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十章 让人头疼的中国股市:爱跌不爱涨 

 

2013年3月,郭树 不再担任证监会主席,改任山东省代省长。尽管任期只有短暂的18个月,但他在任期间出台了包括强制分红、调低印花税等多项提振股市的政策,被股民津津乐道。但遗憾的是,在诸多利好消息密集出台的同时,我们的股市依然萎靡不振,甚至在2012年年末的“跌跌不休”中,一度掉头进入了“1时代”。为什么我们的股市如此死气沉沉?郭树 出台的提振政策为什么没能发挥预期的效果?

  1. 改革不等于什么都管

在郭树清之前,10年基本没推出过几次改革政策。但是,郭树清上台之后,紧密推出了很多项政策。这些政策基本都回应了媒体、专家、学者对股市的质疑和建议,尤其对上市公司吝惜分红、退市制度形同虚设等几个重大的股市顽疾进行了改革。我总结了一下他的成绩,有以下这么四个方面:

第一,强制公司分红。据统计,2012年一年我们上市公司的分红金额增长了22%。另外,在强制分红的同时,证监会还收紧了IPO的审批,同2011年相比,IPO筹资减少了67%。坦白讲,这两项政策合在一起,对股民是实实在在的利好。

第二,打击内幕交易。郭树清上任后立案调查380起,查处人数195人,涉案金额4.36亿元。就连证监会上市并购重组审核委委员吴建敏都被揪了出来。打击力度可谓证监会史上最严。

第三,强化退市机制。中国股市长期没有洗牌,充斥着太多的垃圾公司。在郭树清上任期间,*ST炎黄和*ST创智被摘牌,虽然只有两家公司,但是我看到了一个好的开头。

第四,引入更多机构投资人。郭树清在任时批复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72家,比上一年增加了两倍还多,包括香港和台湾的机构都被允许进场,更多资金注入A股市场,这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股市。

我觉得,郭振清的思路是对的,他发现了问题在哪里,也在想办法修正这些问题。但是,还是存在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比如说,我觉得我们的证监会跟政府一样,在某些不该管的地方管得太多太细了。举个例子,2012年4月证监会出台了新股发行《指导意见》,里面提到“承销商可以推荐5-10名投资经验丰富的个人投资者,一同进行网下询价配售”。但是,很多证券公司本身就是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如果说再找来5-10个投资人,那我们就非常怀疑这些人也可能是托。而且,新股询价真的有这么复杂吗?证监会有必要把规则定得这么细吗?

还有,证监会还规定提高网下的配售比例,原则上不得少于50%。这个规定也挺搞笑的。因为这个本身应该是市场行为,而不是说由证监会给出一个硬性的规定。各位想想看,如果发行的是好股票,网下配售自然会增加,这是靠承销商来确定,而不是靠证监会来规定的。如果这只股票不是很好,市场反应就可能比较平淡,那机构投资人的配和构比例自然会提高。香港的股市就是这样的。所以,证监会根本没必要这样规定。

二、中国股市,仍未摆脱“政策市”

   遗憾的是,无论我们怎样频繁地出台提振股市的政策,A股市场都死气沉沉。郭树清在任期间,沪指不但创出1949点的新低,而且在美欧股市被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重创后仍高歌猛进的国际背景下,整个A股市场没有任何回暖的迹象。好像A股总是在和我们的领导层唱反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0世纪90年代,我们的国有企业连年亏损、效率低下、产品积压、资金链断裂,政府期望通过国有企业改制上市来为国企改革解决资金问题。此后,我国实行了扶持国有企业的上市“指标配额制”,将股票发行的权限从沪深两市收回到中央,中央按系统分配给各部委若干上市指标,然后再下分给各地的国有企业。在国有企业扎堆上市的过程中,银行和财政原本给予的贷款和拨款,先变成债权,而后变成股权,再在股票市场上抛售给股民,即用老百姓的钱补上了国有企业的资金窟窿。因为分到上市指标的大多是各地最困难的企业,因此很多国企在上市过程中存在明显的财务作假等现象。而资格审核机构等在强大的行政意志干预下,让这些问题企业成功上市,为股市和股民埋下了隐患。

