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一篇 让人头疼的国际经济风云

   第一章 现在的希腊,明天的中国(1)

 

2013年的阳春三月,塞浦路斯爆发债务危机,国家濒临破产。最近,有媒体指出塞浦路斯可以借鉴希腊解决危机的经验,以此逃离国家破产的命运。而实际上,最应该研究希腊债务危机的,恰恰是在隔岸观火的中国。因为我们的地方债务状况甚至比希腊还糟糕。

一、不要隔岸观火笑看希腊危机,中国的债台筑得更高

2013年3月,塞浦路斯爆发债务危机,将2009年开始 的欧债危机再次推向了一个新高潮。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我们基本都是把欧债危机当作热闹来看。为此,我很担忧,因为陷入债务危机最严重的,不是欧洲那些国家,而是我们。

首先我们看下希腊的债务危机到底有多严重。2009年希腊公布了政府财政赤字,说公共债务占GDP的比值达到了113%。就是说,这个国家全体老百姓一年挣的钱还不够给政府还债的。根据分析数据显示,到2014年的时候,预计希腊负债与国民收入之比将高达192%。各位看到这个数字是不是觉得挺可怕的?但是,各位晓不晓得,在希腊爆发危机的同时,我们地方政府背负的债务一点都不比希腊少。2010年我们全国财政收入是8.3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收入4.2万亿元,归地方的有4万亿元。可是,中国证监会2010年曾披露,2009年年末,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总额为7.38万亿元,2010年6月,这个数字增加到了7.66万亿元。这么一对比就会发现,我们地方政府的负债和财政收入之比已经达到了187%。

 还有让我更担心的,就是我们全国的贷款利率基本是“一刀切”,而且非常低。这样的后果就是地方政府更加有恃无恐地继续借钱支出。到2012年9月,我们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达到了9.25万亿元。地方政府敢这么疯狂借贷,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用担心到期后还不了钱会受到什么惩罚。2012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有4万亿的地方债务到期,可是地方政府只还了1万亿。我们的银行对剩下的3万亿都进行了展期。为什么?因为他们根本没钱还,而且连借新还旧都做不到。2012-2014年这3年,还有35%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将集中到期。我不敢想象,我们的地方政府还有银行系统要透过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这一波的到期债务。

那么,我们的地方政府和希腊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任务?透过研究我们发现,从源头上讲,我们和希腊有着惊人相似的原因,它们分别是金融失灵、国有企业垄断国民经济关键行业和政府干预。

二、地方债危机原罪一:金融失灵

先说金融失灵。希腊的金融失灵可以说是从它加入欧盟之日起就注定了。为什么这样讲?各位晓得欧元诞生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吗?就是让欧元区各国之间的汇率稳定在同一比例上,比如说德国加入欧元区的时候,它的本币德国马克和欧元之比是2:1;希腊加入的时候,它的本币德拉马克和欧元的比是340:1,这个比值就这么固定了,不管之后德国和希腊的经济怎么发展,它们的原始货币之比一直固定在了2000年左右的1:170。

德国经济2002-2012年的平均增长率是1.2%,希腊则是-0.1%,这意味着希腊的整体经济在过去10年内是倒退的。这种情况下,如果两个国家没有使用欧元,会发生什么?因为经济发展得好,德国马克相对升值;因为经济衰退,希腊的德拉克马相对贬值,反正它们之间的比值绝不可能维持在1:170。问题就出在这里,欧盟强行把德国和希腊的货币币值之比钉在1:170这个点上。后果是,本来应该升值的“德国货币”没升上去,那就相当于贬值了;应该贬值的“希腊货币”没降下去,那就相当于升值了。在国际贸易里,货币贬值意味着它出口的东西相对便宜了,愿意买的人增多,这个国家的出口量就会增加,最后出现贸易顺差。因此德国就成了欧盟27个国家中的出口第一大国,出口总额约占欧盟出口总额的24%。而希腊,它凭空享受到了“升值货币”,然后怎么样?先是在高福利政策下不事生产,再在“升值货币”的诱惑下大手大脚地买进口货。2011年,希腊在全球货物出口大国排行榜上,排第63位,在全球货物进口大国的排行榜上排到了48位。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希腊的贸易赤字越积越高。

各位想想,如果希腊能够退出欧元区,用回自己的本币德拉克马,以它现在糟糕的经济表现,币值完全可能一次性贬值50%,这样欠的外债就少了一半;另外,本币贬值还会导致法国和德国出口到希腊的东西变贵。这样希腊的进口减少,贸易赤字问题就能得到缓解。但是现在?希腊根本没办法退出欧元区。还有德国和法国的金融部门,它们在希腊贸易逆差扩大的时候对它说,你不是欠了很多钱吗,没关系,我借钱给你,但你要定期给我利息。这让希腊的债务越堆越高。德国银行是希腊政府债的最大海外持有者,在2010年就持有227亿美元希腊政府债。法国银行业持有希腊公司和个人贷款总额达到396亿美元,是全欧之最;法国银行持有希腊国债150亿美元,紧随德国排在第二位。希腊政府从2011年起,3年内要还债1450亿欧元,这里面光利息就有340亿欧元,这些钱大部分都落入德国银行和法国银行的口袋了。

如果说希腊金融失灵的原因主要来自外部,也就是欧盟的扭曲设置,那么我们的金融失灵就完全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先说我们的政府融资问题。我们的经济现在基本就是靠投资在拉动,而且主要是靠政府大搞“铁、公、基”这样的大投资项目。不同的是,2008年的时候,我们是靠中央政府推出“4万亿投资”的方式,发展地方基建;但是到了2012年,是我们的各个地方政府开始提出自己的投资计划,比如2012年7月,长沙市对外宣布,将投资8292个亿用于搞片区建设、基础建设,还有产业项目等。2012年8月,贵州省推出了总额为3万亿的刺激计划。那这两个地方的财政收入状况是多少呢?贵州省2011年财政总收入是1330亿元,而长沙市2011年全年的地方财政收入只有668亿元。也就是说,贵州省要一下子花23年的财政收入来搞基建,而湖南省的长沙市打算拿出13年的财政收入来搞投资。这些钱都从哪里来呢?

地方融资平台,其实是地方政府发起设立的一种公司模式,它通过地方政府划拨的土地、股权,还有国债等资产,让其资产和现金流水平达到融资标准,然后靠出售土地这种未来收益等方式向银行借贷,或者对外发放公司债。由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发放的公司债,又叫城投债,因主要用于城市基础设施等公益性投资项目,所以又叫“准市政债”。近期,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模式,正逐渐从80%以上靠银行借贷,逐渐转变成发放城设债、打包资产向老百姓出售理财产品等方向转移。

但是各位看到了,我们现在正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最严格的房地产调控,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卖地不再能保证地方融资平台公司有稳定的收入。这直接导致什么后果呢?就是平台公司过去从银行借来的贷款,很可能还不上。所以,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那么容易筹到钱了。我发现,现在它们也有透过另外一种融资模式进行融资,那就是把这些有可能已经成为坏账的资产打包成所谓的理财产品,向老百姓出售。透过以上分析,我有理由相信我们老百姓根本拿不到钱。

地方政府想要融资,是不是可以透过其他的方式呢?是不是可以让地方政府直接自行发债?就是让省级或者市级政府公开发行自己的债券。发行的时候,把关于融资的所有信息都披露出来,让花钱买债券的老百姓晓得自己的钱将要花在什么地方。除此以外,融资成功后,发债政府必须及时公布工程的各项用款信息,做到公开透明。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可以很好地杜绝政府在整个工程中,比如采购环节,可能出现的权力寻租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