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四章 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帝国主义”左右手

  

二、世界银行:“新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  三、同“新帝国主义”打交道要当心

 

二、世界银行:“新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

美国还有另外一个帮手,就是世界银行。我们从历任世界银行行长的背景就能看出问题来。现任行长金墉的前任、第十一届行长佐利克,是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代表的是美国的产业资本,他还曾任高盛的副董事长,这又代表了金融资本。第十届行长沃尔福威茨,是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代表的是军火贩子。第九届行长叫沃尔芬森,是华尔街有名的投资银行家,代表的是金融资本的利益。所以说,世界银行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和军火贩子的利益代表人。

那世界银行又是如何为利益集团服务的呢?我们先说产业资本。世界银行借钱都是有附加条件的。比如说,一个国家要向世界银行借款搞投资,那你就必须做国际投标,而且规模要超过1000万美金。重点是,在整个投资项目中的设计、设备采购,以及最后的合同验收这三个最重要的环节,要由世界银行掌控。就说印度,它已经向世界银行借过很多钱了。世界银行就透过项目的设计环节,把印度需要购买的机器设备的规格设计得非常复杂,非常高科技,到最后你发现,只有美国和德国的机器才符合标准,印度的机器根本就用不上。各位看到没有,透过世界银行给印度的贷款,美国企业和德国企业的产业资本就顺利进入了印度。

还有印度尼西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重灾区之一的印度尼西亚向世界银行和国际基金货币组织求援,这两个组织倒是都同意提供贷款,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让印度尼西亚加快国企的私有化进程。说白了,就是要让大量外资企业进入它的经济体系。印度尼西亚只好把效率低下的水利服务拿出来进行市场化改革,据首都雅加达的公营供水系统交给合资企业来运营。然后就是,透过这种合资的方式,欧洲的苏伊士公司和泰晤士公司打入了印度尼西亚。

说完了产业资本,我们再来说说金融资本。世界银行贷款给所有国家的时候,对于世界银行来讲是没有风险的。这是因为第一,你今天向它借什么货币,你将来就还什么货币,这样世界银行就不用承担任何汇率风险。第二,没有哪个国家敢赖账。如果你向它借了钱不还,那欧美的三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就会给你降低评级,让你这个国家的外债变得一文不值。除此之外,世界银行还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组织。正是因为世界银行的风险全世界最低,所以它的评级向来都是很高的。那它发债券的时候,利息就非常低。它发行人民币债券的话,利率是0.95%,比我们中国财政部发行的债券利率还要低。发行美元债券的话,利率是2%,而美国财政部发债的利息也要4%左右。世界银行拿到这么低利率的借款之后会立刻转贷出去,这样就可以拿到平均6.3%的利息回报率。

世界银行所做的事情,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它根本不是简单地帮助落后国家做一些基建、疾病预防、治疗,而是像华尔街的公司一样,透过股权投资向全世界各个它感兴趣的企业、行业进行投资。各位想想看,如果是华尔街的公司来投资,我们可能会有所警惕,比如华尔街的公司买了我们国家的企业,我们还会有点担心。但对世界银行的投资,我们担心过吗?

最后,我们再说说世界银行如何代表军火贩子利益的。我就拿第十届世界银行行长沃尔福威茨来说吧,他曾经担任过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也是伊拉克战争的总设计师。在2005年9月,他在没有经过世行董事会讨论的情况下,独自决定停止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贷款,就是因为当年7月,美国空军想利用乌兹别克斯坦的飞机场轰炸阿富汗,被乌兹别克斯坦拒绝了,美国很生气,于是就透过世界银行,对其进行经济制裁。这个事件在当时闹得很大,导致很多国家都对世界银行表示质疑,世界银行的形象严重受损。到了金墉的前任,也就是第十一届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时代,世界银行已经可以称得上臭名昭著了。

三、同“新帝国主义”打交道要当心

就是在这个时候,世界银行找来了林毅夫,让他担任高级副行长,还兼任首席经济学家。之后又找来了金墉担任世界银行第十二届行长。这两个人身上既没有产业资本的影子,也没有金融资本的影子,更谈不上什么军火贩子。因为世界银行急切需要透过这些,来改善它已经变得很差的国际形象。

坦白讲,很多人对林毅夫曾经抱有很高的幻想,认为林毅夫在世界银行的时候,应该为中国做点什么。现在,林毅夫离任了。透过他在任的这几年,我们发现他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大的贡献。现在,还有很多人对金墉担任世界银行行长抱有幻想,觉得作为亚洲人,他应该会对亚洲国家有一些特殊照顾吧。那么,我告诉各位,别太天真了。因为不管是金墉或林毅夫,他们的任务只是一个“形象大使”的工作。世界银行之所以要用这些亚洲面孔,并不是像媒体说的“象征着世界银行把重要目标放到了亚洲”,而是为了挽救它这几年日益衰落的国际形象。不要期望金墉会做什么事,因为世界银行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

最后,我还想提醒各位一下。我们政府现在正在大力提倡自主创新,为了鼓励企业,我们在项目采购时,会刻意对国产品牌倾斜,坦白讲,我非常支持政府的做法。但让我忧虑的是,我们政府的这一行为,却在国际上遭到了很多批评。我们有些人怕因此被WTO制裁,于是提议要拿出一些政府项目搞国际招标。我告诉各位,这绝对没有必要。我们团队专门花时间研究了WTO的《政府采购协定》,也就是GPA,GPA有一项规定说“任何签约国必须无条件地对其他任何签约国的产品开放所有的政府采购”。但是,这个GPA是WTO成员自愿签署的,也就是说,只有你加入了,才对你有效。我们中国也一直想加入这个协议,但是没有通过。没有通过的理由是,欧美国家觉得我们政府采购的开放力度还不够大。

通过以上对WTO和世界银行的分析,我认为我们应该重新审视这个问题。首先,正是因为我们现在还不是GPA签约国,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白纸黑字地在政府采购上要求必须买国货。支持民族产业的发展,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另外,我呼吁政府不要为了加入这个组织,做太多的牺牲,到最后发现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