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政府先转型,是制造业转型的关键

 

中国和美国,一个是亟须制造业转型,一个是亟须制造业回归,总之都是要振兴制造业。但结果是中国的制造业还在转型路上苦苦挣扎,没什么实质进展,而美国呢,它已经把苹果、陶氏化学等顶尖企业召回本土,实现重塑制造业,并且带动了经济和就业的逐步复苏。为什么成功的是美国,而不是我们?

一、中国制造业的传统竞争优势在逐渐消失

2012年12月6日,苹果说要在美国投资1亿美元,建一家组装MAC电脑的工厂,我当时立刻在微博上作了回应,称这个现象为“一叶知秋”。我担心苹果回迁美国的举动,会带动更多的企业把工厂搬回美国。为什么这么说?如果现在只有苹果一家打算把工厂搬回美国,我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但问题是,美国公司重回本土建工厂已经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潮流,而这些公司大多数是撤掉在中国的工厂然后回的美国。我们收集到的资料显示,除了苹果,美国的陶氏化学、惠而浦、福特、谷歌、通用电气等公司已经决定把工厂迁回美国,就连富士康也跟着惠普到美国开合资工厂去了。根据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表的报告,总部设在美国的制造企业高管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计划将生产环节从中国转回美国。另外,根据我们的观察,除了把工厂迁回美国,像阿迪达斯这位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它是把工厂从中国撤出,然后搬到越南、墨西哥去。

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企业选择把工厂搬离中国?因为我们过去拥有的发展制造业的传统优势正在逐渐消失。第一,我们的用工成本不断上涨。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08年以来,“中国大陆制造业的平均工资水平已累计上升71%”。与此同时,越南、墨西哥等国家,它们在生产成本上比我们更有优势。越南工人的每月工资只相当于500元人民币左右。有些朋友可能要反驳我,就算我们工人的工资上涨了,那也跟美国的工人差很多啊。我告诉各位,从2005年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小时工资增长了约150%,而美国仅增长15%。两者之间的比值从41:1缩小到19:1.按照这个增长速度,那么到2015年,中美两国工人工资比会进一步缩小到9:1.而且,两国工人的按劳劳动生产率不一样,美国工人的产量远远高于中国工人,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也更高,卖的价格自然更贵些。如果进行综合考虑的话,到2015年美中制造业的实际工资成本将会下降到2.43:1。

第二,我们的营商成本在不断加重。比我们不断高企的用工成本更可怕的是不断上海的营商成本,比如税费、工业占地等。美国因为页岩气的大量开发,它的天然气价格只有中国的七分之一,工业用电价格是中国的二分之一;由于物流成本和能源价格相关,所以美国的物流成本只是中国的三分之二。我们再来看融资成本,中国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占总成本的20%,美国的是10%以下;中国大型企业的是6.5%,美国的是2%左右。再看土地成本,中国工业用地全国平均水平是每平方102美元,美国的中西部地区是每平方13美元,即使是旧金山也只有每平方46美元,而我们地价最高的上海和深圳的工业用地竟达到了每平方200美元。

第三,由官僚体制衍化出的隐性成本。2011年,中国美国商会对会员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在华美国企业反映出的首要运营挑战竟然是官僚主义。这些企业在中国的一线城市站稳脚跟之后,向二三线城市发展的时候,它们发现这些地方政府普遍都有自由裁量权这个问题。地方政府在决策、执行和监管环节上被赋于了非常多额外的权力,这就导致地方政府官员有了更多的权力寻租空间。另外,因为各地方的情况各不相同,同一个政策在不同地区执行,肯定会有差异,这也非常容易给企业增添麻烦。例如,上海浦东新区在行政审批制度里,把车船许可证的审批取消了,但是周边省市却没有这个规定,结果船只从上海出发,到了江苏的苏州,因为没有这个许可证,就必须接受罚款。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的审批流程,环节太多,情况太复杂了。往往一个项目从签约到开工,要走20多个流程,办20多个手续,一般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综合上面的这些原因,就导致了现在这样一个趋势:中国的制造业的竞争优势逐渐消失,大批欧美制造企业或者回流本土,或者廷去越南、墨西哥。

