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一章 通往冷战之路,1917—1945(1)

 

一、东西之争:意识形态的百年对峙

法国哲学家、政治家托克维尔,早在19世纪便已预测正在崛起的美国与俄国之间将要爆发一场冲突。托克维尔在其名著《论美国的民主》中,相信:由意识形态所演化产生的美国民主原则同君主制原则之间的互不相容,必将是这场意识形态对峙的最为重要的导火索。这种意识形态的对峙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变得尤为明显。。西方国家拒不承认布尔什维克政权。美国总统威尔逊在1918年1月提出的『十四点方针』不仅是一种针对中欧君主国的西式方案,更是反对布尔什维克及其『无产阶级专政』的想法。

当1922年成立的苏联在外交上已经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大失意者德国所承认时,美苏之间的官方联系却直到1933年才由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建立起来。在1920年8月,一份由总统威尔逊签署的备忘录指出了华盛顿存在疑虑的原因:『美国政府不可能把俄国的现在掌权者视作一个政府,也不可能同其他友好政府那样,与之建立关系。』对于布尔什维克的否定态度不仅是随后历届美国政府的共识,而且还被威尔逊的继承者们—总统柯立芝与胡佛—坚定不移地所分享。他们紧随威尔逊之后,同样认为苏联政权如同所有『非民主』政府一样,在本质上都是孱弱的,因而在其领导层和民众之间必定存在更为深层次的冲突。1921年,共和党参议员鲁特甚至提出,假如俄国人不能把自己从非民主政府中『解救』出来,俄国就必须被开除出文明国家共同体。同一年,俄国未被邀请参加华盛顿的裁军会议。

1922年后,苏联政府巧妙地回旋在进一步革命的要求与向强权的妥协之间。在20年代,欧洲在本质上仍然强盛于美国,尤其是英国、法国,甚至还包括德国。当伦敦与巴黎的接近尝试归于失败时,莫斯科与柏林之间却在1922年签订了《拉巴洛条约》。该条约不仅建立起两国的外交联系,而且在不久后促进了『黑色国防军』与『红军』之间秘密而紧密的军事合作。然而此举让其他列强进一步拉大了同苏联的距离。它们对苏联的不信任感还在下列一事而增强,即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不断公开强调苏联在推动世界革命中领导角色。

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反希特勒同盟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美苏关系仍然十分薄弱。在美国,带有政治内涵的意识形态占据着统治地位。它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存在着反共产主义的基本价值取向。与共产主义相反,美国在其国内首先展示着不受限制的资本主义、自由主义与世界竞争,并有目的地宣传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与此同时,在20年代末与整个30年代,美国也存在着『红色十年』的现象,这表明知识界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观念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兴趣。在这种思潮背后,则首先是美国疲软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多的美国文学精英们也至少同马克思主义保持着一种极为热情的交往关系。

事实上,胡佛总统主持下的美国联盟政策仍然信任市场的自由角色。直到1933年选举上台的罗斯福总统才把国家的劳动岗位创造措施与社会政策改革吸纳到新政方案中。其中,雇员、雇主和工会之间建立起法定的合作关系。社会主义的思想财富也被巧妙地运用起来。总统顾问、『新政之父』、著名的法学家布兰戴斯旗帜鲜明地反对垄断与资本家。

新政改革不仅仅受到了保守者们的质疑。在美国,尽管共产主义观念受到了特别支持,但此类支持仍然属于一种表面现象。1919年成立的美国共产党曾在30年代援引建国元勋与《独立宣言》的传统为自己作证,但其党员总数却仍然未能超过10万。罗斯福的政策还时常被其对手们成功地诽谤为共产主义。这一事实极有说服力地表明,美国社会存在的基本恐惧之一就是:由于『非民主思想』的影响而导致美国生活方式被逐步摧毁。罗斯福看到了纳粹主义的特别威胁,早在1941年12月德国对美国宣战之前,罗斯福总统便已经指责美国的孤立主义思潮和对德友好思潮是对国家的不忠诚。但是,1940年以来美国所确立的斗争目标却是共产主义者。

罗斯福在1939年前已经清楚地认识到,美国应该会支持处于失败危险中的西方列强。1940年9月,美国向英国输送货品;1941年3月,美国根据《租借法案》向英国『租借』武器。这种运送很明显同国际中立法案相矛盾。而且直到1941年12月,美国对外仍然维持着非参战国的正式身份。就在德国入侵苏联之后,罗斯福于1941年7月派遣自己最亲密的合作者霍普金斯前赴莫斯科,向后者表达美国提供帮助的愿望。正如所有人都明白的那样,这是一种『非正常的联盟』。它之所以成为现实,则是因为人们在当时把希特勒视作更大的威胁。在当年年度,美国共向苏联运送了价值大约26亿美元的战争物资。

民主国家同苏联之间的这种『非正常的联盟』,仅仅被视作两种对立的意识形态---政治形式彼此克制而结成的目的性联盟。双方都清楚地知晓这一点,并且在战争期间竭力避免所有导致政治对峙的可能性。正如双方不断明确表示的那样,人们需要的是妥协。『我们必须打败希特勒,现在并非是相互争斗和谴责的时候』。这种继续维持联盟的愿望尤其体现丰战争期间召开的会议中。在敌国名册中,德国位列首位,然后是日本—当时它扩张顺利,在1941年12月后已经威胁到美国在东亚—太平洋地区的地位,并进而严重威胁到大英帝国。

在战争进程中,盎格鲁—美利坚政治家们才有可能在1943年9月30日的所谓『莫斯科宣言』上统一了最为重要的目标,亦即迫使轴心国无条件地投降。2个月后,当斯大林在德黑兰会议上首次与罗斯福见面时,后者希望他应允在1944年5月开辟第二战场。这位苏联领袖回应说,苏联将在欧战结束的3个月后对日作战。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盟国为苏联占领东亚达成了一份十分慷慨的约定。苏联得以收回1905年沙皇俄国因战败而割让给日本的领土即千库群岛和库页岛南部。此外,斯大林对于蒙古人民共和国与满洲里一部分的控制诉求得到了许可。特别重要的是,苏联又重新夺取旅顺港作为自己的舰队基地。这份妥协方案波及面竟是如此之广,以至于美国政府竭力避免把它透露给积极反共的国民党政府及其领袖蒋介石。当国民党政府拒绝接受雅尔塔协定时,蒋介石不仅受到了压力,而且还被迫另外同斯大林缔结正式的友好同盟条约。这份条约在1945年8月14日签订,正好是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一周之后。

让罗斯福个人感到极其自豪的是,1945年4月25日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成立联合国的想法在雅尔塔取得了斯大林的赞同。事实上,即便在战争期间,斯大林也已经清楚明了地迁就了一些西方观点。1943年5月,自1919年以来被西方怀疑为世界革命核心的共产国际被斯大林解散。甚至当1941年8月所谓《大西洋宪章》宣称把民族自决权、政府形式的自由选举、拒绝兼并行为、放弃暴力和自由贸易视作战后秩序的基本准则时,这位苏联领袖也在9月表示接受。此外,他在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期间还签署了内容相似的《关于被解放欧洲的宣言》。因此,苏联占领中东欧、进而破坏《雅尔塔协议》的举动,成为战胜国在1944-1945年间反目不和的核心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