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七章 税改需要的是灵魂,而不是形式 

 

过去我们常拿美国人从生到死都在纳税开玩笑,近年来懂得了算账的国人发现原来我们缴的税比美国人多得多。中国商品所含的税是美国的4.17倍,日本的3.76倍,欧盟十五个发达国家的2.33倍。高税负明显已经成为阻碍企业发展、个人消费的拦路虎之一,税制改革更是成了全民热议的话题。

2012年,营业税改增值税的税改终于开始了,试点首选的是上海,改革的对象包括交通运输业、与制造业相关的服务业等。这次改革中,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就是调高了小规模纳税人的门槛。税改前,小规模纳税人包括所销售额在50万元以下的生产企业,和年销售额在80万元以下的商业企业,所适用的增值税率分别是6%和4%。税改后,上海将年销售额不足500万的企业都纳入小规模纳税人行列,适用税率统一为3%。而对于一般纳税人,税率也由之前的13%和17%调整为6%和11%。据初步统计,营改增之后,上海市税收大概减少100亿左右。

坦白讲,我觉得政府想要为企业减税的初衷是好的,这也是我常讲的要“藏富于民”的有效手段,但是我们这一次大力度的营改增到底改得怎么样,我们接下来好好分析一下:

  1. 什么叫作营改增

营业税属于重复征税,比如说一个饭店创造了100元营业额,它需要花80元买进肉、菜、油等材料,这些材料需要征税,但是把80元算在饭店100元的营业额里,再次缴税,这就是重复收税。而增值税基本不存在重复收税的问题,因为它只对增值部分征税。

回到上海的营改增试点,坦白讲,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首先,最该实行营改增税改的行业并没有被纳入到试点范畴里。比如餐饮业、金融业、物流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服务业,或者叫第三产业。上海营改增税改试点里,主要的减税对象就是交通运输业。第二,最近几年第三产业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对我们GDP增长的贡献在不断上涨。很多地方的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已经超过了第二产业,但就整体来说,我国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值还是很低的,只有44.6%。发达国家的这个比值基本都在70%以上。我们目前的营业税收入中,有78.5%都是由第三产业交上来的,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对第三产业收的营业税太多了,这不利于它的发展。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政府应该将除交通运输以外,更多的服务业纳入到营改增税改范畴里。

  1. 改来改去,谁是最大受益者

大企业受益最多。透过研究我们发现,减税最多的是我们的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因为这一次的“营改增”主要针对上海的航运、制造等领域,而这个行业的大型企业大多数都是国企,比如说东方航空、上海机场等。这些大型国企的特点是:现代化程度比较高,用工比例比较少。企业购买的机器、设备是可以抵扣的,而雇用工人的成本是不能抵扣的,这就让这些大型企业占了不少便宜。如中国国航2011年缴税27.56亿元,而2012年只缴了4.45亿元,一下子少缴了84%的税,还有东方航空,2012年实行“营改增”税改之后,在试用区域内的东航国内航线,它们的主营业务收入都不需要缴纳营业税,这让东航2012年全年总利润一下子增加了1.78亿元。

中小企业又吃亏了。之前,我们希望的是能够透过改革给中小企业减负,但结果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因为我们的中小企业在这次税改中不但没有赚到便宜,反而又吃亏了!我们现在的增值税有两种纳税人,一种叫作一般纳税人,另一种叫作小规模纳税人。只有一般纳税人才是在增值税抵扣链条上,也就是说,只有一般纳税人才有“进项抵扣”这么一说,而小规模纳税人完全被排除在抵扣之外。而要想当这个一般纳税人,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年应税销售额要在500万以上;第二,会计核算必须健全。那级同时满足这两个标准的又有多少中小企业呢?在上海市确认的试点企业中,一般纳税人4.05万户,占31.5%;小规模纳税人8.81万户,占68.5%。

这种划分标准导致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剥夺了自由交易双方的好处。本来,小商铺的东西肯定比大商场便宜。但现在因为小商铺开不出增值税发票,没有发票就没法抵扣税额,那一般纳税人只好跑到能开出正规发票的大商场去采购,被迫选择购买明知价格更贵的商品。也就是说,一般纳税人本来是可以以比较低的价格买到商品,而小商铺本来可以有赚钱的机会,但现在因为发票的问题,做不成生意了。

