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五章 解决中日冲突,对话和贸易打击两手都要硬  

 

中日两国因为历史积怨极深,两国关系一直是个让我们纠结头疼的问题,而这两年的钓鱼岛争端让矛盾再度升级。那么目前中日钓鱼岛争端的核心问题到底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争端迟迟难以解决?除了军事打击,我们是否有更好的、更长远的解决国际纠纷的方法?

一、中日老百姓同说钓鱼岛,认知天差地别

2012年4月,时任日本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朗在美国访问时突然抛出“购买钓鱼岛”言论,引发中日两国冲突。此后冲突不断升级,特别是中国老百姓除了通过游行、拒买日货等激烈手段给予反击外,还希望中国政府在过去一贯的“严正声明”的基础上,给予军事打击。与此同时,日本的安倍政府不断作出挑衅行为---修宪将“自卫队”改成“国防军”,不同意“搁置钓鱼岛议题”的说法等。

根据我的观察,我们两国之间之所以存在这么多分歧,是因为根本不了解对方。如果你叫一个中国普通老百姓,再叫一个日本普通老百姓,让这两个人面对面讨论一下钓鱼岛问题,各位晓得会怎样吗?我告诉你,他们到最后肯定说不下去,因为双方对钓鱼岛历史的认知完全是天差地别。日本老百姓觉得钓鱼岛“一直都是由日本持有”。他们知道的所谓“真相”是:中日甲午海战之后,日本政府在1896年把钓鱼岛“租”给了日本的古贺家,1932年又把“业权”卖给了古贺家,但是他们好像还是要向日本政府缴纳资产税。1972年-1988年,古贺家又陆续把钓鱼岛的“业权转赠给了栗原家,然后换成日本政府成了”租客“。日本政府先是在1972年租下了钓鱼岛的附属岛屿黄尾屿,然后又在2002年租下了其余各岛。这之后”私人产业全部变成了日本政府使用“。所以说,在日本老百姓看来,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很清晰,就是日本的。

那我们中国的老百姓肯定不会同意啊,我们都晓得钓鱼岛本就是中国的领土,只不过因为1895年的一纸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被日本窃取。二战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将钓鱼岛等岛屿归还给中国。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讲,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是无可争议的。可是现在呢,明明是日本人做错了事,为什么还敢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要“购岛”呢?中国的老百姓和日本的老百姓吵来吵去,发现根本不是一回事。但是,这并不妨碍两国老百姓在钓鱼岛事件上对本国政府施压。还是先说日本人,这一次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冲突升级,最直接的导火索是因为一个已经80岁的日本老头叫石原慎太郎,他是日本有名的右翼保守政治家,2012年4月,他还是东京都知事,也就是东京市的市长,他在美国访问期间突然说东京市政府决定凑钱把钓鱼岛从栗原家买回来。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中日关系紧张。石原这个论调的意思就是:“钓鱼岛一直是日本的,只不过要从家族手里转到政府手里。”日本老百姓呢,他们虽然觉得钓鱼岛是日本的,但是大部分人并不赞成石原这种极端的购岛行为。

2012年10月的时候,日本共同社公布了一个调查结果,问题是“日本政府在钓鱼岛和独岛问题上,应该如何应对”,日本有52.7%的人回答“应控制在不影响经济等的范围内”。这说明,日本人既要“明确钓鱼岛是日本的”,又要让中国人不反感日本。为什么?因为中国在当时是日本的第一大出口国,他们希望中国人能买更多的日本产品。日本的“购岛”行为让中国的老百姓非常生气,中国老百姓游行坚决反对日本的行为,并且抵制日货,给日本经济沉重打击。在2012年中国多地爆发的反日游行中,日本企业的损失超过100亿日元,差不多是7.8亿人民币。另外,在我们抵制日货的几个月里,日本的丰田、本田公司在中国不得不减少生产。截止到2012年9月,日本在华汽车厂减产了1.4万辆汽车,至少造成2.5亿美元损失。

二、日本政府自私自利,将一己之私凌驾于中日两国利益之上

我们再说下中日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看法。和两国老百姓相比,两国政府至少能把分歧集中在一件事上,就是福田康夫建议的---两国政府首脑要理性,要会面协商,要给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找出一个至少是短期可行的说法,别再这么僵持下去了。也就是说,和两国老百姓“完全没得商量”的态度不同,两国政府至少具有沟通的意愿。

2012年夏天中日钓鱼岛事件急速升级,在当时还是日本首相的野田佳彦来看,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因为日本人引发的钓鱼岛争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日本政府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默许他们右翼团体到钓鱼岛上建灯塔、立界碑,而且派军舰阻止中国大陆和台湾渔民在钓鱼岛附近捕鱼,甚至还阻止我们的军队在这个海域进行军事演习。但是野田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我们的政府不再只是“严正抗议”,而是突然揪住石原的不当言论,进行了强烈反击,还派出渔政和海监船。也就是说,中国由之前的被动一下子变为主动了。

