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五章 一个全副武装的世界

   一、核武器与军备竞赛(上)

 

在冷战中,双方都觉得自己处于受到威胁的状态。这种感受对双方都产生了影响,以至于军备数量呈现螺旋式上升的趋势,尤其体现在不断增加的核武器规模中。冷战持续不断消耗着双方所稀缺的资源。西方如此,东方阵营也是这样。在冷战的最后几年,北约与华约在军备开支上每年大约消耗7000亿美元。这种军备竞赛也始于1947年这一关键年份。在战争结束时,双方曾在更大范围内裁减庞大的现役军队:美国军队人数从1200万减少到200万,苏联也从1500万减少到300万。但是,从1947年开始,这种趋势却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苏联花费巨资推动红军的现代化,提高它的战斗力与行动力。总体而言,人们可以看到,苏联的机动车辆与战斗车辆的数量在1948年已经翻了三番。到1955年为止,红军总数—不仅受益于政府的推动,而且还由于世界性的朝鲜战争---曾达到1945年数量的两倍:大约有580万人。此外,在这一时刻,更多的资源被用于生产新的武器系统。早在1945年,苏联秘密情报部门便已主导核武器研发,而且苏联国防委员会还下设了一个针对核武器的特殊部门。1947年9月,红军开始在哈萨克斯坦建立起新的试验基地塞米巴拉金斯克。正是在这是,苏联于1949年试爆了第一枚原子弹,1953年试爆了首枚氢弹。

在美国,核工业早在1942年起便已产生,不过那时也属于秘密军事生产车间与试验基地。从此时起到1949年苏联第一枚原子弹试爆成功,美国完成了10个核武器新生产基地与试验基地中的6个。就在1946年底,美国国会决定扩大军队的规模。同苏联一样,美国空军首先得益于冷战中加强军备的趋势,并因此获得了根本性的变革。而且在美国,三年后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军队扩充速度也出现了惊人的提高。对于美国军队而言,它需要更大规模的军备计划。

因此,核武器首先使军事上的结构性转变显得尤为必要,并最终也影响到民用领域。当美国于1946年3月做出决定,成立一个战略空军指挥部后,在其第一任指挥官勒梅的领导下,该机构在10年间购置的轰炸机从70架增加到2711架。直到冷战结束后的1992年,美国军队才在新一轮结构更新中松懈下来。除战略空军指挥部外,美国还成立了一个战术空军指挥部和一个空军防卫指挥部。在这种「战略性三合一体」中,到冷战结束前,战略空军指挥部一直负责洲际轰炸机与洲际导弹。后来随着舰载战略核武器的发明,美国海军也开始负责洲际导弹。此外,从1957年起,还出现了一个美、加两国的统一空军防卫指挥部。

在苏联,以上职责同样归属于两个空军战略指挥部和一个海军指挥部。在美国由战略空军指挥部所承担的使命,在苏联则由1959年12月成立的战略导弹部队和洲际轰炸机指挥ⅢⅢ部共同承担。在冷战的高峰期,三支苏联『空军部队』---两支部署在对抗北约国家的前沿地带,一支则部署在60年代开始日益紧张的中苏边界---大约拥有600架战略轰炸机,因而很明显越来越处于竞争中的不利境地。苏联的指挥中心如同美国的指挥中心那样,国家防空中心作为对抗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的机构,也有能力控制整个地球。

在美国向日本投下最早两枚原子弹后,苏联从1949年8月24日起也拥有了自己的核弹。这种钚导弹在苏联被命名为『塔基亚娜』。它在本质上是美国核弹『胖子』的复制品,拥有2.2万吨爆破力。同美国一样,苏联的官方评估机构日益认为,只有逐步达到特定的核弹数量,才能保证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1950年,苏联拥有5架核轰炸机,一年后,该数字增加到25架。到1952年,核轰炸机数量增加到50架。从1945年战争结束到1947年,美国一共拥有13枚核弹,其当量类似于轰炸广岛的『小男孩』与轰炸长崎的『胖子』。不过到1949年,美国已拥有700枚Mark--Ⅲ文本框: 与Mark--Ⅳ型的核弹。

