当作是“运费”,这些钱可以拿来维护电网的运行。

我说的这个方法并不是假设,2010年内蒙古曾经开过电力多边交易中心,用的就是蒙西电网做运电通路。事实证明,这个交易市场运行效果还是很好的,为参与多边交易的几个工厂省了不少电费,但是这个交易市场在运行了几个月之后,被有关部门以“变相降低企业用电价格”为名叫停了。

2012年12月7日,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发布了《跨省跨区电能交易基本规则》,明确省级电网公司和符合条件的独立配售电企业,以及电力用户都可以作为跨省跨区电能交易购电主任;跨省跨区电能交易将在原则上采取市场化的交易方式。该规则息2013年1月1日起正式试行。

我希望我们的电力部门能够重新启动电力多边交易中心,因为它除了能降低电价之外,还可以解决煤价放开之后的“电厂危机”。针对煤价放开的问题,我看到我们的政府在2012年12月,发了一个公告,说发电企业可以把电煤价格上涨产生的额外成本,更多地转嫁给两家电网企业。2013年之前还使用“煤价双轨制”的时候,如果煤价波动幅度超过5%,电厂可以把多出来的成本的70%转嫁给电网,也就是提高上网电价。现在最新的公告里说,在煤价上浮5%以后,电厂可以转嫁90%的成本。出台这个政策的目的,是想在电力系统内部消化煤价上涨带来的成本上涨。但是我必须提醒各位,不管是电力公司,还是电网公司,它们只要是国有企业,就有可能透过财政补贴或政府直接注资等方式,把亏掉的钱“补回来”,到最后还是我们的政府拿自己的钱为煤价上涨埋单。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用一种全新的思维来解决煤价上涨的问题呢?就像我上面所讲,在煤价正常波动的情况下,开放电力多边交易中心,这样的话,作为电厂,它就可以从市场化的角度为自己发的电合理定价,保证自己的收益,这样不就不用向政府伸手要补贴了吗?而对于老百姓来讲,这种在透明的平台上进行的交易,就可以免去电网过分溢价的环节,老百姓就不用花那么多钱买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