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五章 一个全副武装的世界

   二、有关核战争的思考

 

自二战结束以后,美苏两国都在盘算对方进攻的可能性,具有讽刺意义的事,在接下去的几十年间,不断恶化的军备竞赛,非但没有提升安全感,反而起了正好相反的作用。在45年的冷战期间,双方都有一种受到威胁的感觉,而且还不时会产生神经质的反应。由于美国更为自由的档案条例,早在冷战期间,部分真实答案已经公布于众,而在苏联,自1945年以后,相关方案便被锁在抽屉中,其内容则是通过斯大林的言论体现出来,直到1991年,人们才有可能公布其中的一些方案。

在1945年战争结束到1949年苏联成功试爆原子弹之间,保证独拥核武器,是美国所有方案的核心思想。当然这些方案也曾暂时设想过,在莫斯科拥有一枚自己的原子弹之前,就发动一场先发制人的战争。此外,美方还认为,假如让设想中的联军全部配置核武器,进军中欧的话,苏联人必定会知难而退。这种想法同样体现在1950年北约理事会在朝鲜战争压力下所通过的所谓『前进战略』,也体现在1954到1957年制定的『大规模报复战略』。然而在苏联成功试爆原子弹后,核僵局在1949年已经在原则上变得一目了然,到60年代则更为清晰。这种核僵局,使得完全使用核武器,必然会导致对方的全面报复,以致引发灭绝之战。

大规模报复战略是在核武器潜力尚被限制的时代提出的,现在则走到了其特有逻辑的边界线。早在此前,批评家们便已指责这种战略实际上就是一种带有自杀特征的威胁。尽管如此,该战略也拥有支持者。事实上,首先在60年代,出现了大量防空洞。直到1967年,美国和北约才在内容上将该战略修改为『弹性回应战略』。后一战略一直沿用到冷战结束。它不再计划用自动进行大规模核报复的方式,来回应对手的进攻,而是在回应方式的选择方面保持开放性:或者是一定程度上的反击,或者是全面反击,或者使用核武器反击,或者使用常规武器反击。为了这样一场有限的核战争,人们既准备了最新发明的、小型的中程导弹与短程导弹,也准备好了在热量与压强方面有所限制的中子弹。1982年实施的行动性和战术性的『空地一体战』方案,便体现了上述思想的持续进展。该方案适用于大国军团之间的小规模交战,另一方面又首先拥有大规模、迅速的反击力量,以便可以长驱直入对方的领土。

苏联方面也面临着相同的挑战与军事介入上的类似局限。除了苏联的军事力量自然掌握在苏联共产党手中这一事实外,双方的区别还首先在于苏联在军事原则方面,显示出更大的延续性。这种原则一直存在于冷战期间,并延续到80年代。重大变化到1987年5月,苏共新任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掌控红军后才出现。在构思冷战战略之初,苏联的主要想法体现在1946年斯大林公开着重表达过的、传统的列宁理论,即认为同资本主义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十年后,赫鲁晓夫将之修改为和平共处战略,并将其写入苏共党纲中。直到勃列日涅夫,苏联才在官方形式上采取了一种双重战略,该战略一直沿用到戈尔巴乔夫执政的第一年。

该战略是,尽管核战争不应该由苏联发起,但人们也许不能确定的是,这场核战争会不会在西方的压力下爆发?假如核战场不可避免,那么它就必须启动---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也可以被视作一场先发制人的战争。在戈尔巴乔夫的主导下,这种想法得到了修正,苏联的原则不是为了准备一场未来战争,而是为了阻止一场军事对峙。这是新任总书记在1986年华沙组织布达佩斯峰会上的表示,一年后,该想法通过官方的渠道,成为红军的军事领导准则。

在美国,1945年12月,第一份对苏作战预案出现了,这是由杜鲁门于数月前下令制定的,这份由美国空军修订成的行动总方案认为,在苏联突然袭击时,美国将在苏联的20个城市中投下最多30枚原子弹,以便为本国传统军事力量的动员赢得时间。之后,进一步的研究是由联邦参谋部定期完成,其内容通常针对苏联的突袭,而制定西方的相应反攻方案。此外,当时核武器首次出现进一步扩散的迹象,以至于人们可以转移对于该方案的怀疑态度。同样在第一次柏林危机期间开始制订的方案。该方案计划用133枚原子弹去轰炸苏联的20座城市,而这一数字在当时也仅仅是可用原子弹总量的1/5。随后,美国针对核战争的进一步方案,即有规则的不断扩大战略目标。

1948年,美国的研究报告便已预测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最可能的发生方式。其出发点是,苏联试图完全占领西欧,控制中欧的石油开采区,以突袭和破坏的手段,使美洲大陆的防御能力陷入瘫痪。鉴于苏方的优势,西方反应的重点应有所回缩,首先必须保卫南北美洲,同时发动一场针对苏联的全面空战。1948年,美国将为此计划使用220枚原子弹,他们将在最初三个月投向苏联的104座城市。该方案的制定者还认为,在战争接下去的几个月中,苏联还将有72座城市被完全摧毁。到这场战争的第二年,西方才有能力重新占据这个横跨中欧西欧,直到西班牙的石油开采区。

最为清晰地反映了美国计划同苏联进行一场彻底的核战争,而且还包括占领苏联与东欧领土的方法,是设想苏联已经拥有原子弹。在这种情况下,该方案的出发点是,苏联将启动一场占领世界的战争。为此,他设计了走向全球战争的四个阶段:对苏联实行大规模常规空袭与核空袭,来掩护本方撤退;布雷封锁敌人港口:实行海上封锁,在欧洲西部以莱茵河为界,在欧洲南部以阿尔卑斯山为界,确保敌我分界线:最后实行反攻,取得针对东方阵营的胜利。

苏联针对核战争的知名方案是由斯大林在1951年提出的。同时,斯大林还不时发出自己的指令,要求再次加速军备生产,同时创立一种可以协调整体防御的机制。这种机制最终在1955年演变为华沙条约组织。斯大林还特别强调空战的准备工作。为此,苏联不仅需要发展战略轰炸机,而且还首先应该发展防空系统。鉴于第一代轰炸机与导弹的射程不远,在斯大林统治期间,苏方还于40年代末提出一些方案,来占领阿拉斯加或格陵兰岛的美国军事基地。1952年后,苏联的战略基地主要在喀拉海的迪克森与楚科奇海的施米塔岛。50年代,从这里出发,改良版的图-4轰炸机可以一直飞到美国在格陵兰与加拿大的基地。

如果我们看一下1964年10月制定的《捷克斯洛伐克军队应对战争情况的行动方案》---这是2000年才解密的文件--了解一下东方阵营对于同西方进行一场核战争的计划,将是极有启发性的。它转变了华约组织的整体方案,首次关注捷克斯洛伐克的重要性。同西方计划相比,该方案首先在受到威胁的感觉与军事计划上表现出引人注目的相似性:其出发点也是,与敌方发生大规模装甲战,投放了核武器,并且己方领土受到了暂时损失。在接下去的阶段,该方案指出,本方力量将在九天内成功抵达法国的里昂。制定者设想在正面地段投放119个核弹头。