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热点---郎咸平 第六章 魏桥事件:电力改革开倒车

一、魏桥电厂:开启电力改革新思路? 二、电改十年:到底做了什么? 

 

2012年,一则“魏桥电厂勇斗国家电网”的新闻引起人们极大关注。魏桥是一家山东民营企业,它原本为给自己的纺织厂供电组建自备电厂,后来发展成自建电网,把多余的电卖给当地老百姓,电价比国家电网卖的便宜三分之一。魏桥电厂在最鼎盛时期可以赚到34%的利润,而与之相反的是,我们的国有电厂每年都在亏损,国有五大电力公司每年都在向政府伸手要补贴、要注资。两者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

一、魏桥电厂:开启电力改革新思路?

魏桥电厂是在2012年4月底和国家电网闹起来的。在过去几年里,魏桥的自备电厂提供给附近老百姓的电是每度6毛钱左右,如果是工厂大量要电,还能更便宜。那魏桥这个地方的国有电网供的电是多少钱呢?每度8毛钱左右。为什么电价差这么多呢?

先说说我们的国有电厂,因为我们国家目前80%以上还是靠火力发电,所以大部分都是火电厂,国有的火电厂2013年之前都是用低于市场价的计划煤,和比魏桥电厂效率高很多的发电设备,这样一比较,国有电厂的发电成本应该比魏桥这种民营电厂的成本低很多对不对?但奇怪的是,国有电厂却在连年亏损。原因在于上网电价太低了。在国有电厂发电到老百姓用上电,这中间还要经过一个环节,就是国有的电网。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个电网所起到的作用就相当于我们平时所说的物流运输,基本上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就这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环节,却是整个电力产业链里利润最高的一个环节。那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目前,我们主要有两大电网,一个是南方电网,覆盖的区域为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省、贵州省和海南省;另一个是国家电网,覆盖的区域是除南方电网辖区以及内蒙古西部以外的全部地区。也就是说,由于这两个国有电网垄断了全国电力的配送运输,然后利用这种垄断的优势,以非常低的价格,甚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从国有电厂那买电,。最后以每度电高于魏桥大约两毛线的价格,把这些电输送到各地,这中间就产生了巨额的利润。仅仅是经过国有电网从中间一倒手,电价一下子就涨上去了。2010年的时候,全国主要电网向电厂购电的平均价是每度电0.38元,电网把这些电再卖给老百姓时,却是每度电0.57元。这相当于电网从电厂买来电以后,再一转手就以上涨了50%的价格卖给老百姓。魏桥电厂正是因为没有用国家电网的电线,而是直接自己拉电网送到老百姓家里,才让老百姓用上了低价电。

遗憾的是,后来,“为积极响应国家节能降耗精神,顺利完成减排目标”,魏桥电厂关门了。坦白讲,魏桥电厂不是唯一让我觉得可惜的,因为在中国电力改革的过程里,曾经出现过很多个像魏桥电厂一样,曾经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然后又被各种各样的力量一巴掌打回去的例子。不过即使它们并没有完成一种使命,但这些“模式”本身,还有它们在与垄断集团的博弈中爆发出的问题,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像这一次,我就在魏桥电厂身上看到了一些推动电力系统改革的新思路:只有引入竞争,才能让老百姓用上便宜的电。

二、电改十年:到底改了什么?

其实电网暴利已不是什么新 ,我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想请问我们的电网公司,你们拿着这么多钱,为什么还不能保障电力的供应,每年都要搞几次断电或大面积的“电荒”?各位想想,电网公司左手低价收电,使劲挤压电力公司的利润空间;右手高价卖电给老百姓,然后又透过一切手段把民营、外资火电厂彻底打垮。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国有电厂来讲,倒卖计划煤都比发电赚钱,怎么会有多发电的积极性?电厂不愿发电,不愿意扩大产能,“电荒”当然就来了。

2012年6月,全国各地开始实行阶梯电价,尽管前期召开了听证会,但所有阶梯电价方案的结果几乎都是电费只见涨不见降。而就在2012年5月份举行的广东居民生活用电试行阶梯电价听证会上,广东省物价局公布了《广东省居民生活用电定价成本监审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广东电网员工月平均工资为7418元,而2012年第一季度广东城镇单位在岗职工的月平均工资仅为3980元,几乎仅是电网员工的一半。也就是说,电网公司拿着比普通老百姓高近一倍的工资,还在以电价过低为由,推行阶梯式电价。一边是高电价和“电荒”,一边是暴利和高工资,到底是谁养出了这么一只“电老虎”?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这都是垄断惹出的祸。

其实我们的电力改革从2002年3月就开始了,国务院在当时出了一个“五号文件”,也就是《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定下的总体思路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健全电价机制,优化资源配置,促进电力发展,推进全国联网,构建政府监管下的政企分开、公平竞争、开放有序、健康发展的电力市场体系。”这个“五号文件”到“魏桥事件”发生的2012年,正好经过了整整10年。各位如果回头看看我们的电力改革思路,就会发现我们哪一点都没做到。2002年之前,所有的电网和发电厂都归国家电力公司一家管,“五号文件”一出,国家电力公司被分成了五大电力公司和两大电网公司。这两张网就是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其中国家电网覆盖全国26个省,我们有10亿人口都在它的管辖区域内,这里面就有魏桥电厂。我们的电力改革,就是要破除垄断,公平竞争,但是让国家电网公司一家管10亿人的用电,是不是和要破除垄断正好相反?

我们看下2002年的电力改革方案,在这个方案中,国家电网公司底下分成了5个区域电网,分别是华北、东北、华东、华中和西北电网。政府进行这种设置的初衷是好的,本是想让这5个区域电网在国家电网内部形成竞争,防止垄断的产生。但现实是,从2005年开始,国家电网就宣布越过区域电网对省级电网实施垂直管理,然后把区域 电网的资产下放到省一级,再把它们的权力收回到国家电网公司手里,等于是把5个区域电网公司架空了。到2012年2月,这5个区域电网公司被彻底“消灭”了,拆成了国家电网公司的各个分部,相当于我们花10年进行的电力改革被打回了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