中国忽然转守为攻,为什么?这是因为,过去中国和日本之间在钓鱼岛问题上是有共识的,就是有争议,但搁置争议,不讨论。可是日本近些年开始推行一个政策,就是安倍在2013年5月份说的,根本不承认这个争议,认为“钓鱼岛就是日本的”,没有什么可争论的。日本的挑衅日益升级,中国必须由被动转为主动,这就是中国政府现在的态度。

在钓鱼岛问题上,陷入“囚徒困境”的四方就是日本政府、日本老百姓、中国政府、中国老百姓。日本政府为了在国内拉选票,执意再次挑起钓鱼岛争端。日本老百姓比较务实,既坚持钓鱼岛是日本的,又想跟中国做贸易。中国政府转守为攻,一边作好军事行动的准备,一边积极推动协商。而中国老百姓,出于对日本人的一再挑衅,表示非常愤怒,对政府不断施压,希望透过军事行动明确钓鱼岛的归属。不难看到,只有这四方相互协调与妥协,让几方关系变成最优搭配,才能实现集体利益最大化。如果单方面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集体利益之上,那么全体的利益都将受损。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日本政府就是一个片面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个体,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把其他三方往冲突的泥潭里拖。

三、展开广泛对话与贸易战打击

那么要怎么解决“囚徒困境”呢?其实就是两国继续搁置争议,然后展开对话,弥合两国首脑之间的分歧。如果日本政府执意不肯对话的话,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想给我们政府提供一个新的思维,就是透过贸易战的方式对日本进行打击,将贸易战与国防、外交手段配合使用。坦白讲,如果发生军事冲突,就会有流血事件发生,所以,我们还是要尽量避免。我们应该学会不断地透过贸易战来打击日本。

目前我看到的情况是,我们确实动用了一些贸易手段,但是方法不对,没有抓住日本的软肋。我们回顾一下2010年发生的中日冲突。当时,日本军舰在钓鱼岛海域撞击我们的渔船,并且还诬陷我们的渔船违规作业,逮捕了我们的中国船长,中日冲突爆发。在这一次的中日钓鱼岛争端发生不足一个月时,日本贸易商发现他们没法从中国进口稀土了。各位晓得,稀土又叫“工业黄金”,军事武器、冶金、石油化工、玻璃陶瓷,还有很多新材料的生产都要用稀土,所以稀土资源对日本来讲很重要。一直以来,日本都是中国稀土最大的需求国和进口国。

日本在钓鱼岛海域公然挑衅后,我们透过稀土贸易确实达到了对日本的经济制裁,但是我们的方法用错了。我们是透过使用配额的手段来抑制稀土出口,让日本贸易商买不到。但是,因为使用配额制是被世界贸易组织禁止的,所以,当我们在2010年和2011年多次使用配额制限制稀土向美国、欧盟和日本出口之后,这些国家和组织就向WTO提起诉讼,告我们使用配额制违反WTO协议。那么,我们用什么样的贸易战才能达到制裁日本的效果呢?其实和对付美国一样,抓住日本的软肋,这就是农业。日本由于耕地十分有限,所以日本种粮食的成本是很高的。但是,由于国家安全的考虑,日本又必须全力支持发展农业,所以实施农业保护政策。目前,日本农业保护政策主要体现在税制、补贴和控制进口三个方面。根据世界经合组织的调查,2000年日本政府一共动用GDP总值的1.4%来补贴给本国农业,而当年日本农业产值只为GDP贡献了1.1%。也就是说,在日本种粮食是赔钱的,全靠政府补贴才能维持。

还有更厉害的,日本实行的是“基本粮食自给+进口代替”,就是说,日本把大米视为基本粮食,要极力实现自给。其他的日本国内生产效率比较低的食品,如牛肉、牛奶、禽蛋等,主要依靠进口。日本政府为了保护这种自给,采用了高米价的政策。同时,为了抵制其他国家的大米对本国产生冲击,日本对所有进口大米征收了非常高的关税,甚至高达778%。其实,我们只要抓住这个歧视性关税,就能透过WTO诉讼等平台对日本展开贸易打击,进而在经济上实行制裁,并由日本内部对日本政府进行施压。

综上所述,在对待中日冲突问题上,我们应该首先搞清楚日本政府、日本老百姓、中国政府和中国老百姓这四方的想法,然后再采取行动。我们除了作好国防和外交方面的准备外,还应该学会活用贸易战,靠经济和贸易手段在复杂的国际纠纷中进行搏弈,最终促使日本政府放下一已之私,走向对话和谈判。这样才能走出“囚徒困境”,实现四方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