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五章 一个全副武装的世界

   一、核武器与军备竞赛(下)

 

冷战期间的主要军备竞赛之所以集中在战略导弹领域,则是由多种因素所决定的。在1947年这一关键年,美苏两国都在德国V-2的基础上开始研制新型导弹。两国毫无争议地选择了同样的战略,即认为,未来战争首先将是一场导弹战。此外,还存在着财政方面的原因。不过,由于导弹在精确性方面不存在缺陷,因而传统炸弹仍然必不可少。在第一枚洲际导弹的发展中,具有奠基作用的是1946年设计的美式SM-62『蛇鲨』。它可能在1951年首次成功试射,但被发现存在许多重大技术问题。从1957年起,它才投入使用,并一直配置到1961年。对于冷战的导弹技术来说,它之所以具有奠基意义,则是因为人们首次系统性地使用了最新发明的电脑技术,来对它进攻推动与控制。尽管如此,与之同时代出现的美式『宇宙神』导弹(SM-65)也于1960年投入使用。它的射程达到1.4万千米,当量达到375万吨,命中精度达到4千米内,从而最终拉开了洲际导弹时代的序幕。

这种第一代洲际弹道导弹与此后新生代导弹相比飞行速度极慢。1962年起民兵系列(LGM-30)开始服役,改变了这一状况。当时,这一系列已经生产出2400个样品。这种进一步发展的导弹型号有1.15万千米的射程。在后来改进的版本中,它还能在半小时内打击到地球上的任何一个目标。该类型的设计充分利用了1959年开始出现的技术革新,即从1947年-1948年常见的晶体管技术向微型集成技术的转变。这种革新不仅仅影响到导弹的精确度,使命中精度减少到200米,而且它还使用了多弹头技术。1970年起投入使用的民兵三型可以把三个分别带有33.5万吨当量的弹头射向目标。每一代新导弹—无论是短程导弹还是中程导弹---都会把摧毁力提高数倍以上。在冷战的最后队段,1986年,『和平卫士』MX(LGM-118)作为民兵三型的后继者被投入使用。它可以用一个导弹携带10个弹头,每个弹头拥有50万吨当量,命中精度达到100米内。

在苏联,战略导弹的发展阶段也是极为相似的。第一枚带有核弹头的远程导弹是1955年的苏式R-5。不过它的射程只有1200千米左右,远不能威胁到美国本土。不过,在苏伊士运河危机期间,苏联的威胁曾经可以达到西欧的中心地带。在当时的第二次柏林危机期间,苏联的设想目标不仅包括西欧国家的基地与港口,还包括美国在英国的导弹基地。首次可以抗衡美式宇宙神系列与民兵系列的导弹是1962年投入使用的R-16,但它存在着各种技术问题。当然,它的射程达到1.15万千米,首次可以威胁到美国核心地区。其落点偏差大约有3千米,大致与宇宙神系列相同。R-16同样在精确性方面存在缺陷。1966年紧随而至的R-36拥有2500万吨当量的爆破力,相当于美国存储在发射井中的洲际弹道导弹—后者是当时最强大的洲际导弹。R-36在莫斯科红场阅兵仪式上的突然出现在西方引起了剧烈不安。十年后,苏联也推出了『悬崖』的后继者、冷战期间最大的洲际弹道导弹:能把落点偏差控制在350米以内的更具精确打击能力的R-36-M。该导弹拥有1个2000万吨当量的弹头,后来则改造为各自拥有50万吨当量爆破力的10个多弹头。在美国人眼里,R-36首次被视作对民兵导弹发射井的威胁。1966年,第一代『苏联民兵』--UR-100被投入使用。它远远优于此前经常生产的苏式洲际导弹。与此同时,苏联也进一步地关注可机动发射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而美国却由于发射井的问题不得不放弃研制该系统。在西方人看来,1971年投入使用的RT-21/RS-14型导弹与1985年可供应用的、由汽车或火车实现机动发射的替代型号RT-2PM,是对核平衡的威胁。

当然,在冷战中,围绕战略性武器系统的斗争不仅仅局限于所谓的超级大国。出于提高威信的考虑,在随后几年中,更多的国家都兴奋地拥有了自己的核武器:英国在1952年10月3日试爆了第一枚原子弹,随后在1957年11月8日试爆了第一枚真正的热核炸弹。法国紧随其后,分别于1960年和1968年完成了原子弹和氢弹试验。中国紧接着于1964年和1967年在自己的试验场中完成了试爆,它们都被安排在新疆的罗布泊盐漠。当英法两国放弃建造洲际导弹,转而用战略轰炸机取而代之时,中国却成功生产了自己的洲际弹道导弹。除了战略性导弹R-1型号和R-2型号外,北京还得到了第一枚带有核弹头的R-5型号。当中国人于1966年有能力在SS-3的基础上,用东风2A来发射自己的导弹时,冷战的多极性在武器技术方面实现了。随后,在1971年,中国第一枚洲际弹道导弹尾货长征一号命名,其射程达到1万千米。此前的1970年,中国第枚卫星也已经发射成功。

除了上述三大集团外,其他国家也已经研制或拥有了核武器。在法国的帮助下,以色列分别于1973年和1990年生产出一枚短程导弹和一枚中程导弹。从1967年开始,以色列便对核武器着了魔、印度在1974年兴奋地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枚导弹。这比巴基斯坦启动核武器方案早两年。该方案到1987年已具有付诸生产的能力。尽管人们在1991年冷战结束时为此感到忧心忡忡,但到1998年,巴基斯坦仍然向世界宣告它已进行了完整的核试验。

在富有进攻性的冷战结束阶段,一种武器类别引人注目,而它从冷战开始便已出现在讨论的核心位置:这就是反弹道导弹,它有能力拦截进攻性的洲际导弹。苏联的『A体系』从1953年起便已处于设计之中。自60年代后,莫斯科用它来应对正在试飞的美国洲际弹道导弹。1963年,此类体系的第一枚导弹在红场亮相。改进后的、可机动的导弹防御系统获得的编号是S225。它是从1965年起在摩尔曼斯克进行生产的,其目的是拦截飞越北极的巡航导弹。第三份方案定名为A135。70年代,该方案作为『A系统』的继承者而开始得以推行。

在美国,60年代也开始推行类似的系统,其项目名为『哨兵』和『卫兵』。它的首要目标是保护由于新出现的苏式R-36而遭到威胁的民兵导弹发射井,同时也能为首都华盛顿安装上一项保护伞。由于这种武器系统的发展不受控制,在长时段里,它被视作对于核武器均势的威胁---而这种均势曾被解释为稳定和平的方式,因此,美苏两国在1972年签订了所谓的《反弹道导弹协议》,仅允许两国各自发展一套防御系统。然而事实上,当美国首先停止进一步改造其设备里,苏联却违背了上述协议。正如人们今天所知道的那样,苏式可机动的ABM-2系统到1978年仍在运行之中。

不过,在1983年3月23日,美国总统里根宣布实施战略性防御计划。该计划已从根本上挑战了《反弹道导弹协议》。尽管在冷战期间,该计划并未达到足以实践的程度,但它却产生了巨大的心理作用,因为它又让苏联人感到害怕。苏联人认为,这样一种保护系统有可能会消除『恐惧的均势』。这样一来,到80年代,对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恐惧心理再次明显抬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