某些行业税负加重。更可怕的是,有一些企业在这次税改之后,税负反而更加重了!就拿咨询服务业来讲吧,咨询公司最大的成本是人力资源和租金,但是这两项都不能算增值税的抵扣项目。比如一个大型咨询公司,它的年收入在500万元以上,营改增前,它要缴纳5%的营业税。营改增后,它适用低档的增值税税率6%。因为几乎没有可以抵扣的项目,它的税负一下子加重了20%。其实在交通运输业(购置的车辆设备都是税改以前买的,无法抵扣)和部分服务业的增值税试点改革后,上海市马上发现了部分企业税负不减反增的问题,有关部门就决定了对本市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过程中因新老税制转换而产生税负有所增加的试点企业,按照“企业据实申请、财政分类扶持、资金及时预拨”的方式实施过渡性财政扶持政策。然而,单就这种一边征税一边补贴的行为来说,本身就违反了税收的强制性、无偿性和固定性特征。

坦白讲,除了税改本身在税率设定和成本认定等方面存在缺陷之外,我还有两个方面的担心。第一个担心是,营业税属于地税,是地方政府的主要税收来源之一,占到地方税收的三分之一以上。而增值税是共享税,中央拿75%,地方剩25%。虽然营改增后,地方的增值税收入这一块是增加了,但这一块的增加远远弥补不了营业税的减少。如是营改增在全国推广的话,据国家税务局的测算,税收收入预计净减少1000亿元以上。我们现在一直在呼吁说,要地方政府减少对土地的依赖,现在如果再从地方走卒的钱袋里把营业税剪掉,地方政府怎么会有动力落实营改增呢?

我的第二个担心是,因为我国的增值税的征收与大多数国家不同,大多数国家是在消费地征收增值税,而我们是在生产地征收。目前我国的情况大致是,东部地区属于商品生产地,而中西部地区属于商品消费地,那么增值税的税收收入就会由中西部向东部转移,这样就会拉大东西部地区间的财力差距。这个现象很容易让地方地府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还会用垄断本地市场的办法阻止外地商品的输入,形成地区割据和地方保护主义,阻碍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形成。

三、看看国外税制是怎么“善待”中小企业的

现在很多国家基本上都是征增值税,但其采取的降低增值税税率的做法,和我们又是不一样的。德国有三种税率:零税率、标准税率和优惠税率。其中零税率是给出口产品的。标准税率是一般的交易税率。那么优惠税率是给谁的呢?德国的小商小贩,具体包括农林业产品、文化用品、图书报纸、部分婴儿用品、艺术品、化肥、饲料等46种商品。这些基本上都是中小个体户。除此以外,对于上一年度营业额和纳税总额低于1.75万欧元,且预计本年度以上金额不会超过5万欧元的小规模纳税人,根本就不用缴增值税。所以说,德国的税务制度是明显向小商小贩倾斜的。与此同时,德国还通过法律限制大企业,帮助中小企业。如德国的大型超市一般下午5点就关门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政府下了特别的法令,叫作闭店法,就是大超市、大卖场、大公司只能在5点之前营业,要把5点之后的时间留给小商小贩,让他们有一个生存的空间。另外,德国还有一个建筑物使用条例,规定1500平方米以上的卖场,不能够在市中心经营,只能在比较偏僻的开发区、工业区经营,后来这个标准慢慢降低到了1200平方米,甚至800平方米,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保护小商店的利益。

再来看看法国。在中小商铺密集的餐饮企业,法国把增值税率从19.6%降到了5.5%。别看降幅很大,法国政府好像吃亏了,但事实上这是笔互惠的交易。因为作为回报,餐饮业下调了餐饮食品的售价,平均降幅为11.8%,并承诺在两年内新增4万个工作岗位。这样做其实完全达到了双赢。除了法国和德国,欧盟还有8个国家,比利时、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卢森堡、荷兰和葡萄牙,对小规模修理厂、皮鞋、皮件、服装家具等中小企业都是征收5%的增值税。

透过这些案例,我是想说,我们政府改革增值税本身是符合国际惯例的,但一定要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我国中小企业总数已占全国企业总数的99.8%,创造了50%以上的GDP和68%的商品出口额,并且提供了75%的就业岗位和80%的新增就业机会。但是,这些年来,这些对经济做出卓越贡献的中小企业,它们的生存环境是非常艰难的。它们面临着融资难、税收优惠政策不完善、财务信息披露负担偏重等问题,它们要想长大可谓是阻力重重。对此,我给出几个建议:1、降低一般纳税人的门槛;2、让小规模纳税人也能开发票;3、加快扩围脚步,行业区别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