我认为归根结底,是我们股市的定位问题。我们的股市到底是一个为企业融资服务的市场,还是一个为投资者服务的市场?如果侧重融资功能,那么政策就要以保障企业的利益为主;如果侧重投资功能,那么政策就要以保护中小投资者为主。其实,郭树清在这个问题上也很摇摆,他不止一次地说,资本市场要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要让企业利用资本市场来提高直接融资比例。但他也意识到,过分重视融资功能而忽视投资功能,迟早造成涸泽而渔,如果投资者的利益得不到充分保障,市场终究会因为缺乏最后的买家而自断生路。所以说,保护中小股民也应该是证监会无可推脱的责任。

从其他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股市是这样一个场所:它搭建了一个平台,把社会上的闲置资金交给善于经营的企业家去经营,然后把经营获得的利润分给投资者,这样的结果就是双赢。但是在中国,股市创立的背景、宗旨与国外市场都有很大的不同,它从一开始就是为国有企业融资服务的。于是大批国企,无论业绩好坏,都排队上市融资。到2011年12月,中国股市总市值26万亿,国企总市值就占到八成。但国企上市的目的,就是融资圈钱,它们既不想把企业做得漂亮,也不想给股民回报。这就违背了一条最起码的交易原则――双赢,而偏离了双赢的股市怎么可能健康发展呢?

三、治标必须先治本

我提几个思路,希望我们对股市的改革不再停留在治标不治本的层面。第一个,是我再怎么说都不嫌多的“藏富于民”思想。美国股市在次贷危机后,为什么这么快就能翻身?因为美国的经济中,消费占比是70%多,经济要靠老百姓消费才能起来,政府为了拉动百姓消费,一个是减税,一个是让股市显现出赚钱效应。在2009年3月3日时,美国股指跌到谷底。奥巴马在出台减税和量化宽松政策的同时,呼吁老百姓炒股。结果3天以后,股市开始爬升,一直到后来,居然涨了138%,创下历史新高。

我们的股市现在主要还是为了企业,尤其是大国企服务,而不是让中小股民致富的地方。比如说,去年我拉的铁道部改成了中国铁道总公司,粗略算下来有2.6万亿的负债。它们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透过上市融资来解决负债问题!它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先把自己打理好,把业绩做漂亮再上市。道理很简单,铁道总公司和其他国企一样,已经习惯于用去股市“圈钱”的方式来解决债务问题。所以说,中国股市不改变“圈钱”的本质,抽血效应就会抑制赚钱效应,即使不是“跌跌不休”,也是难有起色。

第二个,逐步放弃行政干预,让市场自己发挥作用。我觉得还是要透过发行审批制度的改革,逐步放弃政府对上市企业的管制和直接干预,让市场自己发挥作用去调节,最终达到供需平衡。政府需要做的,是制定企业上市的标准,然后去监督执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压。可能会有朋友说,股价现在已经很低了,如果这个时候放弃管制,会不会导致股价大跌呢?我告诉各位,那样的话,股市确实会跌得很难看的。但我们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要证监会在制定规则时,直接提高上市门槛,让少数好的公司重庆市,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第三个,做好退市。美国经常会有新股发行,但是美国退市的股票更多。打开水龙头,允许大量股票退市,就不怕新股的加入,对老百姓也不会损害。美国从1985年到2008年,在这23年间共有11820家公司上市,12965家公司退市,退市数量超过了上市数量。相比之下,我们中国股票退市机制就很不健全。2012年之前,我们的股市建立了21年,只有42只股票退市。那我们却有2500只股票上市,各位看看,我们的水缸早就盛不下这么多水了。水浸出来后的结果就是,股价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