二、政府先转型,制造业才有可能转型成功

当然,用工成本的上涨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大部分营商成本的上涨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呢?我认为可以分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我们的企业要从传统制造这个狭隘的领域中跳出来,在全产业链上发展。就是要把我们的重心转移到产品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以及零售这六大非制造环节上,因为从产品研发到终端零售的这六大环节才能产生高附加值。

第二个层面,我认为也是目前当务之急的方面,就是我们的政府实现由主导型到服务型的转变。因为我们的政府对市场管得太多,很多时候成了阻碍企业产业升级、转型的障碍。政府必须首先转型,我们的制造业才有可能转型成功。首先,我们必须承认政府在过去管得太多了。除了我们像“长征”一样的项目审批流程,还有就是我们的政府特别喜欢主导产业升级。我举个发电产业中产业转型的例子。2009年,我们的政府提出,风电是我们重点扶持对象之一。我们国家的风能资源总储量,世界排名第三,确实应该是比较优势之一。

但是在具有先天优势的情况下,各位晓得我们的风电行业目前是一个什么情况吗?就是风机的低端、低质部件产能严重过剩,以及风机建成但没法和电网实现正常连接。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情况?第一,我们的地方政府在“政绩工程”的诱惑下,也不管市场的供需关系,审批通过了大批风电项目,造成供过于求和滥竽充数的问题。第二,我们的企业一看政府出台这么多扶持政策,就一窝蜂涌去做风电设备。很多人以前甚至没接触过风电行业,以为靠政府的扶持,只要是和风电沾边的产品生产出来就会有人买,导致低端风机部件严重产能过剩。第三,电网利益受到侵占,进行“合理反抗”。我们的政府曾出台政策说要电网全部接纳风机发出的电,而且“上网电价按‘发电成本+还本付息+合理利润’的原则确定”,也就是保证只要风机发电,就能赚到钱;另外,政府还规定“高于电网平均电价的部分采取全网共同承担的政策”,也就是说,电网如果按政府要求的电价接纳进风电导致自己赔钱,那你就自认倒霉吧。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国有电网因为“目前的电网水平有限,没法接进来这么多风电”,最后导致我们的风机发出来的电没法全部被电网收购,甚至接不上电网,只能空转、晒太阳。

我们的风电市场现在是一团糟。透过以上分析我们发现,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产业扶持政策,或者说我们的政府管得太多了,而且根本不按市场供需规律出牌,还抢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原本可以靠市场机制慢慢磨合的风电市场和电网利益关系,现在也被逼到了死角。

那各位晓得美国政府是怎么扶持风电发展的吗?第一,2004年以后,它主要是靠生产税返还政策,也就是透过减税的方式进行扶持。第二,因为美国政府的预算决策和执行力度都是非常强的,不可能轻易透过政府直接注资的形式扶持风电企业。于是,它直接从源头投入,投资给电力设施的研究项目。第三,美国在发展新兴能源的同时,也没有使劲打压原来的化石能源,风电还是和传统的石油、天然气在市场上进行公平竞争,这就导致了私人资本在决定是否投资美国风电时保持了审慎态度。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其实就是,过去我们的政府对实体经济的干预过多,而且插手干预的水平还非常有限。我经常用一句话“市场的归市场,社会的归社会,政府的归政府”来建议中国的改革思路,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给我们的制造业找出路。所以我们的政府必须实现转型,从主导型转换成服务型。产业升级和企业转型的主体永远是企业,而不是政府。具体有三点建议:第一,政府主动削减对企业产业升级、转型甄选决策的过多干预;第二,政府要主动减少各种审批制度;第三,完善保护知识产权保障体系。政府应该是“长期服务的保姆,而不‘助产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