在核武器的生产中,1949年之所以成为具有重大意义的转折年份,并不仅仅由于苏联成功试爆了第一枚原子弹。同年,美国首次开启了核弹的批量生产。不久之后,1952年11月1日,美国成功试爆了第一枚真正的热核炸弹,这枚长达7米的氢弹产生了多达1040万吨当量的能量,是轰炸广岛的『小男孩』核弹所具能量的一千倍。九个月后,苏联紧随其后,1953年8月12日,苏联试爆了第一颗但并非真正意义的氢弹。1955年11月22日,苏联才试制成功第一枚拥有1600万吨当量的真正的氢弹。

不过,在美、苏双方眼中,上述尝试的意义从来都不等同于在军事上取代各自的常规武器。因为一般而言,这些武器离交付使用还需要更多时间。因此,这些尝试表明双方的竞赛业已拉开了帷幕,并且在自主发展。不仅试验数量明显增加,而且炸弹的摧毁力也明显增强。与追求规模不同,美方随后致力于研制更为精确的洲际导弹。由此,系列试验仍然没有终结。在1945年至1990年之间,总共进行了1871次核弹试验。其中,美国929次,苏联671次,中国则是36次。这种军备竞赛的急剧升温不仅仅由于冷战所造成的威慑氛围,而且还在于双方都把核武器视作极具威慑力的工具。不过,在当时看来,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是潜艇,它有能力发射核武器。1947年,美国首先从一艘潜艇上发射导弹。从1956年起,第一批舰载洲际导弹按照规划陆续出现。从60年代开始,多弹头分导式导弹也变得常见起来。

除了这些新出现的武器系统外,一部分传统的陆军武器也逐步配置了核装备。50年代,美苏两国用核 地雷作为封锁工具,首先投入到中欧的战争舞台上,而且在双方的敌对宣传中都扮演着颇为显著的角色。此外,双方还筹建核炮兵部队。1953年投入使用的280毫米口径榴弹炮首次有能力把1.5万吨的较小核弹投射到大约30公里之外的地方。美军在1960年还首先为步兵配备了首款可携式核火箭筒。这种武器只有23公斤,首次实现让一名士兵独自发射拥有10吨TNT的核弹。1955年起短程核导弹出现。1963年起,带有核装置的中程导弹潘兴一型也被投入到军队中。这些武器首先用于欧洲,尤其是联邦德国。

苏联人也在陆军中引进战术性武器系统,同样首先投入到德意志地区。1956年,针对美国的原子安妮,苏联180毫米口径榴弹炮S-23投入使用。从1957年起,射程约30公里的短程核导弹装备到红军中。1975年起部署的RT-21M型『先驱者』中程导弹,拥有3个15万吨当量的核弹头,能够同时击中不同目标,随后成为1979年执行所谓北约—后军备协议,暂时中断缓和进程的一种借口。尽管其他兵种引入了战术性与战略性系统,但空军在冷战中的显赫地位仍然没有发生变化。美国空军和苏联空军都是如此。两者的区别是:苏联为节省开销,较早决定加强导弹部队的改造,而美国则对导弹武器库与轰炸机群采取了一视同仁的方式。

直到1947年年中,美国人才得以将第一架有时还必须依靠喷气式发动机的轰炸机,康维尔的B-36投入生产。1947年6月起,第一架B-36替代此前已经存在的B-29与B-50型轰炸机。不过,在针对核战争而制定的为数众多的轰炸机方案中,最为重要的发展是1946年开始生产的第一批超大型喷气式战略轰炸机,即波音的B-47同温层喷气机。到1968年,一个轰炸机群由60架B-52组成,其中每架轰炸机携带8个A-炸弹或4个H-炸弹,因而空军得以持续拥有大约30亿吨当量的轰炸力。对于苏联空军而言,也是从1947年开始,新型轰炸机才实现批量生产。1951年,针对美国的大型战略轰炸机,在斯大林的直接命令下,米亚-4设计成功。一年后,它才正式进入苏联空军。从1956-1957年开始,米亚系列逐渐被图-20所取代。与美国类似,该型号后来又安装了应对电子战的设备或巡航导弹。图系列轰炸机不仅闻名于世,而且被西方视作极有影响力的战略性武器系统。1975年开始服役的图-20轰炸机的后继机型图-26---它在北约代号中名为『逆火』---也成为另一个重要的争论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