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四章 欧洲局势的升级和缓和,1953-1961年

   二、1956年匈牙利与苏伊士的双重危机

 

在传统上,匈牙利就紧随波兰之后。此时,这里郁积已久的不满情绪也促生了一场血腥的暴动。在冷战的历史上,这场暴动具有特别意义:一方面,对于西方所谓『摆脱』共产主义的插手许诺而言,它成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检验;另一方面,在暴动发生之时,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埃及---也出现了一场极为危险的冲突,以至于到1956年底,这两场原本有限的冲突演化为『双重危机』。在此进程中,投入核武器的大战事实上已经迫在眉睫。

在匈牙利,共产党员也受到一些人的敌视。1956年10月中旬,不断出现的要求表明了他们的目标:任命改革家纳吉为总理;检查劳动定额与交纳定额;建立一个多党体制;推行自由选举;保证公民自由;重新确立国家的经济自主权;再次规范匈牙利的民族象征与民族节日。直到1992年冷战结束后,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公布了莫斯科的决策文件。这些文件表明,匈牙利总理格罗在10月23日晚向苏联大使馆武官请求军队支持,但起初遭到了拒绝。但是在赫鲁晓夫与格罗进行电话商议后,它又得以被批准。这一决策的背后原因在于近东出现的问题。

直到10月29日前,苏联仍然努力用军事以外的政治手段去解决问题。然而当苏伊士运河危机开始后,这一立场完全发生变化。自1955年以来,苏联已经明显提升了它对埃及的干涉力度,不仅支持纳赛尔的政治雄心,而且还在经济与军事两个方面援助埃及。纳赛尔坚决抵制英国与法国,尤其要求把19世纪建造的、在经济和战略上都极为重要的苏伊士运河收回国有。这种立场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莫斯科的暗中支持。但是,不仅是伦敦和巴黎,连以色列政府也希望利用匈牙利的危机,去确立其在该地区的利益。当上述三国的军队入侵埃及时,赫鲁晓夫便决定要牢牢控制住匈牙利所发生的事件。

从1956年11月4日开始,在赫鲁晓夫先同民主德国的乌布利希、波兰的哥穆尔卡、捷克的诺沃提尼,后同南斯拉夫的铁托充分讨论后,苏联红军断然平息了匈牙利暴动。混乱一直持续到11月11日。在平息之后,匈牙利方面报告有300个死亡,约1000人受伤。苏联则称有669人死亡,1540人受伤。尽管如此,这场干预并未让匈牙利的骚动从此消失。在暴动结束后不久,又爆发了数月之久的罢工。

关于西方人在此次暴动中的所作所为,则是逐步为人所知的。在公开场合,西方按兵不动。但与此同时,仍然有一些相关的半官方电台参与其中。它们十分明确地向暴动者许诺,后者将直接获得西方援助。暴动失败后,人们对逃亡奥地利的匈牙利难民进行了访谈,其中96%的人承认,他们曾经认为,西方会援助他们。超过三分之二的人甚至认为,西方人会进行军事援助。事实上,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没有告知美国总统的情况下,派出了代号为『红帽』的移民部队,也参与到暴动之中。调查也显示,匈牙利暴动失败后,美国人也曾思考过许多方案,以便把这支部队派往中东欧。暴动被平息后,20万匈牙利人开始了一场大规模流亡西方的出逃记。

相反,在1956年11月8日之前,处于两大阵营之外的苏伊士运河却存在 着有可能被美苏两国共同激化出一场战争的现实危险。然而,根本上的冲突并未得到解决,而且在整个冷战期间,该地区一直被视作火药桶。除了1956年的这场危机外,火药味十足的以色列—阿拉伯冲突也历经数年。1948-1949年,阿拉伯联盟与以色列之间已经爆发了第一场战争。不过,由于超级大国在该地区的地缘战略利益,苏伊士运河的冲突却同全球性冷战结合在一起。它促使美、英、法三国向埃及总统纳赛尔许诺,三国将出资兴建阿斯旺大坝。然而当纳赛尔不能满足西方的要求,并在1955年拒绝加入针对东方阵营的『巴格达条约组织』后,这笔投资被一笔勾销。

为此,纳赛尔于同年参加了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大会。这一举动被西方视作政治上的公开侮辱。此后,开罗也在这一年接受了东方阵营的军备援助---当美国一方面不愿支持埃及,另一方面却把军火运往以色列。当以色列军队于1955年底入侵时,埃及人更是感受到自己正处于以色列的军事威胁之下。因此,埃及公开宣称为巴勒斯坦的自由而战,并在此基础上向以色列进军。在西方看来,当1956年7月苏伊士运河被国有化,且纳赛尔坚决拒绝把运河区国际化时,埃及脱离西方的去意已决。三场毫无成果的会谈结束后,1956年10月29日,苏伊士危机正式爆发。

在军事上,这场危机是针对以色列对于所谓加沙地带与西奈半岛的进攻。以色列最初是以打击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为名发起攻击的,但它也希望借此机会削弱阿拉伯联盟的力量,因为匈牙利显然吸引了超级大国的所有注意力。同样的算计也是两天后英法干预行动的理由。伦敦和巴黎除了希望停止运河国有化、恢复原状外,也希望借此机会推翻纳赛尔,建立一个具有合作愿望的埃及政府。法国人不承认,此举还有可能让阿拉伯人放弃对阿尔及利亚起义者的援助。然而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美苏两国居然不愿意让任何军事干涉行动发生在这样一个并不贴心的盟友领土上,莫斯科甚至以核武器相威胁。此后不久,以色列回到了1949年的停战状态,而英法等国也放弃了它们的侵略意图。被反复争夺的运河区由联合国军队占领。

这并非是解决方法。该地区仍然是冷战期间极为耀眼的舞台。美国首先担心苏联在该地区日益上升的影响力。正如华盛顿所认为的那样,甚至整个地区都会由于美国的软弱而成为苏联政策的牺牲品。阿拉伯人真诚志认为,以色列是比国际共产主义更能威胁其利益的敌人。苏联使阿拉伯人心甘情愿地消除该地区的所有西方势力。1957年1月5日,所谓艾森豪威尔主义决定,假如美国至关重要的利益在该地区受到威胁,它将出兵干涉。1958年夏,美军干涉黎巴嫩的方案已经初具规模。不过,超级大国之间的下一次决斗去没有发生在此处,而是再次出现在高度军备化的中欧。在政治和军事上均属爆炸性的第二次柏林危机成为冷战的核心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