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一章 现在的希腊,明天的中国

地方债危机原罪三、四  

 

三、地方债危机原罪二:国有企业垄断国民经济关键行业

希腊和我们的地方政府一样,都有一个非常庞大、臃肿而且低效的国企群体。目前,希腊的电力、电信、石油、煤炭、港口和我们一样,都是国有控股,它们甚至停留在我们上一轮改革前的状态。2010年10月的时候,希腊财政部公布说,2009年希腊亏损最严重的11家国有企业涉及铁路、电轨、航天、旅游等领域,它们当时的负责是它们的年收入的8倍,而且在微不足道的收入里还要支出78%作为员工福利,剩下的22%还不够支付欠债利息。更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这种状况下,希腊还有5家国企每年给员工发放的工资,比自己的年收入还多。

再说 说我们的国企。我们的石油、电力、铁路等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希腊一样,都掌握在国企手里。相关资料显示,国企的产值占全国经济总量的比重达到了一半左右。更有意思的是,20%的就业人群实现了全,国将近一半的工业产值。从这个角度看,国企经营得挺好的对不对?但是,各位知道国企是怎么实现“盈利”的吗?基本都是靠政府补贴。其中一种补贴形式是政府直接注资。如中石化,它在2005年、2006年和2007年分别拿到了100亿、50亿、123亿元补贴;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之后,它又和中石油一起分食了660亿元的巨额政府补贴。

另一种形式是,国企可以拿到更便宜的地租和低廉的贷款利息,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补贴。根据天则研究所所长盛洪的推算,我们的国企每年没有交的国有土地地租至少超过了1万亿。这是什么概念呢?在2013年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宣布的新中国有史以来最高的财政赤字安排也不过是1.2万亿。而在这1.2万亿里,地方财政收支差额占了3500亿元,就是说国企如果能补交欠款的三分之一,就能够填补上2013年新增的地方债额度。如果去掉政府的这些变相补贴,我们的国企还有利润吗?还有一点特别要说的,就是国企上缴红利是国际惯例,丹麦、法国、德国等,它们的国企利润上缴比例都在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而比较起来,其他国家的国企是把大部分的利润交还给政府,而我们的国企是把80%以上的利润留下来,自己用了。就拿中石油来说吧,它2011年的税后利润达到了1330亿,恰好是贵州省2011年全年的财政总收入。如果按照上缴税后利润15%这个比例来算,中石油上缴了200亿之后,给自己留下了1130亿。

四、地方债危机原罪三:政府干预不利,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反而管

其实不管是金融失灵,还是国企垄断资源不作为,归根结底还是政府的管理出了问题。希腊是因为政府管得太少了,对外无力涉足欧盟的金融扭曲设置,让国家陷入贸易赤字困境,对内则是无力管控各级政府和国企,以至于沦落到时刻担心国家破产的地步。至于我们,则是政府管得太多了,特别是地方政府不该管的也要横插一脚,结果搞得自己债台高筑。

希腊政府最无能的表现之一是税收,因为逃税,政府每年都会损失130亿欧元的税收。根据欧盟和IMF的报告,希腊公司和个人累积的未缴税收达到了530亿欧元,相当于它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希腊逃税问题猖獗,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整体税收制度混乱和公共部门管理效率低下。希腊税务部门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叫作4-4-2,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希腊老百姓配合税务官员缴税,可以享受6折优惠,相当于免征4成税。而免征部分可能全部进入税务官的腰包。也就是说,希腊总税收中的4成当作折扣返还给了老百姓,4成让税务官员中饱私囊了,还剩下2成进入国库。而根据希腊的规定,税务官员只要把2成的税收交上去,就处超额完成任务了。另外,希腊法律规定税收纠纷由法院解决,但法院效率非常低,据说希腊法院7年才能了结一桩官司,因此它手里至少积压了十几万个税收官司没有判。法院效率这么低下,老百姓肯定不干啊,于是希腊法院在过去30多年里搞了10次税务大赦,也就是不审积压的案子,全部直接判老百姓胜诉。在最近一次的税务大赦里,希腊从2000年到2008年之间的175亿欧元欠税被一笔勾销。

我们的政府正好相反,我们是因为干预太多,不该管的也要管。我们的各级政府都非常热衷于资助国企,经常是财政出钱为国企提供各种明贴、暗补,甚至直接注资。按理说,我们进行了那么多年的国企改革,应该把它们变得更市场化,但结果正好相反,国企越来越依赖政府。不仅如此,我们的政府还非常喜欢插手私企的事。就拿尚德来说,2013年3月,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宣布破产,欠债71个亿,拖累工行、农行、中行等在内的9家债权银行。其实尚德自从2012年8月开始,在美国纽交所的股票就已经跌到了1美元左右,收到了退市警告。经营状况这么糟糕,尚德还是拿到了国内银行的巨额信贷资金---2亿元---用来解困。怎么拿到的呢?是无锡市政府担心尚德破产会影响当地上万人就业,还有“尚德”这个地方知名企业的名片效应,最后决定为其出面斡旋。结果呢,借到钱的尚德没有起死回生,而放贷的这些银行却有可能形成71个亿的不良贷款。

其实,就在尚德已经走到破产这一步时,无锡市政府还在想尽一切办法进行干预。尚德的创始人施正荣原本打算只保留在纽交所上市的尚德电力这个子公司,其他的尚德资产全部按照破产清算的步骤处理,也就是把其他资产变卖掉来还债。但是无锡市政府进行了干预,并且派出无锡市国联发展有限公司来接手尚德,变破产清算为破产重组。既然尚德的资产没办法按市场逻辑变现还债,它欠银行的钱怎么还呢?至2012年年末,中行一共给了尚德30多个亿的授信额。中行很明确地表示说,它给尚德的贷款全部降为不良贷款,还提取了50%以上的拨备。意思很明显,就是中行已经做好了亏掉一半贷款的准备了。剩下的一半很可能会落在无锡国联身上,而无锡国联是无锡市政府的国有独资企业,所以说,最终是由无锡市买单。而有关资料表明,无锡市政府很可能已经是入不敷出了。

透过对希腊和中国地方债务的比较分析我们发现,正因为金融失灵,国企骄横还有政府干预,导致我们地方债务状况如此糟糕。那如何杜绝金融失灵,如何使国企担当起应有的责任,如何转变政府职能,值得我们再重新思考。只有解决好这几个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地方债务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